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买美国证交所?没门! 中资海外并购再碰壁

63
芝加哥证交所是美国指定交易所中规模最小的,只占美国股票交易的0.5%。

大年除夕,中资收购芝加哥证交所被拒。这已是今年以来,继阿里巴巴、华为之后的第三家大型中国企业在美遭遇滑铁卢。

2月15日,就是农历大年除夕,美国负责证券监督和管理的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做出决定,不允许一个中国财团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

此次交易已经酝酿两年多,收购方是一个由”重庆财信企业集团”牵头的财团。

芝加哥证交所成立于1882年,是美国指定交易所中规模最小的,只占美国股票交易的0.5%。

尽管此次收购的交易金额仅有2千5百万美元,但仍遭到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的美国政界人士的反对。

美国国会两党都有议员反对中资控制美国证交所,担心这会让中国政府获得影响美国金融结构的能力,甚至危及国家安全。

USA, China
特朗普在选战中多次批评中国,甚至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与”强奸”相提并论。
特朗普效应

特朗普总统在选战期间就曾对此交易表示异议。

2016年2月,中国企业试图收购芝加哥证交所的消息刚刚传出,特朗普就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场辩论中说:”中国买走了芝加哥证交所——中国,一个中国公司!他们在抢走我们的工作,抢走我们的财富,抢走我们的根基!”

但奥巴马政府并未阻挠这笔交易。2016年12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认定,该交易并不构成国安威胁,因此予以批准。

然而,最终审批权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手中。

2017年8月,SEC的工作人员建议批准该交易。但是,由特朗普任命的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推迟了决定,要让SEC的委员们重新考虑。

现在,委员会终于做出了否决的决定。

USA, China
由特朗普任命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
“恶意投资”

SEC在否决该交易的声明中并未强调收购方的中国背景,只是说出资方的身份不明,财团背后是谁也不清楚。

另外,SEC认为,鉴于收购后的股权结构,SEC可能无法继续对证交所实行有效的监管。

曾牵头反对该交易的共和党议员罗伯特·皮滕格(Robert Pittenger)对此表示满意,并评论说:”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全面监督,以防止中国共产党政府以战略性的、有组织的方式,通过恶意商业投资来威胁我们的国家安全。”

重庆财信则坚决否认自己与中国政府有任何关系。

USA, China
美国加强监管美中企业交易,曾与特朗普相谈甚欢的马云也难免受影响。
“低调而神秘”

但是,这家企业到底是什么背景,不要说美国人,就连重庆当地人都搞不清楚。

2016年2月,财信牵头收购美国证交所的新闻刚报道出来时,中国大陆媒体《中国经营报》就在报道中说:”对于重庆当地人而言,重庆财信集团也是谜一样的企业。

“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这家低调而神秘的企业已经涉足了地产、银行、保险、信托等领域,形成了拥有数百亿元资产的金控帝国。”

路透社的评论说,这桩金额很小的交易遭到否决,说明西方国家对中资收购的疑虑越来越大。

评论说,模糊的股权架构和关系在中国商界司空见惯,但中资企业在海外发展时,即使是在国防和高科技之外的非敏感领域,这些积弊也已成了问题。

接连碰壁
USA, China
1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在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宣布Mate 10 Pro手机在美国开售。

近年来,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方面已经颇有斩获,但碰壁的情形也越来越多。

2018年刚刚过去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有三家大型中国企业在美国遭受挫折。

新年伊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就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阿里巴巴旗下数码支付公司”蚂蚁金服”以12亿美元收购美国电汇公司速汇金国际(MoneyGram)。

仅仅几天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退出了面向美国消费者销售华为公司Mate 10智能手机的协议。

华为本想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宣布与AT&T合作发售华为手机,但该合作项目在最后时刻搁浅。

据报道,美国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去年12月曾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对这项合作表示担忧,因为他们认为华为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情报和安全部门关系密切。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