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非“国母”到杀人魔 权力让她最终辜负了时代

16

今天环环要写的这个人,她人生的每一个关键词,都足够拍成一部电影:爱情、成长、从政经历、跌落神坛……应该没有几个人的人生如她一般跌宕起伏。时代赋予了她斗争的使命,她为了国家和自由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与爱情,却最终又辜负了时代。

她叫温妮·曼德拉,南非反种族隔离斗士,“南非国父”纳尔逊·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那个让纳尔逊·曼德拉一见钟情却又倍感孤独的女人。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昨天,她去世了,享年81岁。而关于她的一切,终于到了盖棺定论的时候。

为南非人民奋斗了一生的纳尔逊·曼德拉有过三个妻子。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他的初恋,名叫梅斯;第二任妻子便是温妮,他与温妮一见钟情;和温妮离婚后,80岁的曼德拉娶了53岁的女友格拉萨,格拉萨是他的晚年知己。

曼德拉和温妮相遇时,39岁的曼德拉刚刚离婚。妻子梅斯因为受不了曼德拉总是搞政治活动,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但温妮与梅斯不同,她对政治充满了热情。

温妮出生于一个黑人教师家庭,曾在约翰内斯堡一所社会工作学校读书,毕业后,19岁的她放弃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勇于打破传统,进入约翰内斯堡附近黑人镇区一家医院做社工,成为南非医院的首位黑人医疗社会工作者。在做社工期间,她开始参与政治活动,并加入了非国大(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南非最大的黑人民族主义政党)。

温妮欣赏并赞同黑人领袖曼德拉所领导的反种族歧视斗争,所以当曼德拉说出要娶她时,温妮的感觉估计就像是偶像向粉丝求婚吧。

曼德拉确实是爱温妮的,他曾在自传《漫漫自由路》中回忆:“我说不准是否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当时确实是第一次见到温妮就想让她做我的妻子。”

但他们的爱情因为曼德拉的特殊身份而变得相当“非主流”。

1958年,22岁的温妮嫁给了比自己大18岁的曼德拉。当时,曼德拉正在接受“叛国罪”审判,取保候审时间只有4天,传统婚礼才进行一半,曼德拉就被带回法庭受审。在此期间,曼德拉要想见温妮,只能乔装打扮偷偷见面。

1963年,曼德拉被判入狱,他和温妮的婚姻被迫有名无实。而这段时间,长达27年。

温妮被当局限制,很难见曼德拉一面,俩人关系的维系,全靠曼德拉按狱中规定每隔半年寄回来的仅500字的信。

曼德拉在信中写道:“婚姻的真正意义不仅在于互相爱恋,而且在于相互间的永恒的支持。这种支持是摧不垮的,即使在危险关头也始终如一。”

或许是因为有曼德拉的精神支撑,温妮并没有被苦难打倒,反而是苦难造就了她。

曼德拉被关押期间,温妮一边带着两个孩子,一边承继夫志,继续坚持反种族隔离斗争。因为她的政治活动,南非当局禁止她就业、社交、出版,她曾多次遭到软禁、拘留、单独关押。有时候警察晚上会破门而入将她带走,留下无人看护的孩子们。

她还被流放至偏远地区8年,在那里,她的住所甚至遭到燃烧弹袭击。但这一切都没有令她屈服,没有收入的她,艰难地抚养着两个孩子,而且她还违抗禁令,在当地开办学校、建立公益服务设施,鼓励当地居民开展自力更生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组织大罢工……她的斗争从未停止。

她的坚毅、勇敢赢得了南非人民的尊重与爱戴,他们称她为“国家的母亲”。如果说曼德拉成了神,她则成了与神同行的女人。

1990年2月11日,被囚禁了27年的曼德拉终于被释放。温妮迎接他出狱,他们时隔多年再次相遇的那张照片成为了经典↓↓

曼德拉出狱时已经72岁,他的中年岁月献给了国家,而温妮的青春献给了他。

曼德拉对温妮是有亏欠的。1994年,南非成功废除种族隔离,非国大赢得大选,曼德拉成为首任黑人民选总统。为了弥补温妮,曼德拉给了她艺术、文化和科学技术部长的位子。

但曼德拉没想到的是,痛苦与磨难没有拆散他们,名利和地位却让他们分道扬镳。

这20多年间,温妮在一点点地改变。有观察者称,那8年流放生活成了温妮人生的转折点。那段时间她饱受警察骚扰,还曾遭到背叛,她要坚持下去,只能依赖权力。

权力令她沉迷,也令她性格中的另一面被激发出来。她变得专横跋扈、无情和好斗。

这一点,并没有在曼德拉出狱之后有所改善,反而变本加厉。她居功自傲,为自己谋求若干公职,并以职权之便谋求私利。

最让曼德拉无法忍受的,是温妮的暴力事件。

曼德拉被关押期间,温妮一直坚持反对种族隔离政策,她自己也饱受种族隔离之苦,于是1988年,她成立了“曼德拉联合足球俱乐部”,俱乐部成员都是她的黑人保镖。名为“足球俱乐部”,实为“恐怖主义黑帮”,经常拷打并害死那些被白人收买的黑人叛徒。

曼德拉出狱后,采取“不反对白人,只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温和政策,这让温妮无法认同。

她没有解散她的“俱乐部”,政见与曼德拉渐行渐远。

她的俱乐部也犯下诸多不可原谅的罪行。1991年,温妮被控绑架一名年仅14岁的黑人少年激进分子,被判入狱6年,后改判罚款;1993年,温妮又因涉嫌绑架4名黑人青年而被判刑。

温妮曾接受采访说:“让我变得这么残忍的原因是,我知道要恨什么。”

1996年3月,曼德拉与温妮起诉离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温妮传出与一名29岁的保镖有私情。

曼德拉在法庭上说:“即使全宇宙都试图说服我与被告(温妮)和解,我也不会。我决定解除这段婚姻。”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讽刺,这对苦难夫妻的婚姻在苦难结束后,走到了尽头。

在那之后,温妮还多次被指控。

1997年,30个证人指控她操纵了在索韦托发生的几起谋杀案;1999年,温妮的保镖指控她至少两次指使他们杀人;2003年,她因腐败和窃取葬礼基金,被判3年6个月的缓刑。

当初带领国家走向光明的一国之母,就这样一步步地走下了神坛。

但温妮并没有放弃从政。2009年她重回公众视野,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并于2014年连任。

她尝到了权力的甜味,就无法再放弃。执著的信仰可以成就一个人,膨胀的权欲也能迅速地毁灭一个人。

还记得那个勇士杀了恶龙之后自己变成恶龙的故事么?生活的悲剧之一,就是我们可能变成自己所憎恨的那样。(来源:新浪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