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比清军更早攻进京城,还立军令不许扰民,为何最后还是败了

18

明末形势_图

时间回溯到1644年,这是李自成势如破竹直取北京的关键时期,大明王朝仿佛一夜之间被摧枯拉朽,正式宣告灭亡。李自成当时下了一道严肃军令:“敢有伤人及掠人财物妇女者杀无赦!”并贴出告示:“大师临城,秋毫无犯,敢有掳掠民财者,凌迟处死。”《流寇志》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此后竟然有两名抢劫绸缎铺的大顺农民军公然违背军法,结果被拉到承天门前的棋盘街,千刀万剐。小说家冯梦龙在《东周列国志》里的描述完全是杜撰:“入国之日,一路百姓,扶老携幼,争睹威仪,膳食壶浆,共迎师旅。”这只是冯梦龙一厢情愿的文学式描写,真正的场面确是李自成自己没多久就成了带头“掠人妇女”的人。这些农民出身,穷苦一辈子的起义军,突然来到富丽堂皇的宫殿和那美貌如花,脂粉浓抹的女人深深陶醉,结果就是疯狂的放纵。

刘宗敏(1607年—1645年),字捷轩_图

《爝火录》里记载,大将刘宗敏不仅霸占豪华居所,而且杀了他们的主人,强占他们的妻女。许多士兵也开始肆意妄为,先是要借锅做饭,后来又要借床睡觉,干脆又借老婆借女儿睡觉,稍有反抗,一刀劈死,仅安福胡同,一夜就砍死三百七十多名妇女。还有强迫女人的士兵,被咬掉舌头的事情,女人除了被残忍杀害,士兵也失血过多,无法吃饭,最后活活饿死。《张岱▪石匮书后集》

除此之外,大顺政权又来了一次疯狂卷钱,他们认为大明王朝的官员坏透了,个个都有钱,那么就把他们钱挖地三尺也要弄出来。李自成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刘宗敏。刘宗敏叫人制作了五千副夹棍,如果不拿钱,双手瞬间搅碎,仅此就死人近千。刘宗敏每天对明代留下来的官员进行点名,按照级别给出交钱款额,有拒者就用刑。

崇祯当年搜刮民财达两千万两,百姓就不堪重负了,到了大顺时期在北京城强征税总额,扩大到七千万两,比其三倍还要多。

不仅如此,大顺政权甚至认为只有这样,这只军队才能继续保持战斗力,在牛金星与刘宗敏说出不同意见时,刘宗敏反驳的理由是:“如今最担心的是兵变,而不是民变。如果士兵们不满意,那才是灾难。相比百姓不满意则很好对付,到时候挨家挨户地杀,用不着费一文钱。军队不能没钱,不去强抢,钱从哪出?”牛金星被说的哑口无言,果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段时间被历史形容为:“磔人无数”《国榷》

在被拷打的人里,还有吴三桂的父亲。有人说刘宗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要钱,也有的人说是要佳人陈圆圆。据说,当时吴三桂已经“审时度势”,主动向李自成政权靠拢。《申甲传信录》说:“闯旋以银四万两犒三桂军,三桂大喜,忻然受命,入山海关而纳款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颠覆性的剧烈变化,摆在吴三桂面前最直接的拷问就是:“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

吴三桂(1612年6月8日—1678年10月2日)_图

1644年4越15日,清摄政王多尔衮收到了吴三桂的降书,在结尾时,吴三桂义愤填膺地说:“乞念亡国孤臣忠义之言,速选精兵,直入中胁西胁,三桂自率所部,合兵以抵都门,灭流寇于宫廷,示大义于中国。”最后表示要裂土报答,不敢食言。也就是说,吴三桂已经丧失理性,要和李自成决一死战。

当李自成率领6万大军,把吴三桂父亲当人质带到前线希望能够在关键时刻劝降吴三桂,同样李自成也收到了吴三桂的回信:“父既不能当忠臣,吴三桂也不能做孝子了,桂与父决,请自今日。”结尾更是表示说:“你们这些贼子就算把我父亲用锅烹煮来扰乱我,也不可能了,我不管他了。”可以想见,吴三桂冲冠一怒的疯狂状态。没多久,大顺军在吴三桂和清军的前后夹击彻底全线崩溃,不久便灰飞烟灭。

大顺文物_图

历史的循环往复往往有着惊人的巧合。当年朱元璋在创业占领南京后,却身处元朝、张士诚、陈友谅的三面夹击,此时刘伯温与朱元璋的一段精彩对话,揭示了一个普遍的道理。

主题是朱元璋发问:“天下义军之所以屡起率灭,难以成事,其根由在何处?”

刘伯温用九恶阐述,从一恶“不敬孔孟,亵渎圣人之道,败坏天理人伦”;二恶“攻伐无度,形同流寇”;三恶“时降时反,相互猜疑”;四恶“粮饷不能自足,临阵不知兵法”;五恶“掠人妻女财产,只知取之于民,而不知养于民”;六恶“为将者心胸狭隘”;七恶“为士者缺乏训练”;八恶“胜时聚集,败时作鸟兽散”;九恶“此义军与彼义军之间,相互猜疑,互相攻伐”。

朱元璋听了“闻之勃然色变”,刘伯温并不紧张,最后对朱元璋下结论说:“九恶不除,虽称义军,实则草寇流贼。”

从李自成进京看,这“九恶”几乎都被呈现出来,尤其是第“五恶”,让李自成彻底丧失民心基础,最后以流寇状态做了鸟兽散,仓促的退出历史舞台。

公元1654年,多尔衮、皇太极的遗孀孝庄皇太后带着七岁的顺治抵达北京城,活下来的明朝大臣比欢迎李自成更加隆重,出城五里迎接。至此,大清王朝正式入主中原,通过了李自成未能通过的“考试”。

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