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登基后,老十四胤禵手握重兵为什么没反,甘心交出了兵权?

60

雍正坐上了皇帝宝座,他的兄弟们,尤其是颇有实力的胤禵(康熙十四子)是很不甘心的。对待胤禵这位同胞弟弟,雍正感觉颇为棘手。胤禵曾是皇位最有力的争夺者与继承者、又加上朝野纷传的雍正窃夺了胤禵皇位的流言,胤禵赢得了广泛的同情,因此,他所具有的潜在号召力不容小觑,以雍正之精明,绝不敢掉以轻心,泛泛视之。

康熙一死,雍正火速令在外统兵的老十四胤禵回京参加父皇的丧事,并要他将前线的的军事指挥大权交给自己的大舅哥年羹尧(年妹嫁给雍正为嫔妃)处理。史载,胤禵风尘仆仆的赶回北京,专门派人请示,是先拜谒父皇梓宫(指皇帝棺材),还是先朝见新帝。雍正命他先去父皇灵堂拜祭。

胤禵到灵堂,望着灵柩,情绪复杂,百感交集,一时哭倒在地。雍正远远地立在一旁,表情肃穆,不发一言。胤禵对这位以诡谲手法登极称帝的亲哥哥,自然切齿痛恨,但如今他上位已是既成事实,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于是他不得不敷衍似的向皇兄叩头。雍正为表示自己兄长兼新君的风度,忙上前搀扶,胤禵却爱搭不理的,使雍正万分尴尬,难以下台。

此事让雍正非常不快。他借这件事大做文章,先是申斥胤禵“气傲心高”,削夺了他的王爵尊位,只保留一个贝子封号。一个月后,雍正和诸皇子扶康熙灵柩归葬东陵。下葬完毕后,他突然下令胤禵留下看守父陵。这实际上已经等于把老十四圈禁在遵化清东陵里了。接着,胤禵的几个心腹也被一一缉拿治罪。

雍正对亲弟弟胤禵的戾狠无情,使他们的生母吴雅氏很伤心,但她生性温良,既管不住哥哥,亦帮不了弟弟。她见兄弟斗狠,同室操戈,又气又急,于雍正元年(1723年)5月23日急病而亡。关于吴雅氏之死,朝野间一直有这样的说法:她要见胤禵,雍正坚决不许,她一气之下以头撞铁柱而死。以雍正一贯做派与风格,此说法很有可信度。

雍正为告慰母亲之灵,立马封胤禵为郡王,但仍将他软禁在遵化,不放他回京,胤禵的妻子也很快患病身亡。胤禵迭遭打击,赶到绝望而沮丧,于是向皇兄表示自己已来日无多,即将走向生命的尽头。他表示自己已万念俱灰,什么名利功业在自己眼里都是浮云,这才保住了性命。

皇九子胤禟、皇十子胤誐都是胤禵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对雍正上位自是非常不满。雍正在召回胤禵后立即命胤禟去西宁办差,他刚一到就被年羹尧给拘禁了起来。同时,雍正找个由头将胤誐的郡王爵位给革去,并将他囚禁起来。对已无威胁的废太子胤礽,大阿哥胤褆,他也毫不客气,照样予以严加禁锢,监视居住。

雍正在处理诸兄弟之事上,初期并不残忍,只是将他们软禁起来,并不危及他们的性命。作为一个精于权谋的老练政治家,他深知若刚继位就大开杀戒,必会激化宗室间的矛盾,局势一旦失控,反而不利于夯实自己的统治。但他对诸兄弟的政治迫害却从未放弃,而是一步步加紧的。

经过大约3年的酝酿与准备,他的权力已牢不可破,于是就开始磨刀霍霍,欲彻底解决“卧榻之侧那几个酣睡者”的问题了。

史载,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雍正帝罗列了八阿哥胤禩的种种不法劣迹,将其一撸到底,降为庶民。之后又将他圈禁在深院高墙内,赐名“阿其那”,满语是狗的意思。5月,又当廷向内外臣工们颁布了胤禩等人的罪状,不久就死于禁所。九阿哥胤禟被赐名“塞斯黑” ,满语猪的意思。同年九阿哥惨死于保定。同年9月,胤褆不明不白地死于禁所;雍正六年(1728),胤礽也在圈禁地中死去。唯有与雍正一母所生的亲弟弟、皇十四子胤禵侥幸保存了性命,活到了乾隆二十年,死时已满68岁。

至此,雍正帝彻底结束了与诸兄弟争夺皇位的各种明争暗斗,巩固了他的帝位,集中了至尊无上的皇权,确定了其毋庸置疑、不可撼动的绝对权威。雍正从激烈的皇室内斗中摆脱出来后,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治理大清的繁杂事物中去,之后他的表现也算励精图治、有所作为。

至于一直被康熙看好且手握重兵的皇十四子胤禵在雍正登基后为何不反 ,而是“心甘情愿”的交出兵权?其实,对这种潜在的可能,雍正早已想好了对策:康熙死后,雍正继位,他立即下诏命胤禵将兵权交给自己的大舅哥年羹尧,并命他从西宁火速回京参加康熙的丧事,这一切进行的干脆利落且毫无缝隙可钻,胤禵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就稀里糊涂丢了兵权,调不动一兵一卒,他拿什么去反?(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