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前副局长为辩护费众筹 他到底是多缺钱?

15

前几天,前FBI副局长为跟政府打官司发起了众筹。

上个月中旬,FBI前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在距离正常退休仅剩26小时的时候,被特朗普给开了,以不太体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20年的职业生涯。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安德鲁声称,特朗普迫不及待地解雇他,是因为自己是“通俄门”调查的重要证人。

29日,安德鲁在众筹平台GoFundMe上发起众筹,希望用筹集的资金弥补政府调查时可能出现的辩护费用。

安德鲁筹集资金的目标原本为15万美元,后来由于募集势头太猛而提升至25万美元。

截至目前,筹集金额已经超过50万美元,他表示多出的资金将会捐献给慈善机构。

安德鲁到底是多缺钱才靠众筹打官司?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安德鲁声称自己被解雇后退休金可能会遭削减。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道,自2003年以来,安德鲁一直在联邦调查局担任不同的职务。2015年至2017年期间,安德鲁的平均薪水高达15.7万美元。

而事实核查网站FactCheck.org在对安德鲁提交的财务报表进行分析后发现,除了薪水以外,他还有几个共同基金账户,其中包括大学储蓄账户和退休基金,其投资账户总值在287000美元到880000美元之间。

根据公共财产记录,安德鲁在2006年以71.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他们在北弗吉尼亚的家,随着当地房价暴涨,它的价值已远远超过当时。

而最新的人口调查报告显示,安德鲁现在居住的房屋位于全美最富裕的劳顿县。

简而言之,即便安德鲁的退休金会缩水,他也不差钱儿,更不缺钱打官司。

不过,在美国真的没钱打官司该咋办?

这就要说到公设辩护人制度了。

美国于1914年创立了公设辩护人制度,即具有国家公职人员身份的专职辩护人为贫困者提供辩护服务。

据《卫报》报道,公设辩护人被认为是法律界最难的工作之一。长期以来,美国公设辩护人制度一直受到资金不足和案件过多的困扰。

在弗罗里达州,2009年每名律师负责的重罪案件超过500起,轻罪案件超过2225起。

根据美国司法部数据,2007年,约73%的县公设律师事务所所负责的案件都超过了最大建议上限,即重罪案件150起、轻罪案件400起。

这意味着穷人收到的辩护服务质量远低于那些不差钱儿的。

同时,公设辩护案件的重压也让辩护律师履行其核心职能——对相关指控进行事实调查。

在华盛顿州提起的诉讼中,公设律师在每件案件上花费的工作时间不到1小时。

而这种状况也会导致审判的拖延。最终,约50万审前被拘留者只能年复一年地坐牢,直到被判有罪。

虽然公设辩护人制度的资金在各州各不相同,但大部分地区都资金紧张。

而密苏里州、肯塔基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地区实施了“限制性服务计划”,意味着公设辩护人可以拒绝接手新案件,法院可以收回一些曾经免费的服务。

比如,在密歇根州的阿勒根县,一名承认伪造止痛药处方的被告需要向法庭支付1000美元的费用。

一位法庭官员称,其中500美元是向公设辩护律师支付的费用,另外500美元用于县法院的经营,包括员工的薪水、电器、电话、复印机和员工健身房等。

此外,公设辩护制度的缺陷也将有色人种进一步推向边缘。

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家阿列克谢斯·哈里斯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采访时表示,那些最有可能面临逮捕的穷人往往是有色人种。

“他们往往是有色人种,非裔和拉美裔美国人。他们往往高中辍学,或为精神病患者、滥用药物。这些人在我们的社会中已经是非常贫穷和边缘化的人,然后我们对他们施加这些财政处罚,并期待他们定期付款。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据《卫报》报道,2011年,非裔美国人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2%,但却构成了因财产犯罪被捕人群中的30%,以及因暴力犯罪被捕人群中的38%。

面对公社辩护人制度所带来的问题,这个群体首当其中。

同时,这些问题也引发了大量的诉讼。

2015年,在格鲁吉亚的一项诉讼中,辩护人与其“客户”达成了一项协议。于是公诉人员翻了一倍,律师也被要求在三天内与他们的客户会面。

美国司法部后来也提交了一份支持该诉讼的声明。不过,想要彻底解决问题,恐怕还得费些时日。

当然,你也可以试试众筹。

来源:新京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