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上的绝望之岛:近8000难民滞留 进退维谷

21

说起希腊的小岛,或许大部分人想到的是碧海蓝天和蓝顶白墙的小房子。

但是,在爱琴海东北部,有一座绝望之岛——莱斯沃斯岛

莱斯沃斯岛是难民通往欧洲大陆的中转站,这些难民主要来自饱经战乱的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

他们通常都是挤在一艘小船上漂洋过海而来,有些人在长途跋涉中遇难,幸运儿则能登上小岛。

如今,他们在登岛后脱下的救生衣已经堆积如山了。

2016年,欧盟与土耳其签订协议,该协议旨在切断难民们横穿爱琴海的路线。

根据协议,如果庇护申请被幸运地接受了,申请者将被送往希腊大陆。如果两次申请均被拒绝,申请者将被遣返回土耳其。

随着进入欧洲大陆的门槛不断抬高,如今,越来越多的难民被滞留在莱斯沃斯岛上。

他们不愿回到已经离开的家园,但又无法前进,只能呆在岛上寻求进入欧洲的机会。

但是,似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接受他们,而希腊当局的筛选过程冗长而又缓慢,以至于他们的生活日益艰难。

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莱斯沃斯岛上的难民人数超过7800名。

其中,最大的难民营——莫里亚难民营中有5500名滞留者,远高于难民营2500人的可容量。

在难民营生活是种怎样的体验呢?

据报道,当地难民的生活堪比集中营。

ABC记者在探访时发现,营地被铁丝网围起来,帐篷和集装箱紧紧相连,它们之间只有狭窄而又泥泞的通道,入口的墙上写着“欢迎来到监狱”。

生活在营地的难民们表示,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季,断电、食物短缺和热水不足也是家常便饭。

他们常常冒着寒风在户外洗澡,浴场遍地都是塑料袋和沐浴液瓶等垃圾。

有时候,他们不得不在帐篷里生火取暖。而就在去年,三名难民因此中毒死亡。

此外,冲突和斗争常常爆发。暴力、盗窃和强奸是永远的威胁。

来自阿富汗的阿米尔在莫里亚呆了11个月,最后找到了一份工作而幸运地留在了莱斯沃斯的首府。他在接受时报采访时说:

“这不是人呆的地方,警察无法控制营地。”

而来自伊拉克的工程师Samir Alhabr认为营地是“非常危险的地方”,他曾在战火连天的国土亲眼目睹了许多残忍的杀戮,但营内生活反而增加了他的创伤。

他变得易怒、反复想起创伤性事件、幻听、失眠、做噩梦、记忆力衰退,甚至出现自杀倾向。

营地医生认为他可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为了生存,一些人试图建立正常的生活秩序,比如翻修教堂、打打排球、找找工作。

为了便于处理和沟通,当局也试图按国籍对难民们进行分组并发放欧盟提供每月90欧元(约合人民币(专题)690元)的津贴。

其实,莱斯沃斯岛只反映了希腊难民问题的冰山一角。

过去两年,超过一百万的难民试图通过希腊前往欧洲,而希腊则一直在庞大的移民数量和摇摇欲坠的国内经济之间捉襟见肘。

三年前,欧盟就承诺会把滞留在希腊的6.64万难民安置到其他成员国,并在去年启动了390万欧元的紧急资金支援希腊。

然而,安置速度远远落后于计划,目前仍有超过6万难民被困在希腊。

在雅典2004年举办奥运会的场馆中,密密麻麻的难民帐篷大约容纳了1600名来自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的难民。

欧盟政策官员Miltos Oikonomidis指出,希腊需要减少涌入的难民,有些人并不是为了逃离战争,而是为了寻找机会和自由。

也不知道,在保守主义席卷全球的今天,这些难民们该何去何从。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