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清明烧纸陋俗的历史

13

我从小生长在城市,对种种民俗接触不多。记得有一年同院有位老人去世,他家连夜传出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原来是用锤子敲击一管状铁铳,在大叠白纸上铳出一排排圆边方孔的纸钱来。孩子们看了,殊觉新鲜。——不过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城市里移风易俗,烧纸活动只发生在郊外墓园。

后来移居远郊卫星城,这里繁华程度不减市区,但路边烧纸却成了一道特殊风景。尤其是清明前后,或夏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十月初一(“送寒衣”),入夜时分,几乎每个路口都火光熊熊、烟气缭绕,空气扒一扒清明烧纸陋俗的历史里弥漫着刺鼻的焦纸味儿……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烧纸习俗由来久远,但显然不是三代古制,最早也早不过蔡伦发明造纸术的东汉年间。学者考证说,在汉代,逝者多以真钱陪葬,但常遭盗掘。至魏晋时,人们试着以纸钱取代真钱,倒也符合先贤的“节葬”主张,算是一种“丧葬革新”吧。

到了唐代,清明上坟烧纸钱已成风气。白居易诗中即有“清明寒食纸钱飞”之句。传至宋代风气更盛,史载宋仁宗“驾崩”时,京师“虽乞丐者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洛阳军民则举城号泣,“纸烟蔽空,天日无光”。

扒一扒清明烧纸陋俗的历史古代学者已注意到该习俗带来的巨大资源浪费。明人李濂写过一篇《纸说》,总结了浪费纸张的四大现象,其中便有烧纸钱。他说,江浙一带的纸张贸易,车载船装,几乎一半是“冥纸”。“十室之邑,数家之村”,也必定有卖纸钱纸马的店铺。至于焚纸活动,则庙坛祭祀、斋醮墓葬,随处皆有,无时无之,言之令人痛心。

其实宋代名臣廖刚发声更早。他在《乞禁焚纸札子》中,力陈禁止烧纸的必要性,说“凿纸为钱”、焚化祈福的作法,“不知何所据依”,无非是“荒忽不经之说”。他从国家经济的角度分析说,连年战争,农田荒扒一扒清明烧纸陋俗的历史芜,然而受利益驱使,“南亩之民”十分之四都转而从事造纸业。造出的纸张“连车充屋”,却在瞬息间付之野火!此类习俗既有害于经济,又无补于教化,理应下令禁绝。

翻翻史书杂著,明白人还有不少。如唐代的颜真卿、张籍,宋代的欧阳修、杜衍、韩琦、钱若水、程颐等,都曾抵制烧纸钱。不过古人虽已触及资源浪费的弊端,却还没有环境保护的明确意识。

其实无论古今,造纸都要消耗大量竹木材料及净水资源。而现代造纸业所产生的“黑液”,更是污染环境的凶残杀手。何况烧纸所产生的烟霾,令本不容乐观的空气质量雪上加霜。可以说,烧纸活动纯属陋俗,有百害而无一利!

古人早已指出:鬼神若无知,烧纸钱又有何用?若有知,定会认为你在“慢神欺鬼”。——也是,你花几十元买来花花绿绿的冥币,“面值”动辄上亿,这不是“欺慢”是什么?你在心中盘算着“性价比”时,对逝者又何尝有一丝诚敬之意?

扒一扒清明烧纸陋俗的历史祭奠的本质原是寄托对逝者的思念,借以使生者获得心灵的慰藉。那么究竟怎样做才合宜?我以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一段议论,很值得斟酌参考。他借宝玉之口,让人传话给因烧纸受到斥责的藕官说:“以后断不可烧纸钱。这纸钱原是后人异端,不是孔子遗训。以后逢时按节,只备一个炉,到日随便焚香,一心诚虔,就可感格了。……随便有清茶便供一钟茶,有新水就供一盏水,或有鲜花,或有鲜果,甚至荤羹腥菜,只要心诚意洁,便是佛也都可来享。所以说,只在敬,不在虚名。”

勿以“小说家言”而轻之,曹雪芹比咱们许多“现代人”都明白得多。(来源:新浪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