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将普德蒙特收捕!是德国帮西班牙狠出一口恶气

85

图:德国新明斯特监狱大门前,众多媒体在等候押解普德蒙特入狱的囚车出现。

欧浪时评3月27日马德里(柳传毅)  德国北部新明斯特地方法院宣布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分离政客普德蒙特临时收监,这一临时羁押直至欧洲通缉和引渡程序完成前。领导了加泰罗尼亚分裂运动的加泰大区政府前主席普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于周日上午在从芬兰返回流亡国家比利时的途中,在德国基尔市公路上,被执行西班牙法院欧洲通缉令的德国警方逮捕,此后移交新明斯特法院,地方法庭昨天完成了对普德蒙特的初审,以“在引渡前带有潜逃风险”为由将普德蒙特临时收监。

此后的步骤是,德国司法系统将针对普德蒙特在西班牙犯下的“叛乱、煽动暴乱和滥用公权”等罪行从德国刑法里寻找对等罪行定义,一旦答案为“是”,普德蒙特将被引渡回西班牙。德国检察官称,是否将其引渡的决议可以“在数天到几周内出现”。多数分析认为,普德蒙特被引渡回西班牙不会有疑问。

昨天,德国默克尔政府发言人Steffen Seibert对媒体称,普德蒙特在德国被捕“不影响到两国当前的友好关系”,而普德蒙特案应该“以西班牙法律为解决基础”。这暗示普德蒙特须被引渡回西班牙审理。

德国不解释普德蒙特为何是在德国被捕

在昨天的新闻会上,德国内政部长被媒体问及“为何普德蒙特是在德国被捕?而被捕前也曾穿过丹麦时却没有被捕?”德国内政部长对此不予置评。这个提问实际上突出了德国在这次收捕事件里的微妙性。

普德蒙特是上周五在芬兰出席完一个会议后,在返回避难地比利时时于周日上午在德国公路上被捕。从普德蒙特的返程路线看,是从芬兰乘15小时渡轮,于周六上午左右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再驱车穿越丹麦南部,抵达丹麦-德国边境公路,这段路程大约1200公里,也即说起码十个八个小时的行程。

需注意的是,西班牙最高法院在周五早上激活欧洲通缉令,这一全欧通缉令可在半小时内通报到全欧各国检察机关,而依据协约,所有成员国包括芬兰、瑞典和丹麦均有合作逮捕一个欧洲通缉犯的义务,但微妙的是,普德蒙特有一整天多时间奔赴从芬兰-瑞典-丹麦之间的路途上,却没有被三国警方逮捕,但在越进德国公路不过三十公里之际,也即入境德国才十来分钟后,立即被德国警方逮捕。

这就突出德国在此事件的微妙性,因尽管可以说以上三国警方无能,眼皮底下放走了普德蒙特,但一个事后被披露的细节是,西班牙情报局从普德蒙特出发芬兰时即布置紧密监控,甚至是“他的每一厘米移动都在掌握中”,等于说,西班牙如何要让普德蒙特在芬兰、瑞典还是丹麦被捕,只要把普德蒙特行踪向三国警方“吱”一声即可,但西班牙情报局却没有吱声,而是等到普德蒙特进入德国才数分钟之际,立即被德国警方逮捕。

显然,这不是北欧警方够窝囊,而是西班牙有计划地不愿意普德蒙特在北欧落网,而是刻意等候普德蒙特落进西班牙和德国布下的伏击圈内,也即说,让普德蒙特在德国被捕。

为何这样做?因西班牙深知,诸如芬兰曾自称在周五收到西班牙的欧洲通缉令后,曾在芬兰码头、机场到处“搜刮”普德蒙特,但以其说西班牙会给芬兰警方“点赞”,不如说暗地里祈祷千万不要让普德蒙特被芬兰警方“刮出来”,因若如此,这些北欧国家一定以找不到罪行对等理由,让普德蒙特无法被引渡回西班牙。

 

西班牙受尽一些欧洲小伙伴的气

西班牙本次成功将逃亡在比利时五个月的普德蒙特收捕,可谓狠出一口恶气。

为何这样讲?因普德蒙特去年10月底出逃到比利时布鲁塞尔时,西班牙曾受尽几个欧洲好伙伴们的气:一来,当普德蒙特宣布滞留在布鲁塞尔时,比利时移民司马上公开说“我们愿意给他庇护”,这让西班牙觉得普德蒙特早就勾结好比利时一样;二来,在此前的10月1日加泰公投后,比利时首相甚至痛骂西班牙政府像“法西斯”一样用暴力阻止人们投票;三来,比利时曾装模作样地演了一次引渡戏,最后是“找不到对等罪行”,若引渡普德蒙特回西班牙“会遭遇虐待”为由拒绝引渡(辩护律师以西班牙曾虐待“埃塔”恐怖主义囚犯为例)。

比利时不待见西班牙也罢了,但瑞士官方也曾扬言“也会给他庇护”,而丹麦则早在普德蒙特出任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时就关系“火热”,火热到加泰罗尼亚去年10月就要举行独立公投的前几天,让未来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国”驻丹麦“大使馆”揭牌开张。再一个就是芬兰,虽未如比利时、瑞士和丹麦那样露骨地袒护普德蒙特,但允许被西班牙通缉的分裂政客入境出席会议,无疑是故意做给西班牙看的脸色。

因此,在普德蒙特避难比利时这几个月里,西班牙是任由他自由自在往返于瑞士、丹麦和芬兰,因为就算西班牙对这些北欧伙伴提出抗议,极可能是自讨没趣而已,还不如默不作声。所以,这次西班牙耐住性子等到了机会,让真实亲密的德国伙伴将普德蒙特收捕,可谓狠狠出一口恶气。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