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两家新加坡公司涉向朝鲜供应奢侈品

35
联合国安理会去年11月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朝鲜的核武野心。

一份泄露的联合国报告草案指出,两家新加坡公司违背了联合国制裁,向朝鲜供应奢侈品。

这份报告的最终文本已经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它可能在本周晚些时候公布。

新加坡政府称已经知晓该案件,并且已经开始针对可能存在犯罪的”可靠信息”展开调查。

联合国和新加坡都禁止向朝鲜贩卖奢侈品。

过去两年来,由于平壤持续进行核试验和试射导弹,对朝鲜的国际制裁日益加强。

尽管最近传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稍后将于今年会面,但联合国对朝制裁仍将有效。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这几家新加坡公司的违规行为得到证实,人们将质疑在亚洲此类行为是否只是冰山一角。

联合国报告中提到了谁?

泄露的联合国报告重点提及了两家位于新加坡的公司,以及其他的一些亚洲公司。

报告称,两家公司向朝鲜运送了一系列奢侈品,包括葡萄酒和烈性酒。最近的一次是在2017年7月。

由于联合国制裁,自2006年开始向朝鲜贩卖奢侈品的行为即为非法。新加坡的法律也于多年以前禁止向朝鲜出售此类商品。

平壤的一家商店摆放着进口的酒类产品,其中的很多被联合国制裁所禁止。
平壤的一家商店摆放着进口的酒类产品,其中的很多被联合国制裁所禁止。

两家被调查的新加坡公司分别是 OCN 和 T Specialist,它们是有着相同董事的姐妹公司。

两家公司都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联合国报告还称,在2011至2014年间,两家公司通过向朝出售物品获利,”交易额超过200万美元(1.4万英镑)”。这部分受益从两家公司在朝鲜大同信贷银行(Daedong Credit Bank)开设的账户流入 T Specialist 在新加坡银行的账户。

据新加坡外交部,新加坡已禁止该国金融机构向朝鲜提供金融援助或服务以进行贸易。

T Specialist 已向联合国证明,这些资金并非来自于朝鲜,而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并且所涉交易是在2012年之前。

这两家公司还被联合国指控,与在2017年被美国加入制裁名单的柳京商业银行(Ryugyong Commercial Bank)拥有”长期存在并且紧密的联系”,包括所有权关系。

两家新加坡公司称,它们在该银行没有利益。

新加坡
据新加坡外交部,新加坡已禁止该国金融机构向朝鲜提供金融援助或服务以进行贸易。

这两家公司的律师埃德蒙·佩雷拉(Edmond Pereira)确认其公司正在接受新加坡当局调查,但坚称它们没有与朝鲜的实体有任何近期的财务联系、利益或其他关系。

佩雷拉承认他的客户”曾与朝鲜的实体做过生意……那是在联合国制裁生效以前”。

他补充说,两家公司已经”减少了它们在朝鲜的参与”,但是”这些事需要一点时间”。

律师指出,部分问题在于这些制裁预计将由那些通常没有意识到相关法律变化的公司执行。

新加坡与朝鲜贸易

直到去年11月,新加坡才完全禁止了与朝鲜的贸易。在此之前,一些贸易曾获得允许。

联合国报告称,一些 OCN 和 T Specialist 的交易似乎利用了新加坡的金融体系。

报告还表示,成员国有责任确保其银行能对个人和公司开设的账户进行更为”严格的审查”。

BBC 联系了两家在报告中被提及的银行,但两家银行都以新加坡的银行保密法为由拒绝评论。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向 BBC 表示,它们已与联合国就这些案件展开紧密合作。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将会对任何违反扩散融资规定的金融机构采取严厉行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在一份声明中告诉 BBC。

管理局还表示,它希望银行能意识到”利用多重管辖权的幌子公司、空壳公司、合资企业,以及复杂或不透明的股权结构”。

难以捕获的银行

前联合国专家小组成员威廉·纽科姆(William Newcomb)表示,朝鲜正是在寻求利用这些金融漏洞。

“他们做的就是建立一个空壳公司,然后在另外一个地方建立一个公司,在第三个地方建立一个银行,然后再在其它地点进行贸易”,他解释说。

“现在牵涉到多个司法辖区,所以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这就是他们用来打破制裁的手段之一”。

金融犯罪研究人员表示,银行很难抓住这种行为。

“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些资金是从朝鲜来的”,德勤(Deloitte)金融犯罪网络亚太地区负责人蒂姆·菲利浦斯(Tim Phillipps)说。

他补充道,整个东南亚的问题可能大得多。

“在新加坡的环境中,如果你在这个报告中被点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很可能会要求进行广泛的交易历史检查。”

“但是如果你看看东南亚的其他国家,它们大体上都没有一个成熟的系统去预防这些。”

联合国报告强调,与朝鲜做生意的实体可能很容易发现可利用的漏洞,即使在新加坡这样的复杂的金融系统中。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