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还原杨幂捐赠风波始末:校方反驳李萌否认逼捐

27

杨幂工作室4月12日公开细节杨幂工作室4月12日公开细节

新浪娱乐讯 今年3月,杨幂陷捐赠承诺未兑现风波,校方通过媒体指称杨幂方面于2015年《我是证人》路演活动承诺捐赠的盲杖和打字机时至2018年初仍未兑现,联系相关负责人未果,随后,杨幂方面及时跟进此事并作出回应,称因捐赠落实情况实际由“中间人”李萌代为处理,因此何以“捐而未到”他们也不清楚,且如今联系不上李萌本人,随即他们承诺会立即补上捐赠,并表示之后将厘清事件再作声明。

4月12日早,杨幂方面主动公开与“民间公益人”李萌过去公益合作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细节,证实自己确已捐赠;而李萌方面则首度通过接受媒体采访,围绕此事长谈与杨幂公益合作的种种内幕,不仅矛头直指杨幂,还指称当时的盲校亦存在“逼捐”行为。波澜再起,新浪娱乐上午就此事分头采访杨幂宣传总监(也是直接与李萌对接的工作人员)、李萌本人、以及当时接受捐赠的成都盲校校方,以三方不同版本的回应为基础,就此揭开这场疑似“公益骗局”的背后一幕。

一、李萌身份存疑

首先,校方和杨幂方面的回应有一点存在矛盾,而这个矛盾看似也是问题的重要一环。

校方称,李萌当时介绍自己是,“杨幂公益项目的负责人”,也就是以杨幂方工作人员的身份进行的对接,而且活动现场他们看到了杨幂本人,也就不疑有他。

杨幂方面称,李萌只是2012年主动联系自己寻求公益项目合作的“民间公益人”,“他就是说中国轮椅天使这个活动的推荐人,他给我们发的邮件里也是这么署名的,包括媒体报道里也说他是民间公益人,所以我们对他也是这么认识的。”而对此,他们亦自认工作存在严重疏漏,“我们没有去验证他的身份。以及跟进他每一次的活动都是和谁、什么组织合作,怎么去做,都是听他说和政府、和残联、基金会这些我们就接受了。”“事件爆发后再回溯,我们真的太不严谨了,这方面出现了很大失误,没有去跟进我们的捐赠是否落实到,具体帮助到了谁。”

如此看来,杨幂方面亦对李萌究竟以何种身份对接其他公益组织、如何谈妥一些公益合作内容的细节、内幕无从知晓。

李萌方面独家回应:

新浪娱乐在今晨看到杨幂提供的细节后致电李萌,对方口吻急切,并在在几句话之后挂断了电话。他透露之后还将作出新的回应,“我已经看到了,我跟我的团队、律师沟通过这件事情,我们也会进行反击!”

被问接受媒体采访透露的内容是否有相应资料佐证,对方没有直接表态,而是说,“我们会把这方面的东西拿出来,请放心。我们已经在开会……我们不光通过微博(发表)、必要的途径我们都会通过,但(何时发出)这个要看我们准备的时间。”

被进击询问将拿出什么证据时,李萌直接挂断了电话。

二、校方否认逼捐

由于李萌在今天媒体发布的采访中指称成都盲校校方存在“逼捐”行为,新浪娱乐即刻与盲校负责老师取得联系,对方表示已经看到上午的新闻,且语气带着愤怒和不解,他果断否认了李萌的说法,“李萌说的那些都和事实不符,我们也在跟领导汇报,以及联系了学校的法律顾问。(他说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提出来。盲杖和打字机都是李萌自己提出来的。”另外他也表示更多细节还不方便口述,已经交由律师,学校亦会在之后发布维权声明。

李萌接受媒体采访原文:

“(我)提出了我们下午有一个电影的活动,在活动上,我们希望能跟校方有一个互动,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个群体,能不能帮助一点。”“为了以示尊重,我在电话里问到了,如果有其他需求,我们落实以后,是可以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

李萌表示,在这时,两位老师主动表示,电话中李萌曾提到如有需要愿意帮助。随即告诉李萌学校物资匮乏,环境不好,能不能捐盲杖和打字机。“当时我觉得出于礼貌性的,说等活动结束以后,我送您跟孩子回到学校,我亲自去学校看一下情况,如果有需要,我们再进一步沟通。”

路演活动中,学校的两位老师提出,可不可以安排盲童向主创赠送一幅自己画的画作为礼物。但在这个环节中,盲童在送完画之后突然提到,自己还有一封信要念给杨幂。“我们总不能说不让孩子来念这封信吧,但是孩子念的信的内容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孩子念的信是感谢杨幂捐给这边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是我们没有提前沟通过的。”

校方负责老师独家回应:

1、关于被指“逼捐”——

“李萌说的那些都和事实不符,我们也在跟领导汇报,以及联系了学校的法律顾问。(他说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提出来。”

“盲杖和打字机都是李萌自己提出来的,而且他和杨幂那边(沟通)的截图也说明问题了对吧。”

2、关于被指校方要求在活动上回赠礼物,擅自念感谢信——

“事实就是他们承诺了要捐赠东西,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学校方面也确实应该表示感谢。是吧,他们要求我们要写一份感谢信。李萌要求的。”

3、关于李萌的自我介绍——

“他说自己是杨幂公益项目的负责人。”

“通过打电话、打座机和学校取得联系。”

“(整个公益活动)都是李萌来说的。”

4、关于校方催促落实捐赠——

“肯定会问一下,因为已经跟学生讲了。”

“《我是证人》现场之后,第一次询问大概是一个月以内,我们那时问了一下,但李萌那边就说要等到电影下映之后再说这件事。之后就断断续续个把月、也不是特地,反正就问一下这个事情,一直到2017年。”

“他回复还是回复,但一直都没有落实。这个事情出了之后杨幂那边已经把盲杖拿过来了,打字机说是还在订货生产当中。估计五六月份吧。”

5、关于校方就此事的处理——

“我们上午知道情况后已经及时把相关资料给律师了,也给领导汇报了一下,看之后学校方面如何处理,会发表声明。”

二、杨幂否认未捐

以上是杨幂方面主动公开与李萌过去公益合作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细节,核心内容如下:

1、李萌称“白手杖”全国助盲公益活动,是旨在募集善款购买盲人用具,并向全国需要的盲人免费发放,关爱盲人生活的全国性公益活动。在确定参与活动后,杨幂捐款购买了200根盲杖,用于“白手杖”活动的发放。李萌表示为感谢杨幂支持,个人将捐款购买300根盲杖也以杨幂名义捐出,同样用于“白手杖”活动的发放。在杨幂参加了“白手杖”北京发布会后,李萌表示杨幂捐赠的盲杖将随杨幂电影路演城市定点发放给当地盲人,以增加助盲公益社会影响力。路演城市包括成都、上海、武汉等地,但最终因为其他地方发行公司安排不了相应的助盲公益环节,所以只有成都做了相关环节。

2、李萌称500根手杖已到位,杨幂方向北京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备注红丹丹基金)转账200根手杖费用(转账记录),李萌表示对杨幂宣传电影时提到公益很感谢,活动方要追加每个地区的捐赠,共1000根。

3、作为第一站白手杖发放城市成都,李萌又表示由于他们已经已经花40万配套安排捐赠了打印机教室,所以这个城市只用发放100根,而杨幂只需上台合影即可。

4、第2个捐赠城市上海站前,李萌称发行方不配合无法推进配合,并称请领导才能配备媒体宣传资源,取消上海公益宣传,后续的宣传也中断,李萌陆续就不同公益活动询问公司多位艺人参与意愿,但关于“白手杖”成都站及后续的捐赠再未提及。

5、今年3月,杨幂方才得知李萌未按承诺捐赠,第一时间联系受捐方,自己出钱完成了白手杖及盲文打字机等的捐赠。

6、杨幂方主动多次联系李萌,李萌明确表示:“咱们都是受害者”,称自己在准备说明资料,还会找到证人,会给杨幂方交代,证明其清白。但其至始至终未告知原因,也未给杨幂方发送资料,并多次以各种理由爽约、推脱当面沟通的请求。在“诈捐”报道出来后,李萌声称将以失实报道起诉新京报。

从杨幂方面给出购买白手杖的转账记录,以及和李萌就公益活动全程的聊天记录来看,“中间人”李萌在整个公益活动中起着关键作用。

其一、实则《我是证人》成都路演上启动的公益行动并非单一活动,而是“白手杖全国助盲活动”整体活动的其中一个环节,而这个“白手杖全国助盲活动”也是李萌向杨幂方面提议的,亦有相关活动在先。

其二、杨幂方面确实有捐赠证明(转账记录),而购买物资的钱流向了李萌提供的转账账号,其中他先提供自己的个人账号,被拒绝后,才提供了另一个据称是基金会的银行账号。因此为何手之后杖发放未落实,存在疑问。

其三、李萌聊天中提到打字机,对话上没有具体说明这批物资是由杨幂方面来捐赠,而且还表示与他和他相关的慈善组织方面会跟捐,以及“已经花40万配套安排捐赠了打印机教室”,因此杨幂方面理解打字机其实是由李萌方面负责,且已经落实。

杨幂方面独家回应:

新浪娱乐就这些细节采访了杨幂的宣传总监,也是自2012年开始于李萌方面直接对接的工作人员,对方谈到以下几点:

1、关于和李萌的合作关系——

初始:

“2012年他主动和我们联系,然后和我们发了一些邮件,里面详细介绍他“轮椅天使”活动的详细情况,邮件中附上一些主流媒体关于活动的报道,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北京电视台的《特别关注》这样的节目,还有法制晚报之类的。我们和杨幂在当时确实是公益方面的经验都比较少,拿到资料后就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有认真在做公益的人。所以他提出可不可以跟“轮椅天使”合影、包括做一些相关的公益,我们就说可以。但他并不是我们长期合作、也就是和我们有关系、替我们来做公益方面工作的人,只是他会有一些公益方面的相关东西来问我们。”

进阶:

“严格来说12年的不算活动,他只是会带轮椅天使来,在我们的活动上和轮椅天使合影。13年他给我们发一个主流媒体报道,说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可以免费申请300台轮椅,这是他们在做的,就问我们你们和艺人有没有意愿捐赠,然后他们可以申请。而且我们确实见过轮椅天使,所以就同意捐赠了。当时我们还没有成立公司,我们捐赠只是通过杨幂自己把钱打给我,我再打到李萌个人的账户。然后我们看到的只是他在微博上收到了我们方面的捐款,一共是120台轮椅。我们当时就觉得说新闻都发了、又可以免费申请轮椅、他又发了微博,就觉得肯定可以落实到给残疾人来用的。”

2015年的成都路演:

“这个活动其实不是一个单独的活动,而是白手杖全国助盲活动整体活动其中一个环节。因为我们电影十月底上,他当时跟我们说的就是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政府有一个相关的活动你们愿不愿意参加。另外他也有问说,杨幂愿不愿意捐赠,杨幂她愿意捐赠,当时就捐了200支白手杖,而他们活动落地的重要一环就是在路演各个点把盲杖分给盲人。”

2、被指捐赠承诺未兑现后,与李萌方面的交涉——

“我们当时确实比较紧张,当时有几个人分头联系他,我误以为微信已经联系过没有回复,后来发了声明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是打的他电话,但他手机空号了,就以为联系不到,就发了声明。然后我们一个朋友说自己有跟他微信,所以我就马上微信联系上他,问他怎么回事,当时他的态度可完全不是现在采访中的这样。他马上就跟我们说你们是冤枉的、我也是冤枉的,具体聊天记录我们也放上去了,而且在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也是跟我们说他在联系律师、会找证人、资料来给我们证明,说明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基于我们觉得说做公益,里面可能存在误会,所以我们一直等着他给我们回复,但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发给我们任何东西,而且他还说我已经让律师发给你们了,他没有发么,我说没有,他那边就还是一直都发不过来。后来他说约见面,可是到时候他就说自己生病了不可以,或者约定时间了,他直接就没来。所以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子。”

3、关于李萌的采访,杨幂方表示会视情况起诉——

虽然有媒体发表了李萌的独家采访,但内容里并没有任何资料性证据。而杨幂方面亦表示,“(该媒体)从来没有向自己求证过李萌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如果他编造的东西非常多,严重影响我们的公司和杨幂的形象的话,我们肯定是会起诉他的,因为太不负责任了。”

因此,综上所述,事件还有后续,小浪也静观其变。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