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泼洒事件连发 同样手法相反诉求

171
急统派团体在日台交流协会前抗议,之前有该派人士持红色液体泼洒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大门口的招牌。

在台湾,表达自己的自由意志,可以透过集会游行抗议。然而近来,台湾的集会游行,不论统独两派人士,都出现罕见的泼洒举动。

7日下午,位于台北市内的日本台湾交流协会,突然出现数名男子,他们持红色液体泼洒大门口的招牌。协会立即联络警局,在一小时内清理完毕,随后逮补了反日的台湾男子。

台湾外交部与日台交流协会两方对此表示高度遗憾。泼红液体的极端统派反日团体翌日再度于协会门口前集合。台北市警方出动120多名警力,在协会前严阵以待。

泼洒事件的起因,是由于日前一艘台湾渔船“东半球28号”出海时,被日方认定进入日本专属经济区,而遭水柱驱离。事后台湾外交部与渔业署也证实该船确实“违规在先”,但已就水柱驱离是否适当一事向日方交涉。

该统派团体声称,日本一向就是“柿子挑软的吃”,只敢欺负台湾渔船,不敢得罪大陆渔船。甚至也批评蔡英文政府,如果无法保护国人同胞,建议台湾直接给中共解放军统治,随即在抗议现场放起义勇军进行曲。

模仿效应
日本台湾交流协会招牌被泼洒红色液体。
日本台湾交流协会招牌被泼洒红色液体。

然而,这样情形不是统派独有,在日前台湾“二二八”纪念日时,一群支持台湾独立的学生向桃园慈湖的蒋介石灵柩泼洒红色油漆。这些学生最后被桃园警方带回侦讯,显然随后急统派团体向日台交流协会泼洒红液行为,是受到急独派对待蒋介石灵柩的事件刺激。

“那些红漆就象征着民主先烈的鲜血,”向蒋介石灵柩泼油漆的学生之一、22岁的台湾独派支持者罗宜对BBC中文网阐述。其中,民进党政府执政以来,对国民党的转型正义“无法有效落实”也让他们感到不满。

在8日的统派集会现场,急统派支持者王志权向BBC中文强调自己泼红液体的正当性:“他们(独派)泼我们蒋公!他们都是日本眷养的台独份子!他们可以泼,为何我们就不行?”

王治权说,“(泼蒋介石灵柩)一切是民进党的策划。我们已经很仁慈,选择红墨水泼,不是油漆,比较好清洗。”

焦点模糊?

急独派认为,使用红墨水或红漆根本不是重点。“我觉得重点是我们的要求,它(红墨水)的象征性。还有我们希望去除威权遗毒的想法,”参与蒋介石灵柩泼漆的22岁台湾大学医学系学生张闵乔对BBC中文说。

对于被急统派指称“受民进党遥控”,受访的独派罗宜与张闵乔两位学生皆认为“无稽”,并表示他们也都很不满民进党政府的“转型正义牛步”。

“民间团体政治理念不同,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我希望透过冲突,来让大家有更多议题讨论空间,这才是我们的目标。更希望民进党不要忘了过去关于转型正义的承诺,”罗宜说。

,
台湾前领导人蒋介石在1975年过世后,灵柩存放至今。台湾政府编列公帑维护,却遭受台湾独派的批评。

自从蒋介石于1975年过世后,其遗体与灵柩就暂安放在桃园慈湖。当初蒋家与国民党本来想待“反攻大陆”后,在一起将灵柩安葬在南京紫金山。然而等到大陆改革开放至今43年,迁移依旧遥遥无期。

加上每年台湾政府须编列4200万台币(140万美金)维护蒋介石灵柩,让不少独派人士对此不满。更有人认为这是“转型正义”必须要完成的一部分,不该纪念独裁者。

社会撕裂?

台湾社会一直以来的大小动荡,大多脱不了两岸与统独关系。过往就有独派人士砍蒋公铜像,统派人士砍其他日本纪念铜像这样“一来一往”的事件。而这次的“油漆战争”又是一次统独双方的对立。

网络上对这两起事件看法不一。对于蒋介石灵柩被泼红漆的行为,有人赞许“应去除威权象征”,但也有人批评他们如“小丑作怪”。而对于日台交流协会被急统派泼红墨,许多人则认为日本成了统派泄愤的“代罪羔羊”。

“台湾社会的隐性撕裂一直都存在,主政者要稳住。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如何平常心,让它新陈代谢,不让特定团体用暴力残害他人是很重要的,”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李酉潭对BBC中文说。

李酉潭分析,对蒋介石灵柩泼漆的行为,属于台湾民主化阶段中尚未解决的残留问题。“我认为他们是相对严肃地看待蒋介石灵柩存放。”

而对于日台交流协会的泼红墨,李酉潭认为如果台湾渔船违法在先,那急统派的抗议就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单纯民族主义情绪发泄,简单来说就是对日抗战的情绪消化不掉,”他说。

“我们都该好好面对自己的历史情绪,理性看待过去发生的问题,以司法途径解决。上一代的激烈,应该让下一代缓和掉,”李酉潭说。(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