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警告:好好睡觉!失眠恐与老年痴呆症有关(图)

44

中新网4月11日电美国侨报网近日刊文称,一项新出炉的研究警告称,即使是失眠一夜,也可能会使大脑充满与老年痴呆症有关的蛋白质块。

文章摘编如下:

研究人员发现,睡眠不足的人一夜之间β-淀粉样蛋白淀粉样蛋白就会显著增加,而这种物质在神经元间会形成妨碍大脑功能的斑块。

该研究作者、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研究员Shokri Kojori表示,依据此次研究,他认为,即使一个晚上的失眠也会导致大脑充满有害的β-淀粉样蛋白化合物。他说,“我认为这一假设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它与先前的研究结论也是一致的。”

研究人员在背景资料中指出,以前的小鼠和人类研究发现,睡眠过少与大脑中淀粉样β蛋白的积累之间存在潜在联系。然而,许多研究依靠的都是自我报告形式的睡眠质量记录。

因此Shokri Kojori和他的团队决定创造一种新的实验方式,能更精确地检测失眠对人类β-淀粉样蛋白水平的影响。

他们招募了20名没有脑部疾病史的健康人,并让他们在实验室里待了两个晚上,一组晚上可以休息,另一组晚上不睡觉。两天后的早晨,参与者接受脑部扫描来评估他们的β-淀粉样蛋白水平。

研究人员发现,与良好睡眠的一组相比,睡眠不足组人员的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显著增加。此外,在他们大脑中重要的记忆区域也观察到了β-淀粉样蛋白的增加。

专家认为,每一个神经元都有助于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的产生,当人们不睡觉时,他们的神经元会持续工作,可能导致产生更多的β-淀粉样蛋白。

同时,失眠也会导致包括β-淀粉样蛋白在内的大脑废物难以被清除干净,因为在睡眠期间,神经元细胞会缩小,会让大脑废物更容易从脑中被清除。

专家们也指出,还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以证明睡眠不足与老年痴呆症的风险增加存在直接联系。

Shokri Kojori指出,未来的一项实验可能会让参与者经历一晚的失眠,然后再好好睡上一晚,然后进行大脑扫描,以证明睡眠是否能恢复大脑健康。

此外,研究人员还需要证明,在大脑中持续高水平的β-淀粉样蛋白,是否会增加神经元之间形成斑块的几率。

该研究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NAS)上。

中国一亿90后都在为失眠发愁,为了睡觉你做过哪些疯狂事?

失眠越来越年轻化

90后也开始因为各种原因而睡不着觉

比起老一辈他们更愿意为自己的“好眠”买单

为了睡个好觉,他们做了这些疯狂的事

“你睡得好吗?”

我尝试问了身边一圈朋友这个问题,得到的都是不太肯定的回答,甚至很多人都有严重的失眠。

这个工作生活都在倍速快进的时代,“睡个好觉”似乎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奢望。

在CBNData发布的《2018国民睡眠生活消费大数据报告》中,发现中国互联网网民日常睡眠平均时长是7.1小时,时间虽不短,但有56%的人表示自己有睡眠问题。

而年轻人的睡眠质量就更差,有的人遗传失眠,有的则为工作焦虑,更多人只是贪玩手机游戏……据最新数据表示全国超过一亿90后都睡不好觉。

但年轻一代比起老一辈却更愿意为自己的“好眠”买单。

我和3位90后聊了聊他们的睡眠故事,为好眠而奋斗的他们背后,也许有你们的影子。

“花100万能好好睡一晚,我也愿意”

维维28岁,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意,生活过得挺有声有色。

然而自己当老板什么都得操心,工作很忙碌,睡眠自也是不太好,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睡眠质量非常差的人。

只要有一点响动,就会从浅睡眠中醒来,而且醒后就要花更多时间入眠。

维维的睡眠问题还得从高中住校生活开始说起。宿舍里同学不规律的睡眠习惯,打呼、敲键盘声甚至是拖鞋走过的声音都让他睡不安稳。

“躺在床上就害怕得要死,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被吵醒,快要睡着的时候就立马惊醒”

失眠之后造成的不适感给他带来了强烈焦虑,每次都得在床上折腾2个小时才睡着。

“为了好好睡觉,我都不知道试了多少方法。”刚开始他找了些眼罩、耳塞来对付。

还尝试过“数绵羊”,结果数到了一千却越数越清醒。他在睡前泡脚、喝牛奶也是收效甚微。

而后在家人的建议下开始吃中药,加了阿胶磨成粉,效果还不错,但只开了一个月的量。之后又回到以前的样子。

工作之后,他开始购买更高级的床垫、买硅胶记忆枕给自己营造更舒适的环境,虽然有些微效果,但他发现自己更多是心病。

从小到大,只要有压力,他就容易失眠。现在一有令他焦虑的事情,他就只能靠医生开的助眠药睡觉。“若是花100万,能让我好好睡觉我也值了。”

说到这,他无奈地苦笑:“哎,只能靠这药丸了,可现在2片也不好用了。”

睡觉,也需要仪式感

25岁的小咪,是典型的买买买狂人。她的失眠更多是遗传,没啥大操心的事,可就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从小到大习惯了失眠,又不想年纪轻轻就和母亲一样靠助眠药入睡,她干脆想不如花点心思让自己的睡觉更精致些,说不定能有点用呢。

按她的话说,自己只是有点“作”,但每次“作”也得有仪式感。先回顾她入睡前的流程——

第一步就是打开香氛,小咪的房间永远开着带着香味的加湿器。光各种味道的精油香薰就买了不知多少个。

打开床头特别挑的睡觉灯,微微的一点暖光,这可是她找寻了好久才挑到的光度。


之后设置好自己喜欢的歌单,设定一小时的定时关闭。

一切入睡环境准备就绪,穿着喜欢的绸质睡衣,拿出蒸汽眼罩,在自己的枕头上喷上“助眠喷雾”,香味还是和香薰味道相似的。

提起自己的枕头,小咪特别得意。说是自己在试过硅胶、荞麦、甚至一些说不出材质的枕头后找到的最新款——PE管枕头。

可以自由抽取枕头里填充的PE管调节高低,又因为材质特殊,方便清洗甚至还有保健颈椎的效果。

“我就是喜欢尝试新东西。”看着她一溜的枕头,不得不感慨还真有人拿集枕头跟集邮似的疯狂。

枕头都是实时更新,她的被子自然也很讲究。真丝、棉麻、蚕丝被都不算什么,听说她还新买了床特意集齐大雁毛所做的被子,下个月才带货,好用就给爸妈也买一份。

此外,她的床上还有一堆各种颜色她在英国留学时带回来的Jelly Cat的毛绒兔子,就是贝克汉姆女儿从小就爱玩的那只兔子。适合婴儿的毛绒让她觉得摸着很安心。

“睡前不刷会手机,我觉得亏了”

其实在最新的CBNdata睡眠报告里,发现真正有睡眠障碍(睡眠量不正常以及睡眠中出现异常行为的表现)的人不多,许多人只是睡眠习惯不好。

睡前玩游戏、看电视剧、甚至放音乐做运动都会刺激大脑兴奋,更难入睡。

“我一天都送给工作了,睡觉前我必须为我自己做点什么。”对96年的丁丁来说,睡前干点喜欢的事才是她安心睡去的必要条件。

每天工作到晚上9、10点,从公司到家得坐2小时地铁。等丁丁洗漱完躺上床,往往都快凌晨了。

丁丁直言自己对睡眠的环境并不挑剔,沾床就能睡,但睡前必须做点事才觉得为自己而活。

“我一定得玩一小时王者荣耀,去吼一吼也好。”每天和队友一块玩几把才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被工作完全吞噬。

有时候玩完,她还会再看几集电视剧,若是被剧情吸引还会掏出原著小说读一读。这一来一回就到3、4点了。第二天,又早早起床去公司上班。

其实丁丁自己也知道这样的生活习惯非常糟糕,早上工作的精力不足,对身体也不好。

然而对于步入职场不久的她来说,还做不到完全的经济独立,每天必须为工作奔忙,却又想追求自己的小自由。

这一段睡前的“逃离”时光,虽然睡得少了,心里却舒坦多了。

你愿意为好好睡觉花多少钱?

现在的都市人生活压力大,失眠都变成了常态,越来越多的人愿花一大笔钱,只为买一个好觉。

在CBNData发布的《2018国民睡眠生活消费大数据报告》中,除了不断上升的消费额,还有一些有趣的数据,透露了各个年龄层的睡眠习惯——


70前和70后偏好助眠食品及保健品,

80后更偏好寝具,

90后则更关注助眠小产品

全国各地区对睡眠产品也出现了偏好差异。

北部地区偏好更直接的助眠产品:东北地区偏爱安神助眠茶、头部按摩机。华北地区偏爱止鼾器、呼吸机、褪黑素。

华东地区比起北方就小资一些,保健品和酵素大热;华中地区则偏好养生类如浴足剂等。

西南地区则呈现悠闲风,偏爱护腰枕和泡澡药包;华南地区则更为精致,偏好精油。

大家对于好眠都很愿意花大工夫、大价钱。在好好睡觉都变成奢望的时代,祝大家都能睡个好觉。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