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破获特大跨境卖淫网:百人运营 年营过亿

57

▲团伙位于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窝点,成员主要利用手机工作。深圳市公安局供图

2017年12月12日15时,湖南人李某在马来西亚槟城被马来西亚警察拦下。同时赶到的,还有中国深圳警方。

此前,深圳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已在马来西亚蹲点守候40余天。对于深圳警方突然出现,李某深感意外,“本以为在境外组织卖淫会更加安全,公安机关不会打击到我们。”

李某是一起跨国网络组织卖淫案的主犯之一。专案组成员介绍,团伙以长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为遮掩,自2015年起搭建4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并陆续安排一百余名团伙成员在马来西亚进行经营管理。他们还组织招募大批卖淫女,在广州、深圳、长沙等地从事卖淫活动。

2017年12月12日,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协调下,马来西亚警方对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进行拘捕。同时,公安部指挥广东、湖南等地警方同步展开收网,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49名,冻结扣押涉案资金及财物合计3000余万元。

经专案组对该团伙财务账号和资金梳理发现,仅2017年,该团伙利用互联网组织实施卖淫嫖娼活动的营业额达1亿元人民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深圳警方查获该团伙大量手机。新京报记者宋超摄

为逃避打击向境外转移

2017年9月22日,深圳市公安局接公安部交办的专案线索,要求对一境外组织卖淫犯罪团伙进行侦查。犯罪线索与深圳市公安局正在侦办的罗湖“尊龙”网络平台组织妇女卖淫案等3宗案件恰好重合。

以此为突破口,公安人员发现,有人利用网络进行有组织的卖淫活动。而所有线索都将幕后操纵地点指向马来西亚。

办案民警介绍,被抓获前,31岁的李某在马来西亚过得相当滋润,酒池、夜场,生活奢靡。他用组织卖淫嫖娼的违法所得,购买了证券基金、豪车及大量房产,仅2017年就购买6栋高档住宅和别墅。

  “他每个月要给妹妹10万块零花钱。母亲过生日也要安排人送10万块当礼物。”一名办案民警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李某还为多个女朋友购买名表奢侈品;出入夜场时,一瓶名酒动辄上万。


如果没有组织卖淫嫖娼的违法生意,李某不会是个有钱人。他文化程度不高,2002年在老家湖南中专毕业后,曾短期从事家教工作。后经人介绍,他开始迈入色情行业,从帮人算账做起,逐步干起介绍卖淫、哄骗拉拢女孩卖淫的勾当。他发现“这行来钱快”,没多久,便靠着这些非法营生赚取大量财富。

2014年以来,随着各地公安机关对卖淫嫖娼行为打击力度不断加大,许多卖淫团伙都将生意从线下向线上转移。
  ▲该团伙主要利用微信群组织卖淫活动。深圳市公安局供图

李某也不例外。2015年,他与湖南同乡刘某龙在长沙成立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以此为遮掩,先后搭建起SZ、OK、AA/AK、CH四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并招募大批女孩在珠三角地区从事卖淫活动。为了逃避国内警方的打击,李某等还将微信平台的幕后操作人员转移到境外。

经过缜密侦查,办案人员发现,100多名微信组织卖淫平台的境外运营人员长期在马来西亚活动,分别被安排在吉隆坡、槟城两座相距400公里的城市内。他们集体租住在当地的高档别墅或公寓里,既在其中“工作”,也在其中生活。

 团伙租住高档别墅“反侦察”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蔡承荣介绍,这些微信组织卖淫平台经常伪装成“养生spa互帮工作群”、“姐妹交流群”等名目活动。此外,其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公安机关的侦办和抓捕工作难度很大”。

仅境外管理运营人员就有多种不同角色,包括平台负责人、钟房、财务、行政,以及照顾运营人员生活起居的后勤保障人员。

其中,最高级的是平台负责人。他们是与李某合伙的股东,也是SZ、OK等微信平台总号的使用人。负责人全面统筹所属平台事务,不仅要管理,还要协调钟房、卖淫女及业务、经纪人之间的关系。

钟房是几个环节中最神秘的。办案人员透露,钟房负责各平台上卖淫女的招募、推广,并根据嫖客的需求和反馈调配卖淫女。

警方在马来西亚查获的证据显示,SZ平台运营人员的公寓内,张贴着钟房管理制度、钟房操作手册、钟房工作守则等。各项制度中,明确列出起床、上班的时间,还有 “上班六不准”等“纪律”规定。

  ▲该团伙每个马来西亚窝点墙上,都贴有《钟房工作守则》。深圳市公安局供图

陈某姣是OK平台的一名钟房。她每天的任务,是将女孩们统一修图后的性感照片、视频推送到微信朋友圈、图片软件等各种业务平台,并写明她们的身高、体重、胸围、服务内容等。

为获取高额利润,陈某姣还会为卖淫女量身定做虚假的介绍网页,虚构明星、模特等身份。她还会在女孩的照片下加上“上海某某模特公司推荐”之类的宣传语,而且每个女孩都有艺名。

除了微信组织卖淫平台内部的各种角色,钟房还要与经纪人、业务打交道。两者均是平台的合作人,前者负责为该团伙寻觅卖淫女资源,并收取返点;后者通过发布朋友圈、论坛发帖、发卡片的形式获取嫖客资源,并提供给该团伙,以此赚取好处费。

 ▲该团伙位于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窝点,成员主要利用手机工作。

蔡承荣介绍,在整个组织卖淫过程中,绝大部分业务、钟房、经纪人、卖淫女、嫖客通过网络交往,在现实中互不相识。这是网络卖淫活动的一个显著特征。

“传统打击卖淫嫖娼行动一般能将卖淫女、嫖客及组织卖淫人员一网打尽。”蔡承荣说,但因为网络卖淫嫖娼行为的隐蔽性,警方往往容易抓获下游人员,即卖淫女和嫖客。要想打击业务、钟房、经纪人等幕后运营者,尤其是像本案中潜藏在马来西亚的境外运营者,给警方工作带来不小的压力。

境内财务“人、钱、网分离”

通过多方侦查,办案人员发现,在常驻马来西亚的境外运营人员之外,该团伙在境内也有一批人员参与配合境外运营人员的活动。

除李某、刘某龙等幕后老板遥控、指挥着4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的运行,该团伙还拥有助理、取现人、存现人、招嫖APP研发人员等。正是通过这些角色,嫖资才能辗转流到幕后老板的手中。

“在这些卖淫交易中,嫖资有的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也有的会支付现金。”一名办案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前者由各平台财务直接收取,后者则由卖淫女收取。各平台财务会与卖淫女、经纪人、业务对账并结清各方返点,此后便要将违法利润洗白,并转交幕后老板。

国内几个角色中,取现人负责与境外财务对接,指令后者将违法所得转入“取现银行卡”取现,再将现金交给老板、助理或存现人。而当违法所得需要通过银行转账给老板时,就需要存现人出马,由其到银行柜台进行现金转账,以实现取现与存现的隔离。

“这就实现了‘人、钱、网分离。” 蔡承荣说。

为获取足够的“取现银行卡”,该团伙还有专门的“开卡人”。他们带领团伙雇佣来的马来西亚人到国内各大银行办理银行卡,以转移违法所得。
  ▲深圳警方查获该团伙大量银行卡。新京报记者宋超摄

徐某华就是一名开卡人。据其交代,他曾按照刘某龙指示开车到机场接送外国人,并带领他们到湖南、湖北等地办理大量银行卡。与此同时,他还要为外国人购买手机、电话卡,“用电话卡注册微信,再用微信绑定银行卡”。

除了各种办卡业务,徐某华还要负责这些外国人的住宿、吃饭、唱歌等娱乐项目,所有花销均由其承担。此外,他还要向外国人支付每天600元人民币的“酬劳”。等一切办好后,再将他们送回马来西亚。

办案人员转战多地,境内境外同时收网

2017年10月,深圳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李某、刘某龙等组织卖淫嫖娼活动展开侦查。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警方摸清了该团伙的组织架构、层级关系,掌握了其“线上组织、线下实施”、“境外指挥、境内实施”的作案手法。

蔡承荣介绍,这个团伙成员反侦查意识很强,做事非常小心。他们不仅频繁更换境外窝点、联系方式,还分散在广东的河源、东莞、广州、惠州、深圳,湖南的长沙、岳阳以及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槟城等多地。尤其在境外,团伙成员特意租住在高档封闭的小区或别墅内,很少外出,给侦查工作带来挑战。

2017年12月上旬,公安部治安局派员率专案组赴境外开展工作。根据前期侦查和研判,专案组将李某的落网定为信号。一旦信号发出,境外9个犯罪窝点、境内广东、湖南三地同时收网。

  12月12日,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协调下,马来西亚警方对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进行拘捕,同时公安部指挥广东、湖南等地警方同步展开收网。仅行动当日,便抓获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149人。


经过驻马大使馆与马方的大力协调,2018年1月6日,公安部率领深圳公安局152名押解警力乘坐专机赴马来西亚,将该犯罪团伙的65名犯罪嫌疑人顺利押返回深圳。随着专机在大雨中于深圳宝安机场降落,这起2017年公安部直接指挥交办的部督重点案件取得丰硕成果。


▲1月6日,深圳警方将涉嫌跨国组织卖淫的犯罪团伙65人押返回国。深圳市公安局供图

截至发稿,警方共查获该团伙提现卡114张。经对其财务账号资金梳理,仅2017年以来,该团伙营业额便达到1亿元人民币。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张佐良副局长表示,中国警方对黄赌违法犯罪活动特别是团伙犯罪始终坚持露头就打、除恶务尽,不断创新机制战法,持续加大打击力度,突出打击黄赌犯罪的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和幕后“保护伞”,犯罪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也要一追到底、坚决绳之以法!

据其介绍,此案是近年来公安部指挥侦破的一起线上线下勾连实施、技术团队专业运营、跨国组织卖淫犯罪的突出案例,是一次中外警务合作的优秀范本,为深化打击同类案件积累宝贵经验,充分展示中国警方打击涉黄犯罪的决心和能力。公安机关将继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斩断跨境跨区域黄赌犯罪的“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和“利益链”,为净化社会风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重案组37号了解到,目前该团伙第一批59名嫌疑人,已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深圳警方查获该团伙大量银行卡、手机、电脑和账单。新京报记者宋超摄

新闻来源: 重案组37号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