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访华的荷兰国王啥来头?

78

荷兰王国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将于2月7日至8日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

继2014年和2015年实现历史性互访之后,中荷两国元首将举行四年之内的第三次会见。

身兼两职的国王

荷兰是世袭君主立宪王国,君主是国家元首,虽不直接参与制定国家大政方针,却是荷兰民族精神和文化的象征、全体荷兰人民的代表。

威廉-亚历山大国王出生于1967年,是前任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的长子。他1987年进入荷兰历史最为悠久的莱顿大学学习,1993年取得历史学硕士学位。

2013年,贝娅特丽克丝女王退位,将王位传给了时年46岁的威廉-亚历山大,他从此成为荷兰王国的第七代君主。

私下里,威廉-亚历山大是个不折不扣的体育迷,网球、帆船、高尔夫、骑马、潜水、滑冰、滑雪他样样精通。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个人“爱好”——开飞机。这还让他在去年上半年的时候登了回报纸头条。

去年5月17日,威廉-亚历山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平时除了履行王室义务,还有一项特别的兼职。过去21年来,他一直担任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每月“出勤”两次执飞福克70客机。

不过,由于荷兰皇家航空逐步淘汰福克70客机,他正接受新的培训,以便执飞波音737。

谈及自己的这一特殊兼职,威廉-亚历山大把它形容为“令人放松的业余爱好”。

他说:“你要负责这架飞机,还有上面的乘客和机组人员,要对他们负责。所以,不能把地面的烦恼带到天空。你可以放下一切,专心飞行,这对我来说是飞行期间最放松的部分。”

他说,当他身穿制服、戴着帽子走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几乎没人认出他就是国王。即使在飞行期间需要对乘客广播,身为副机长的威廉-亚历山大也不必公布姓名。

根据他的说法,虽然有人能辨认出他的声音,但这种情况较为少见。“事实上,大部分乘客根本不听广播,”他说。

现实版的童话

威廉-亚历山大国王与王后马克西玛的爱情故事在荷兰也常被人津津乐道。

马克西玛是阿根廷人,名副其实的“官二代”、白富美。二人在西班牙的一个派对上相识,便开始了秘密约会。马克西玛也开始从零起点恶补荷兰语。

秘密约会两年后,威廉-亚历山大邀请马克西玛在王宫结了冰的湖面上滑冰,并向她求婚,次年二人在阿姆斯特丹结婚。

但他们结合的过程并非外人眼中那样一帆风顺。

马克西玛的父亲索雷吉耶塔曾在阿根廷军政府掌权时期任农业部长。那一时期,阿根廷曾有大批反对派人士被杀或失踪,马克西玛和威廉-亚历山大的婚事也因此在荷兰内部引起很大争议。

荷兰政府甚至为此专门调查过索雷吉耶塔,认为他与侵犯人权事件关系不大。遗憾的是,在舆论压力下,荷兰王室和政府还是达成协议,马克西玛的直系亲属不能来荷兰参加官方活动。

女儿结婚和女婿的加冕仪式,索雷吉耶塔均没能到场祝贺。

虽然带着家庭的“阴影”嫁入王室,马克西玛却凭借自己的聪明和智慧赢得了荷兰人的心。她很快学会了荷兰语,每当遇到采访她都会尽可能用荷兰语回答问题,在公开场合也努力使用荷兰语交流。

威廉-亚历山大和马克西玛婚后育有三个女儿。

荷兰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长公主阿马利娅今年14岁,在海牙一所中学读书。值得一提的是,从2016年秋季起,阿马利娅公主便开始学汉语,每周上课两小时。

王后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长公主很喜欢中文。

“特别”的邀请

威廉-亚历山大国王上次来华访问是在2015年10月。荷兰媒体指出,短短两年国王就再度访华,这份来自中国的邀请很“特别”。

荷兰《每日电讯报》说,“为加强和深化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关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们排队等着去北京露脸”。

“国王夫妇立即接受了邀请,一秒钟都没犹豫。”

细数下来,威廉-亚历山大已先后到访中国六次。

1999年4月,威廉-亚历山大陪同母亲贝娅特丽克丝女王访华;2005年10月、2007年5月以水利专家身份非正式访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以王储身份访华;2015年10月对中国进行登基后的首次国事访问。

上次访华时,威廉-亚历山大国王表示,荷中两国可在农业、畜牧业、水利、金融、法治等领域广泛开展互利合作,在联合国维和行动、可持续发展、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问题上密切交流协调。

值得一提的是,依照荷兰政治传统,身为象征性国家元首,君主通常情况下避免发表带有倾向性的政治观点。

威廉-亚历山大国王对媒体说过,他高度重视国家元首的象征意义,哪怕是在礼仪性活动中。

“去剪哪个彩、出席哪场活动,都要认真做选择。这些选择都是有实质内涵的,表明你支持什么、你认为什么对国家最重要。”(来源:新华国际)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