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通缉犯成大区主席  法院和议会律师团无法自圆其说

193

图:违法独立的加泰大区前主席普德蒙特和前副主席容克拉斯,一个在逃,一个在狱,均有可能重新当选大区主席(网络图片)。

欧浪时评1月13日马德里(柳传毅) 西班牙市民党、社工党和人民党三个反分裂党派在行动,以避免带领加泰违法独立后出逃在比利时的加泰独立领袖普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被加泰独立派重新推选为加泰大区政府主席。加泰新议会将在下周诞生,新议会的随后任务就是选出大区政府首长,且极可能是逃犯普德蒙特重新当选,因几个分裂党派实是别有用心地刻意将一个在逃政治犯推到政治最前线,以突出西班牙对民主的迫害,并让全球关注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诉求。

分裂派深知通缉犯普德蒙特不可能返国受命,只能通过远程视频出席加泰议会在下月举行的上任表决案,反分裂的西班牙政府和党派则指责“远程视频出席”不合法,加泰议会律师团已经提交报告,认为候选人必须亲身到议会接受任命才合法。律师团报告或者会有力地阻止一个通缉犯出任政府首长,但也可能让西班牙政府和反分裂党派自己抽嘴巴。

独立宣言里的要害字眼

普德蒙特于两年前从中等城市Girona市长,被独立派推戴为加泰大区政府主席,普德蒙特于去年10月1日完成违法公投,并在10月27日带领加泰议会颁布了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宣言”,当普德蒙特得知自己犯下的“叛乱、煽动暴乱和滥用公权”等五项大罪可被判刑三十年时,两天后出逃到比利时不归,成通缉犯一名。

严格而言,加泰议会在10月27日的所谓“独立宣言”,并无明确说加泰罗尼亚即日起脱离西班牙和加泰共和国宣告成立,而是宣布加泰罗尼亚大区将进一步实施被加泰议会通过的“独立进程”,进程的最终目的是可以“单方面”地让加泰罗尼亚“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共和国”。宣言的要害字眼在“单方面行动”,即不管西班牙同意不同意也要独立。独立政客认为,进程是一个停留在讨论层面上的试求独立行动,因进程内容并包含要求与西班牙启动独立谈判,所以并无独立事实发生,独立政客认为将独立话题诉诸于民主讨论并不违法,因此,独立派认为西班牙逮捕独立政客是对民主的猎杀。

但不管公理婆理,如今的当前状况是,独立进程被西班牙最高检察院和中央政府指控为已用实际行动地分裂国家,这是加泰大区政府前主席普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被通缉、副主席容克拉斯(Oriol Junqueras)被关进监狱的主要原因。

通缉犯为何也可以当选政府主席?

尽管普德蒙特和容克拉斯一个是逃犯,一个是临时囚犯(开庭前为预防潜逃的临时性羁押),但因尚未被正式开庭审判、定罪,故而他们的公民权和政治选举权并未被剥夺,这在法理上赋予两人可继续当选议员的权利,并延伸到可被议会授予组阁权,即出任大区政府首长职务。

依据西班牙的选举法律,一个政府首长包括中央首相候选人,无需是当选议员,甚至可以是才小学毕业的路人甲,只要其年纪达标、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如被最终判罪、剥夺公民权的囚犯就不在此例),都可被选举人团(当选议员)表决为政府首脑。这是西方间接选举制度里伏下的一剂万能药,也即说,虽然选民是看着海报上的候选人大头照去投票,希望他来领导国家,但最后的决定权则在代表选民的议员手中。

这一政治选拔弊病常出现在很多地方政府选举里,因一两个主要党派都在争当政府首长,但谁都没有优先胜出,结果,在互相扯皮一阵后,在一次互相刁难和胡搅蛮缠式的表决后,意外地让得票排第三、第四的小党候选人渔翁得利上台,也颠覆了民主要体现的让得票高者上台原则。

因任何人都可当大区主席,也就授予普德蒙特和容克拉斯可被议会推选为主席的可能性和合法性。两人被指控于“五项极严重的罪行,属于遭遇法院调查的犯罪嫌犯,这里,又暴露出西班牙的法律缺陷,就是一个“被调查中”的人的政治权利问题,法律认为一个未被正式定罪的人,其“假定清白权”须被尊重,也即可能无罪或在被叛前尚无罪。

拉霍伊政府袒护腐败嫌疑造成的作茧自缚

这个“被调查中”的人的“假定清白权”,又是拉霍伊人民党执政府自己在吃恶果,因西班牙早在几年前,因政坛太腐败,尤其拉霍伊的人民党腐败政客一大箩筐,其余党派早就呼吁修改立法,以让一个可能涉嫌犯罪的官员遭遇法院调查时,尽管还未定罪,但因被视为嫌疑,所以应该在“受调查过程中”预先将其公职权革除。

这一反腐提议未被拉霍伊政府接受,因拉霍伊顾虑到这会让本党许多涉嫌官员会被“未审先判”(指被公众舆论视为已犯罪),所以拿“假定清白权”作挡箭牌,避免本党的嫌疑官员被轰下台。不料,这个“挡箭牌”如今对普德蒙特和容克拉斯都非常有用,因如果一个“被调查中政客”被预防性地先临时革除其公职权,那么被调查、通缉中的普德蒙特休想被选为主席,因其公职权可被临时剥夺。

法院裁定与议会律师团互抽嘴巴

如今的难题是,几个独立派铁定要推戴普德蒙特为大区主席,独立分子并认为,普德蒙特可以远程视频出现在议会接受上任案推戴,认为属合法出席。

而西班牙政府、法院和反分裂党派,为避免普德蒙特当选,则在“远程视频出席议会为非法”上做文章,以阻止普德蒙特被议会推选,加泰议会律师团已经发出法律报告,认为政府主席候选人必须亲身在议会发表上任演说、参加议会投票才算合法。

议会律师团的报告找到足够的法律条文和依据可说是肯定的,不过,如果此法律逻辑成立,西班牙政府和几个反分裂派可能又会在此狠狠自抽自己的嘴巴,走进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死角。

因假定普德蒙特亲自到加泰议会发表上任演说、参加议会投票(律师团报告明确说“不可委派代表代行演说、代行投票”)才合法,那么回国就会被捕的普德蒙特可能放弃上任。但律师团的报告又适用于被关押在监狱的容克拉斯,因分裂派也在考虑让临时囚犯容克拉斯上台当大区主席。实际上,容克拉斯几天前重新上诉,称自己已经当选议员,要求可临时出狱以亲身参加议会投票和宣誓就职,但西班牙最高法院给予拒绝裁定,裁定判决里明文提到容克拉斯“可以委托代表代行投票和代行就职仪式”,所以无须出狱亲身到议会。

这等于说,最高法院的裁定和加泰议会律师团的报告存在一个互相抽嘴巴的合法性矛盾,一边是“不可委托代表”、须亲身到议会才合法,一边是“可以委托代表”。这个无法自圆其说的矛盾或会被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政客充分利用。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