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与中俄打两线战争?美新战争计划初露端倪

91

在美国新版《国防战略》出台后,依照这份战略文件精神而推行的各种计划和措施也开始实施。作为落实新战略中应对所谓“战略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目标的具体行动,美军和国防部开始着手重整部队结构并制定新的针对中俄两国的作战计划。

由于此前美军一直陷入全球反恐战争的泥潭难以自拔,同时受到奥巴马时期不明确的发展战略指导和预算限制等因素的制约,导致美军现时的作战计划、战法和部队编制结构均难以适应与中俄对抗的需求。

然而,中国和俄罗斯用以抵消美国军事技术优势的新型作战能力却在近年来得到了显著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制定新的作战计划,并研究能使美军再度占据优势地位的战法,看来已经成为美军目前的重要任务。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称,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塞尔瓦空军上将近期表示,大国竞争已经“卷土重来”。为适应这一变化,美国安全和国防战略将与中俄开展战略竞争列为重点。

▲保罗·塞尔瓦(东方IC)▲保罗·塞尔瓦(东方IC)

塞尔瓦称这是“我们10年前就该意识到”的问题。塞尔瓦表示在过去的10年中,美国看到了一个“中国崛起”和俄罗斯在欧亚大陆“积聚财富和影响力”的过程。而美国新国防战略认为,这一形势要求美军在未来将能同时应对中俄两个国家。换言之,提出了美军在未来可能面临两线作战的可能性。

那么,美军对未来两线作战可能的形态是如何设想的呢?尽管目前美军新的作战计划尚未成型,但美军高级将领已经提出了美军计划中的一些“端倪”。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称,塞尔瓦表示,构建与中俄同时作战的军事能力将牵涉许多军事资源。同时,由于与中国和俄罗斯可能爆发冲突的战场环境存在差异,因此除部分可以同时执行应对中俄的作战力量外,美军还需要针对中俄分别“定制”相应的战法计划并投入资源。

▲资料图片:美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在南海展开舰载机起降训练。▲资料图片:美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在南海展开舰载机起降训练。

在美军目前设想中,与中国军队发生冲突的方式很可能是海上交战或空中打击。尽管这并不意味着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力量能够置身事外,但在美军看来,地面力量将成为与中国可能发生的海空交战中的支援性力量。

而美俄最有可能爆发冲突的战区则是在欧洲大陆,因此,美俄发生交战的方式很可能是以地面和空中作战为主,而海上力量则只能起到支援作战,并通过海上运输线将美军部队前沿部署至与俄罗斯发生冲突的战区。

▲美海军驱逐舰装备的反导系统▲美海军驱逐舰装备的反导系统

从美军的上述设想看,潜在的中美冲突爆发地点显然将是西太平洋乃至亚太地区的海域。自奥巴马政府推行其“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东海和南海方向一直是美军希望强化其军事存在的地区。同时,美国对在上述地区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的盟国所做的防务承诺,也增大了美军在这些地区卷入与中国的冲突的风险。

此外,台海地区也是中美可能爆发冲突的地域。而从目前的公开报道和美国对俄罗斯“西方”系列演习的研判来看,美俄爆发冲突的导火索则可能是俄罗斯向乌克兰、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等东欧国家的进攻和渗透行动。

美军估计,俄军可能趁东欧国家陷入政治或安全危机之时,对其东欧邻国发动“闪击战”式的地面突袭,并辅以网络攻击等手段,力求在短时间内使被攻击国的武装力量失去作战能力。而届时美军的任务,则是在北约组织框架内抵御俄军的“侵略行动”,并且尽快增援前沿部署的力量,以实现对俄军的反制。

▲资料图片:北约国家的F-16对俄罗斯苏-34战斗轰炸机进行跟踪监视。▲资料图片:北约国家的F-16对俄罗斯苏-34战斗轰炸机进行跟踪监视。

在提出了美军未来与中俄发生冲突的潜在方式后,美军也提出了建设用以执行上述作战任务的作战力量的思路。英媒报道称,美国防部将任命一名高级将领,以协调一致能在常规战争中对抗俄罗斯或中国军队的作战部队。美军的作战训练也将从此前的针对反恐作战行动转型为应对常规作战行动。

而根据美国新《国防战略》提出的部队建设目标,美军将在未来着力于投资现代指挥控制系统,加强战场态势感知和监控能力,并重点发展包括反导系统、定向能武器、人工智能和无人作战装备等新质作战力量。

同时,美军还将进一步整合现有作战力量,提升军种协同作战和联合杀伤能力,提高战备水平,以利用有限的军事资源执行尽可能多的任务。

从上述情况看,美军未来的建设思路聚焦于常规对抗、战备和新质作战能力等重点,力图在新的军事战略和计划的指导下,一方面回归“传统”,强化现有力量应对高烈度常规作战的能力,以摆脱长期陷于反叛乱作战的训练困境。一方面则谋求通过发展美国具有较大技术优势的新质作战力量,利用高新技术装备抵消中俄军队的传统作战能力,并在新技术领域“压制”中俄。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

尽管美军为其未来作战模式和部队建设勾画了较清晰的蓝图,但想要将上述目标付诸实现,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阻碍。影响美军作战构想落实的主要因素,就是已困扰美军多年的预算问题。无论为与中俄对抗而扩充部队规模、提高战备水平,还是发展高技术装备和现代作战系统,都要大量而稳定的军费投入。

美国新《国防战略》即强调,只有确保国防预算获得持续而可预测的增长,才能保障各项战略目标的实现。然而,美国政界对于军事预算扩张存在的广泛争议,美军各军种的作战部队规模不足,以及各类装备发展项目对于研发制造经费的巨大需求,都使得预算目标的满足存在困难。

此外,即使《国防战略》提出的发展规划能得到执行,实现美军军力的恢复和发展也要到2023年方可实现。而在此期间可能发生的战略、国际关系和军事技术层面的变数,都有可能使目前的规划“流产”。

▲美国陆军▲美国陆军

在计划设想的战场环境和作战形态方面,美军目前的计划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尽管美军急于摆脱围绕反恐战争需求展开的作战训练,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军所面临的反叛乱作战的挑战依然严峻。

美军在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组织的行动,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针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残余力量的行动,以及美军在非洲持续展开的各种作战行动,都在考验美军的反叛乱作战水平。而美军近期开始关注的俄军的“混合战”,也是美军可能在未来遭遇的非正规作战行动。

▲资料图片:驻阿美军在检查弃置的悍马车。▲资料图片:驻阿美军在检查弃置的悍马车。

上述现时战事的牵制,也将挤占美军的转型的资源。同时,美军内部已经有将领意识到,中国和俄罗斯军队很可能不会按照美军的设想的方式作战,而是寻求能发挥自身优势的渠道来抵消美军的力量。因此,美军寄望于能够同时对抗中俄两军的未来计划,恐怕还面临着诸多考验。(来源:参考消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