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真正考验来了 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或继续恶化

23

  ▲3月30日,人们从美国驻俄罗斯圣彼得堡总领馆前走过。俄罗斯外交部3月29日宣布,将驱逐60名美国驻俄外交官并关闭美国驻圣彼得堡总领馆,以作为对美国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回应。

进入4月,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街头的冰雪日渐消融。不过,俄与美国、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关系并没有回暖的迹象。“英国同行玩过火了”,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2日的一句话,表达了俄对西方国家的不满与愤怒。

不久前,包括英国在内,美国等西方国家及其盟友、伙伴合计20多个国家集体“站队”,驱逐150多名俄罗斯外交官。其中美国出手最重,驱逐60人,并关闭俄驻西雅图总领馆。这些国家支持英方立场,认定曾为英国充当间谍的俄罗斯前特工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女儿3月初在英国街头“中毒”,俄方“极有可能”应承担责任。作为回应,俄方驱逐60名美国驻俄外交官并关闭美国驻圣彼得堡总领馆。

俄西关系或继续恶化

在美国宣布驱逐60名俄罗斯外交官当天,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只有在俄罗斯成为“更负责任”的伙伴之后,美国才可能与俄罗斯改善关系。

俄外交部下属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瓦列里·索洛韦伊认为,目前西方与俄的对抗行动都在惯性推动下向前发展,如想扭转这一势头,双方均需设法停止这种惯性的作用。但在今年年底前估计双方不会做出“刹车”举动。这是因为俄当局忙于5月组建新政府,6至7月举办世界杯足球赛,9月及10月俄很多地区要举行州长市长竞选,今年11月美国国会也要进行中期选举,因此俄与美国今年难以为缓和矛盾采取实质性举措。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信息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认为,从美国的最新行动来看,美国和俄罗斯关系恶化的可能性还很大,美国政府正在沿着这样的方向前进。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尤里·什维特金说,美国呼吁英国不要就“斯克里帕尔案”与俄进行联合调查,不要把毒剂样品交给俄罗斯。这表明美国是在蓄意挑衅,也再次证明了美国外交的虚伪,即口头上表示愿意和俄罗斯合作,实际上则让形势恶化。他表示,美英驱逐俄外交官在很大程度上是向与俄罗斯断绝外交关系方向迈出的一步。这一由美英单边发起的对抗不利于世界稳定。

▲资料图:斯克里帕尔和女儿(拼版照片)▲资料图:斯克里帕尔和女儿(拼版照片)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安德烈·安东诺夫说,不久前俄美两国总统通电话,通话内容是建设性的,给人以改善两国关系的希望,但是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行动与这次通话的精神相违背。时间会证明美国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

双方仍保留回旋余地

对于未来局势发展,俄罗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认为,俄与西方国家未来的对抗未必会持续上升,目前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俄罗斯,对于公开升级对抗都不感兴趣,更不要说扩展到军事方面的对抗。不过,俄与西方的关系将非常复杂,这一点显而易见。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贾巴罗夫说,特朗普作出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决定是因为受到了强大的国内批评和压力,原因是他祝贺普京获得大选胜利,并且在为和普京会晤作准备。他被迫表明自己不是俄罗斯的朋友。不过,这一波对抗浪潮最终将逐渐下降,因为没有俄罗斯,所有重大的国际问题都难以解决。

索洛韦伊认为,在纷争持续的情况下,俄与西方国家仍会就一些亟待解决的国际问题进行协调或合作。例如联合国主持的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仍愿得到俄方协助,德国、法国仍在与俄罗斯和乌克兰磋商重启旨在解决乌克兰东部问题的四方会谈,法国总统马克龙将于今年5月访俄并出席圣彼得堡经济论坛,美国的盟友日本、韩国没有追随西方驱逐俄外交人员。俄与西方尚有回旋余地以维持必要关系。

▲俄罗斯总统普京▲俄罗斯总统普京

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外长海科·马斯1日表示德方希望继续与俄罗斯保持对话,并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马斯在接受《图片报》采访时说,尽管在过去几年中俄罗斯的行为导致双方缺乏互信,德国仍然需要俄罗斯作为伙伴解决地区性冲突、推进裁军,并将俄罗斯视为多边主义的重要一方。

俄著名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学术委员会主任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说,如果仅仅是相互驱逐外交人员,不会产生什么重大影响,按国际惯例被驱逐外交人员的国家可派新的外交人员接替被驱逐者,对方国家是否接收将视局势变化而定。目前的外交战并非“冷战”,真正的“冷战”行动是彼此动用更加多样的手段相互遏制,争取向敌对方施加其难以对等回应的压力,对外交机构出手并不能产生有实际意义的遏制效果。

俄专家担忧经济制裁

卢基扬诺夫说,俄美在外交战领域还有不少牌可打,但需着意防范的是,美国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如果美国动用金融手段反俄,例如冻结俄在美国的某些账户,没收俄在美资产,使俄银行无法使用“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结算系统,则这些措施的影响会比单纯外交战的施压力度大得多。如果俄与西方的此轮纷争加剧,西方对俄制裁的力度有可能发展到数年前伊核问题未解决时德黑兰所受制裁的严重程度,到那时或许应考虑俄与西方争端是否已带有“冷战”意味。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CNN)▲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CNN)

索洛韦伊也指出,与目前的外交战影响相比,如果西方国家接下来联合加紧对俄经济制裁,例如对俄石油出口实施禁运,完全禁止他国购买俄国债,阻断俄引进国外技术,这将给俄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西方可能已开始对这些举措进行考量。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马克西姆·布拉捷尔斯基认为,驱逐外交官也是一种制裁,在实施对俄制裁时,西方对合法性、证据根本不屑一顾。不排除西方可能采取某些新的行动,比如在金融、投资、技术转让等俄罗斯敏感的领域对俄实施新制裁。

谈到俄罗斯可能采取的行动,布拉捷尔斯基表示,俄罗斯有硬实力,但是目前的情况派不上用场,俄缺乏经济或其他方面的反制手段。俄将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作出回应,但普京更多的精力将聚焦解决俄国内问题,在外交上,将避免使当前的情况进一步激化。即使在当前西方国家非理性的情况下,俄对外政策还是要保持理性。(来源:参考消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