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莱坞的阿米尔‧罕为何在中国火了起来

45

阿米尔‧罕有“印度刘德华”之称。

近年来宝莱坞电影在中港台成为一股热潮,印度演员阿米尔‧罕(Aamir Khan,又译阿米尔‧汗)成为重要品牌。他的多部电影作品涉及意识形态反建制、挑战权威,探讨印度社会、家庭、弱势及女性议题。

“我相信只要你愿意,创作人可以改变社会,”阿米尔‧罕近日在香港大学一个论坛上表示:“电影可以改变人心。”

这为他赢得“印度良心”的美誉,在国际享负盛名,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频繁与各地元首会面。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莫迪会晤时,也公开向对方表示自己看过阿米尔.罕的作品《摔跤吧!爸爸》,很喜欢这部电影。《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备受热捧,创下近13亿人民币票房的记录,是印度本土票房的两倍多。

不少评论指出,阿米尔‧罕的电影探讨社会、性别、教育议题,华人社会容易产生共鸣,然而,在世上众多这类社会批判性的电影中,为何他的宝莱坞电影能够打入华人市场?他的电影填补了中文电影界的哪一块空白?而他所呈现的印度,又是否印度的真实面貌?

BBC中文采访了几位专家,探讨这位印度巨星为何能在华语世界造成风潮。

引起中国观众共鸣的宝莱坞电影

在阿米尔‧罕扬名之前,印度的宝莱坞电影在华语世界一直比较小众,很少被市场接纳。

2009年,阿米尔‧罕主演、探讨填鸭式教育及精英主义问题的电影《三个傻瓜》(Three Idiots,又译《三傻大闹宝莱坞》、《打死不离三兄弟》),因题材引起中国大陆网民共鸣,透过网络传播在中国爆红。被正式引进到中港台三地院线后,《三个傻瓜》创造了宝莱坞电影罕见的票房佳绩。

阿米尔‧罕从此进入华语观众的视野,开拓了华语世界对印度、宝莱坞电影的想象。

Dangal still
习近平说很喜欢《摔跤吧!爸爸》。

2017年,《摔跤吧!爸爸》(Dangal,又译《我和我的冠军女儿》、《打死不离三父女》)在中国大陆上映,上映19日内就冲破8亿(人民币,下同)票房,最终创下近13亿票房,相当于印度本土票房的两倍多。新作《神秘巨星》(Secret Superstars,又译《隐藏的大明星》、《打死不离歌唱梦》)票房亦达7亿。

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讲师谭以诺则向BBC中文指出,阿米尔‧罕的电影能够以本土题材走向全球的原因,在于它们能将社会性与娱乐元素较好结合,即使探讨的议题深刻而严肃,其文艺及娱乐特性始终相当丰富。

专门研究印度的媒体人任其然认为,阿米尔‧罕的电影在中国取得成功,是由这些印度题材在中国人心中的特殊地位造就。

同为崛起中的亚洲大国,印度与中国有很多可以互相比对的社会议题。《三个傻瓜》中对大学功利化、学生人生选择受限描绘深刻,《摔跤吧!爸爸》讲述严父以强迫手段将女儿培养成摔跤选手,针对男性主导家庭、女性社会地位、国家体育体制机械化等议题,这些都是中国观众容易代入的题材。

任其然向BBC中文分析指出,中印两国在人口、经济发展上相似,中国一直视印度为重要竞争对手,但同时又认为印度整体水平不如中国,对印度抱轻蔑态度 ── 正因为这种心态,看到阿米尔‧罕的电影反映的现实竟然跟自己的生活很相似的时候,中国观众便会想:“为甚么中国没有这种电影?”

印度国宝级影星阿米尔·汗来到四川成都,开启了他体验中国四川行成都站的系列活动。图为阿米尔·汗给大熊猫喂食。
阿米尔·汗曾到访中国探望大熊猫。
中国能不能出一个阿米尔·罕?

《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爆红,中国舆论热议一个问题:为甚么中国出不了阿米尔‧罕?

谭以诺说,近年印度电影受到国际注目,而中国电影未能达到同样成绩,与两地电影业界取向不同有关。“好莱坞较爱吸收一些他们本身没有的叙事、拍摄元素,来丰富自己的电影。但中国近年一直在参考好莱坞的制式,所以难以向国际输出自己的元素。”

他又指出,中国较受欢迎的“爱国”电影,事实上很难跨过民族边界,为其他文化的观众所接受。

印度国宝级影星阿米尔·汗来到四川成都,开启了他体验中国四川行成都站的系列活动。图为阿米尔·汗学打青城太极拳。
阿米尔.罕到四川成都学打青城太极拳。

事实上,中国不乏探讨社会议题的电影,但很少以幽默讽刺的形式去表达。

谭以诺指在大陆,不触碰严肃主题的娱乐、商业片,与探讨社会问题的严肃电影,基本上无法混和:前者可以通过审查,后者则注定处于体制以外。

他以去年在境外备受赞誉的《嘉年华》为例:“一旦决定不在制度内玩,就不会只满足于谈家庭伦理,会针对权力关系、社会面向、官商贪腐等社会结构性、中国制度的大问题。”

“中国就是有一条这样严格的线,把两种电影分得很开。”

任其然亦认为,以娱乐方式来处理中国社会问题,这样的电影手法在中国的成效始终存疑:“可能恰恰因为阿米尔‧罕的电影在讲外国的故事,但又跟我们很像,旁敲侧击去面对我们的问题,这样的形式反而更吸引中国观众。”

任其然说,讨论“中国能不能出一个阿米尔‧罕”,实际模糊了一些重点。我们首先要问,阿米尔‧罕有多大反映了印度文化,以及印度今时今日的实况?

阿米尔镜头中的印度有多真实?

西方媒体倾向歌颂这位印度电影人的贡献,例如美国《时代》杂志,曾把阿米尔‧罕列作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并问:“他能改变这个国家吗?”

在国际社会上,阿米尔‧罕被誉为“印度良心”,但在国内却是备受争议的人物。

2012年,阿米尔‧罕主持电视节目《真相访谈》(Satyamev jayata / Truth Alone Prevails),以脱口秀以及新闻报道方式,讨论印度社会的敏感、禁忌话题,包括女性堕胎及同性恋等。他亦经常为公共议题发声,在选举中鼓励国民投票,更曾在总理会面时,当面提出清道夫应否处理排泄物等议题。

Indian activists from the Samajwadi Party burn a poster bearing the image of India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as they shout slogans against central government, and in support of Bollywood actor Amir Khan, who has spoken against what he has called growing intolerance and insecurity in India, in Allahabad on November 26, 2015. AFP PHOTO / SANJAY KANOJIA / AFP / Sanjay Kanojia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ANJAY KANOJIA/AFP/Getty Images)
阿米尔.罕成为了反莫迪派别声援的对象。
Indian activists from the Samajwadi Party shout slogans against central government, and in support of Bollywood actor Amir Khan, who has spoken against what he has called growing intolerance and insecurity in India, in Allahabad on November 26, 2015. AFP PHOTO / SANJAY KANOJIA / AFP / Sanjay Kanojia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ANJAY KANOJIA/AFP/Getty Images)

阿米尔‧罕倾向开放、进步价值的取态,不能取悦所有人。2015年,阿米尔‧罕在网上为平权发声,指印度“容忍度低”问题愈来愈严重,社会弥漫一股“恐惧”和“令人不安”的气氛 ── 这则言论引来保守派大举抨击,反对者在示威活动中烧毁他的照片,并扬言要他这名穆斯林“滚回巴基斯坦”,时时受到网络攻讦。

这几年,阿米尔‧罕与他的进步电影在国际社会大受欢迎,但印度国内的政经环境,在强人莫迪治下,不断右倾。反莫迪的一方倾向认同阿米尔‧罕,但保守势力则对他穷追猛打。

MUMBAI, INDIA: Bollywood actor Aamir Khan launches the 'Titan Aviator' series of wrist watches in Mumbai, 08 March 2007. The Aviator series from the stable of India's largest watchmaker Titan Industries, is inspired by the World War II fighter aircraft. The range has 20 distinct individual styles named after various parts of the Mustang, Spitfire, Hurricane, Messerschmitt ME 109 aircraft. AFP PHOTO/Indranil MUKHERJE图片版权AFP
电影能改变社会吗?

任其然说,阿米尔‧罕所代表的是印度城市中产与精英的文化,崇尚多元,属中间偏左的声音,与今天印度整体右倾的意识形态,具一定对抗性,但亦越来越被边缘化;论国内受欢迎程度,阿米尔‧罕也不可能及得上强调经济发展的现任印度总理莫迪。

任认为,即使他的娱乐作品带有政治理想,但在印度能产生的效果,可能越来越有限。

ndian President Prathiba Singh Patil (L) presents The Padma Bhushan Award to Indian cinema actor Amir Khan during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Padma Awards 2010' at The Presidential House in New Delhi on March 31, 2010. Indian President Pratibha Patil presented 66 Padma Vibhushan and Padma Sri and Padma Bhushan awards to personalities from different professional backgrounds for their contribution to the nation.
阿米尔.罕2010年获印度政府颁授表扬公民贡献的莲花装勋章。

印度影评人安娜‧维蒂卡(Anna Vetticad)亦向BBC指出,毋须过份抬高阿米尔‧罕的影响。维蒂卡认同他的电影,有别于只求刺激或娱乐的主流电影,更倾向触及印度公共讨论中不常出现的话题,部份作品对推动印度女性平权问题亦有帮助;但若说电影能一夜之间改变印度社会,不免流于夸大。

对于这个问题,阿米尔‧罕自有体会。虽以影视为主业,但他亦有采取实际行动介入社会议题,与太太创立基金会,关注印度的孤儿、食水、难民危机。

“电影可以打动大众、令他们明白一些东西,这是电影能够做到的最大效果之一,”阿米尔.罕在港大论坛上表示:“但如果你想推动更多,就必须走出音乐、电影、电视以外。”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