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留学生无父母陪伴 “降落伞”学童心理问题凸显

47

中国侨网2月9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家住洛杉矶圣盖博市的17岁高中生Andy,与他的叔叔和婶婶一起生活。他14岁就被父母从中国送到美国读书。Andy被老师介绍给心理医师,因为他在文章中提到,他感到“疲惫、绝望和悲伤”。他讲述了自己作为“降落伞”孩子的经历:之前他在中国上学,因为初高中成绩不理想,他的父母认为把他送到国外读书是最理想的选择。

这是富乐顿州大研究“降落伞”学童的心理系教授丛育瑛(Yuying Tsong)在一篇论文提到的“降落伞”儿童案例。丛育瑛一共访问了13个像这样,或只有父母中的一方陪孩子来美读书的案例。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她发现,这些家庭的孩子都会承受不同程度的情感和实际影响。被访问的孩子有不少都说,经历了急速成长过程,变的更加独立。但是孤单和想家的感觉很普遍,如果没有得到实时心理辅导,将可能造成抑郁、药物酒精的滥用、赌博等行为。

14岁来美读书,寄住在叔叔家的Andy,与严厉的叔叔关系很紧张。他的朋友都在中国,慢慢地就疏远了。再加上他的英语本来就不好,就更觉孤单。在与父母的对话中,他多次提到他在美国不开心,但父母却训斥他不懂得感恩。后来他在与父母的沟通中,逐渐不再表露自己的心声。

“降落伞”儿童在脱离父母管教后,对自己错误的行为无法实时纠正,就会酿成悲剧。2015年3月,就读于罗兰冈地区的四名来自中国的青少年,因为霸凌一个女生,被判处三至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而被欺凌的女生,也是一名“降落伞”学生。当中一名主犯、20岁的翟云瑶在陈述中说道,父母将她送到国外读书,“带来的也有过多自由,在这里我变的孤单,迷失了方向,我没有告诉爸妈这些,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

在这些“降落伞”儿童的异乡求学路上,也有很多孩子战胜孤单和迷茫取得很大成就。来自中国浙江的Joe,17岁孤身一人来到安那罕一家高中读书,他专心读书,先是获得洛杉矶加大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后来继续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在一家大公司工作,之后娶妻生子,生活平静而充实。Joe说他是很乐观的人,且男生可能较会应对孤独和变化。如果给他另一次选择机会,他还是会选择一样的道路。

丛育瑛在她的论文提出,那些可以很好地调整自己,适应新环境的孩子,大都是可以有效利用成人监管、指导资源。另外,这些孩子也会找到跟自己背景、价值相同的同龄人,与自己有相同身份认同的团体保持联系。朋友的支持,对于克服孤单,有着重要作用。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