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张学良忆杨虎城:现在也不明白蒋为何那样对杨

81

杨虎城 资料图

核心提示:对杨虎城我心里难过得很,那杨虎城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他。我不晓得,不能说也不能这么讲,他是蒋先生的意思,还是蒋经国的意思?我也不知道,还是毛人风干的?我不明白,他走的时候,我劝他你不要再回来。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佚名,原题:世纪行过——张学良传,节选

我对我的部下常常说,我说他们的万里长征,我们都是带兵的人,谁能带,谁能把军队带得这样,他跟你走,不都带没了。

中国打内战,我一听打内战我就难过,几天又好了。不但打内战,我后来剿共,我跟介公(蒋介石)讲,就是剿共我也不主张剿,我不主张剿共,是中国人,咱们打什么呢?共产党我们可以谈嘛,所以后来说这个是我的主张,坐下可以谈嘛,不是不能谈的事情,这何必呢,并且我跟蒋先生说,蒋先生对这件事情对我很不高兴,我跟蒋先生说,你跟共产党打,你剿不完,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们没有百姓支持我们,共产党有老百姓支持,我说你也剿不完。

我反对内战,我不愿意打内战,我跟你说这个打内战这很简单的事情,自己打仗,双方面死掉的都是很不错的人,可惜得很,这些人自己内战死了,我是一向讲对外的,何必打这个,打了几天又好了又是朋友了,明天弄别扭又打了。

所以蒋先生这个人啊,现在他已去世了,他那个时候他就是用我们这些杂牌军队,他是一斧两砍。这个事情没人不明白,可是我这个人我也明白,你让我干我就尽量地给你干,那么我就劝他,为什么剿不了呢?……比方说我们,弹药消耗是你自己,没人给你补充,经费也消耗你自己的,也没有人给你补充,所以人家谁也不给你卖力气,那你怎么剿,你军队他不卖力气,军队打仗他敷衍你,他也不真打,他不是兵不真打,他是那带兵(军)官不真打,你有什么法子,所以这种情形你们都不懂的。

(注:张学良很快与杨虎城达成了停止内战的共识。然后就开始在陕北前线寻求与共产党的接触。1936年4月9日,张学良与周恩来在当时还在东北军控制下的延安这座天主堂里展开了历史性的会谈。)

周恩来这个人我很佩服,很佩服,这个人很佩服,他也佩服我,我们俩也没有谈多少,简单说,他说我,我也拿这话(说他),他反应很快,就说几句话就明白了,用不着罗罗嗦嗦说很多事。

(注:南京中山陵,1936年12月26日中午,蒋介石自西安脱险归来。两个小时后,张学良由宋子文陪同也到了南京。)

宋子文问委员长会不会枪毙我?(宋子文对我说)不会!不会!因为明天就要军法会审了。

(注:当时担任军法会审审判长的是曾经在江西举兵讨伐袁世凯的李烈钧,字协和。)

军法会审是谁,是李协和,我问他,我说我问你一句话可以吗?他说可以,我说你当年在江西那么样,你为什么反抗袁世凯。

(注: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

我们东北人没有人不想抗日的,你就不知道那个日本人压迫我们的情景。

对杨虎城我心里难过得很,那杨虎城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他。我不晓得,不能说也不能这么讲,他是蒋先生的意思,还是蒋经国的意思?我也不知道,还是毛人风干的?我不明白,他走的时候,我劝他你不要再回来。

不要再回来,回来没有好处,就像我,我的没死,完全是蒋夫人帮我,蒋先生是要把我枪毙的。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