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习近平会见梅姨 为何只字不提这个词?

126

2018开年后,法国总统和英国首相先后访华。马克龙抢了个先,成为2018年第一位到访中国的外国元首,梅姨也不甘落后,宣称中英关系已经进入了“黄金时代”。作为接任首相后的首次访华,梅姨自然想着怎么给“黄金时代”加点光泽度。这次出访,她带来了50人的经济代表团,覆盖金融、贸易、医药、教育、通讯、交通等众多行业,有媒体甚至戏称,这个最“豪华”的商务团,“搬空了英国”。

虽然很有诚意,但梅姨此行并不轻松。

处境

梅姨这次来访,其实是一个迟到一年的访华。

早在2016年9月,刚履新不久的梅姨来华出席杭州G20峰会,那时就收到了正式的访华邀请;随后唐宁街10号也于2017年2月宣布特雷莎·梅将于当年晚些时候访华,但直到今年才成行。

拖延可不是梅姨的风格。其实原因很简单,最近一年来,无论是英国,还是梅姨,处境都不好,糟心的事情一大堆。

虽然一场公投后,不少英国人开始后悔,但英国硬脱欧已基本成为事实。按时间表,2019年3月份要签脱欧协议,还有一年多预备期,但“单飞”后的英国,该如何重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全球贸易体系呢?

本来嘛,优先选择的伙伴是西方阵营的兄弟国家。梅姨就任首相后,去的最多的是欧洲,比如比利时、德国;之后是美国,她成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接待的第一个外国领导人;然后是日本。这其中,尤其是美国,可以说是英国天然的盟友,拜把子兄弟。

但问题是,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就一直高举“美国第一”的战略,前不久特朗普还以“不喜欢美国驻英国新的大使馆”为由取消了对英国的访问。在此背景之下,曾经特殊的英美关系大有变成“塑料姐妹花”的倾向。

兄弟姐妹靠不住,国内也不安生。

去年6月,梅姨为了给英国的脱欧谈判铺路,进行了一场政治豪赌——提前举行大选,结果却导致原本是执政党的保守党无法单独组阁,其首相之位一度岌岌可危。去年12月,保守党议员在投票中临阵倒戈,脱欧最终协议的控制权被议会夺走。今年初,梅姨进行内阁改组,但却因为两名大臣的拒绝而陷入混乱。

一个因为脱欧才上来的“弱政府”,加上一个因为脱欧似乎愈加边缘的国家。梅姨在这时候选择访华,真是一言难尽。

合作

从这次访华的阵容来看,商贸无疑是重头戏。

首先,访华代表团主要成员是英国商界代表,梅姨在上海的重头戏也是中英商务论坛。梅姨本人也并不讳言这次访问的经济目的,她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中国经济的巨大影响力意味着,中国的转型方式将在塑造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未来中发挥巨大作用。我希望未来对英国有利,因此在访问期间,我将在一些对我们的企业、人民以及英国的立场而言至关重要的关键全球和经济问题上深化与中国的合作”。

为了显示对华友好,梅姨的微博账号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无疑,与稳定性持续下降的美国相比,近年来中国的发展和开放速度的确可以让英国大有期待。

中国目前是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大的引擎。中欧班列开通后,2017年中英双边货物贸易额达790.3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6.2%。中国自英国进口额达223.14亿美元,增长19.4%。发展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已经是英国外交政策中的重要部分。

此外,在脱欧背景下,双方在金融业的合作空间同样巨大。一方面,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面临着挑战。因为欧盟迄今为止认为金融服务不是自由贸易协议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脱欧后,英国将失去“护照权”,金融公司将不能再在伦敦运营某些服务。在欧洲大陆的法兰克福、巴黎,瑞士的苏黎世和卢森堡这几个金融中心的竞争下,伦敦必然要寻求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以保住金融中心地位。

而另一方面,中国也希望建成一些世界级的金融中心,双方利益是有共通点的。目前正在探索的“沪伦通”,如果真的能够实行,对于两国的金融交流也将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而且中英金融合作也有较好基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多项业务创新均在伦敦发生。目前伦敦已成仅次于香港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

 分歧

不过,相较于那些常规项目,英国对“一带一路”的表态则是世界更关注的焦点,也是中方的关注点所在。

在亚投行成立之初,卡梅伦执政的英国是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由此,中英关系黄金时代这个概念才开始被提出。但梅姨上台后,对中国的态度并没有卡梅伦积极。熟悉岛文的岛友应该还记得梅姨上台后,冷冻了几个月中国在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虽然项目最后重新上马,但多了不少更严苛的条件。

而对于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项目,相比卡梅伦,梅姨显得十分谨慎。

根据《欧洲时报网》的整理报道,尽管梅姨访华前就表示,对“一带一路”给英国带来的机会表示高兴,希望它能够进一步促进英国的繁荣,昨天,习近平主席在钓鱼台会见梅姨,梅姨也同样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具有深远的世界影响,希望英中开展“一带一路”的合作。但这次访华期间,她并未就“一带一路”做出任何实质性或书面性的承诺,也没有提及具体的合作形式。

这跟马克龙访华首站就到丝绸之路起点西安,积极表态支持“一带一路”的做法大相径庭。

相应的,在来访之前,梅姨在媒体上大谈“中英自由贸易协定”,为脱欧之后寻退路。但从习近平会见梅姨的通稿看,“中英自由贸易协定”的倡议只字未提,明显没有得到中国的积极呼应。

中国也有自己的考虑,在英国脱欧的大背景下,中国对英国的投资以及”一带一路“的建设同样面临不确定性。

毕竟,脱欧之后,英国潜在的市场规模可能缩小。对于中国而言,我们可能又失去了通往欧洲市场的一个途径和入口。此外,中国还可能面临着从欧盟的标准和程序向英国标准体系的转变,投资和项目审核期也可能被延长,中国可能要重新适应英国新的投资标准和模式。而当下,中国又正好处于战略机遇期,一些不必要的拖延很可能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也有不少人士看来,相较于以前欧盟高要求的经贸投资标准,未来英国的商贸政策可能会更具灵活性和独立性。这样一来,客观上也为中英合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不过,欧盟谈判代表此前曾指出,在过渡期间,英国虽然可以就自己的贸易协定进行谈判,但还是得尊重现行的欧盟法律。所以,“中英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可能并不会如相关人士期待的那样乐观。

不过,对中国来说,英国的谨慎并不妨碍中国继续推进“一带一路”,而英国正式脱欧已经开始倒计时,脱欧后的挑战并不比脱欧前少,这个形势恐怕梅姨也是心知肚明的。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