起底鸿茅药酒掌门 成吉思汗后代的身份被质疑(图)

24

“鸿茅药酒事件”愈演愈烈

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一直成为鲍洪升除了鸿茅药酒操盘者的身份外,最为显赫的标签之一。媒体称,造概念、搞宣传、做营销,从二十多年前到现在,鲍洪升一直都是顶尖高手,且未曾失手。

据微信公众号蓝媒汇4月18日报道,2007年9月1日,成吉思汗第34代嫡系子孙、中国最后一位蒙古王爷奇忠义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逝世。而后有不少知名人士,比如巨人鲍喜顺、作家鲍尔吉原野相继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后代的身份。还有一位,便是来自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鲍洪升。

根据中国知网收录的《优品》杂志2009年11期刊发的《鲍洪升:我是个真正的蒙古人》一文,鲍洪升,标准的蒙古族男人,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

这段对鲍洪升的专访介绍,很长时间以来,也被百度百科、互动百科中“鲍洪升”这一词条收录。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也一直成为鲍洪升除了鸿茅药酒操盘者的身份外,最为显赫的标签之一。

鲍洪升的成吉思汗子孙身份,是真实,还是自我标榜以抬身价,放在眼下,也只有鲍洪升自己一人清楚。毕竟,造概念、搞宣传、做营销,从二十多年前到现在,鲍洪升一直都是顶尖高手,且未曾失手。

伴随着鸿茅药酒神话破灭,因为吐槽鸿茅药酒而被跨省抓捕,在牢狱中吃尽了苦头的医生谭秦东终于重见自由,百度百科中的“鲍洪升”词条也已将鲍洪升,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的介绍删除。取而代之的,则是闹得纷纷扬扬的“药酒事件”。

复盘鲍洪升的发迹史,还要从1995年北漂开始。在此之前,他已经下海经商成立内蒙古秦吉达企业集团公司多年,不过倒没闯出什么名堂。

而彼时正是吴炳新、乌力吉、许彦华等人的舞台,拿吴炳新来说,当时市场先后风行的“杨振华851”、“昂立一号”、“三株口服液”等保健品,皆与他的手笔相关。

这是蒙派营销的第一代。

当时吴炳新等人的成功,对鲍洪升影响极深。1995年后者转战北京,成立了北京秦吉达企业集团。

  这一年,中国保健品行业进入了第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刚拿到内蒙古凉城县“鸿茅药酒”全国总代理不久的杜海军,开始把这款神药卖向全国,以“药酒剂型的突破+背书的故事性+大组方+代言的权威性+主持人的权威”的营销方法,创下了保健品行业的神话——1999年鸿茅药酒的销售达到1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92美元)

鲍洪升也在寻找机遇。一年后,鲍洪升找到了肾病医生、有国医大师之称的张大宁,双方合作推出了“护肾宝”,鲍洪升喜提总代理,并首创“全程服务营销模式”,短短三个月,“护肾宝”火爆全国,成为当年补肾类产品国内第一品牌。

借着“护肾宝”,鲍洪升正式成名,此后成为蒙派营销第二代扛鼎人物。继补肾壮阳的“护肾宝”之后,鲍洪升还先后推出了立足于减肥的“美福乐”、解决男科杂病的“分清五淋丸”等产品靠小报、报纸、电台在全国走红。

1996年之后,鲍洪升成为了保健品市场最为举足轻重的角色。

1999年,鲍洪升与赵强、周枫做起了婷美内衣。婷美的原型叫英姿带,是个坎肩式的穿戴保健产品,起初卖点是保护颈椎。

鲍洪升接手之后,将卖点由保护颈椎,改变为“变美”,大力开发女性潜在市场,针对女性爱美的天性,提出“婷美内衣,美体修形,一穿就变”,并签了三线演员倪虹洁作为广告代言,然后在各个电视频道密集轰炸,很快便火爆市场。

2000年,鲍洪升被《动销医药》、《销售与市场》杂志评为“新千年最优秀十大营销人物”之一。

一年后,鲍洪升代理了“澳曲轻”减肥胶囊,产品上市5个月便完成了厂家全年的销售预期,连续三年销售过亿。

但随着管制的加强,广告越来越难,渠道越来越窄,销售额每况愈下。2001年,杜海军不再代理鸿茅药酒,鸿茅被上市公司收购。此后几年,销售额在2千万徘徊。

2006年鸿茅药酒卷土重来,鲍洪升开始操盘。

当年杜海军联合鲍洪升,以500万的估值收购了鸿茅药酒,两年后,大股东杜海军将股份转给鲍洪升。鲍洪升的副手,是另一款爆款产品“哈慈五行针”的高管段炬红。

接手鸿茅药酒后,鲍洪升将当年婷美内衣的打法带了过来。其先后与陈宝国、张铁林、德德玛、雷恪生、黄健翔等知名人物合作,借势推广鸿茅药酒,这些名人,基本上也很符合大爷大妈们的审美喜好。随后各种版本的鸿茅药酒广告片,在饭间和晚间时段密集播出,这正是老年人看电视的高峰期。

种种方法,就是为了让老年人消费。

与当年做婷美不同,鲍洪升选择了更接地气的渠道模式,利用药店网点广阔的网络分布,策动精准的点对点会议营销,先由业务员取得老人联系方式,邀请他们参加产品推介会,只要到场,就可获赠鸡蛋、肥皂、毛巾等赠品或组织义诊。

据称,销售人员不怕你不买,只怕你不来。只要老年人一来,营销话术加上销售策略,钱包就很容易被掏空了。

鲍洪升本人在微博对鸿茅药酒的吆喝也相当用力。

据报道,2011年6月26日,鲍洪升在微博回答网友关于喝鸿茅药酒是否有年龄规定的提问时表示,“鸿茅药酒没有年龄限制”,而鸿茅药酒药品说明书中则明确写明“儿童、孕妇禁用”。

2011年6月15日,鲍洪升再次回答网友关于每天喝多少鸿茅药酒合适的提问表示,“每天喝三两正好,决对(应为绝对)不上火,放心吧。”而根据鸿茅药酒产品说明书规定,该药品每次服用15毫升,一日2次,即意味着每天最多服用30毫升,即半两左右。2012年2月9日,鲍洪升转发了网友声称“老人坚持每天喝点鸿茅药酒非常好,喝了酒就不用吃药了”的评论,并跟评称“我们的良心药”。

  当然还有怼媒体,为鸿茅药酒辩护。


再加上铺天盖地地“风湿骨病怎么办,每天早晚喝鸿茅;肾虚尿频怎么办,补肾强身喝鸿茅;脾胃虚寒怎么办,健脾养胃喝鸿茅……的”广告密集轰炸,不难看见,鸿茅药酒在市场的走红。

据米内网2016年中国城市零售药店终端竞争格局数据显示,鸿茅药酒2016年零售药店终端(包含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两大市场)销售额约为16.3亿元,在中成药市场上仅次于东阿阿胶。

2017年6月29日,鸿茅药酒正式入选“国家品牌计划”;2017年7月27日,在住建部公布的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中,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岱海镇的老字号鸿茅药酒产业出现在了入选名单上;2018年,鸿茅国药再次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

鲍洪升还准备带着鸿茅药酒上市。

作为鸿茅药酒的主体运营公司,鸿茅国药(曾用名内蒙古鸿茅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曾接受IPO辅导。证监会内蒙古自治区监管局2017年8月披露消息显示,该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2017年7月31日与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辅导协议,并在2017年8月1日进行辅导备案。

鲍洪升还获选了2017年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来源:留园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