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以母贵:作为第四子的刘庄凭啥当上了皇帝?

134

汉明帝刘庄是光武帝刘秀的四儿子,在其上有长子刘疆。刘庄由新野的阴丽华所生,而刘疆则是定恭王的外孙女郭圣通所生。在这两个女人之间,刘秀倾心的是阴丽华。这时,阴丽华没有生育,郭圣通却有了一个男孩。考虑到传宗接代的责任,阴丽华退让了。建武二年(公元26年),刘秀立郭圣通为皇后,阴丽华为贵人。同年,刘疆被立为皇太子。

天下还未平定时,刘秀率军征讨彭宠,阴丽华也随军远征。在行军途中,阴丽华怀孕了。建武四年(公元28年),在元氏,阴丽华生下一个男孩,这就是后来的汉明帝刘庄,当时名叫刘阳,封东海王。

刘阳因是阴丽华所生,所以很得刘秀的宠爱。少年时代,他师从经学大师桓荣学习,十岁时,就能背诵和理解名著《春秋》。刘秀觉得儿子很了不起,简直是神童。

较早在刘秀身边学习和观察政务活动,又增加了刘阳的才干。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刘秀下令检查天下的垦田和户口,并命令刺史、太守们逐一汇报。这一天,十二岁的刘阳站在刘秀身后,观察上报官吏的神色。刘秀仔细检查着文书,翻着翻着,在陈留县的吏牍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刘秀莫明其妙,问下面的官吏们,大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这时,站在刘秀身后的刘阳,得到父亲的准允,站出来说:“河南是首都所在,中央高级官吏都住在这里;南阳是陛下的故乡,陛下的亲戚多居住于此。因此,对这两个地方的田亩数字,负责检查的官员们当然不敢多问。”刘秀恍然大悟,惊叹十二岁的孩子有如此锐利的眼光。于是,有了立刘阳为帝位继承人的打算。

这时,郭皇后由于失宠,心中颇有怨怼,时时对阴丽华和刘秀进行嘲讽,这更促成了刘秀废长立幼的决心。

但皇太子刘疆并没有什么过错,刘秀决心先废黜郭后。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刘秀以“怀势怨怼、数违教令”的罪名,废黜了郭皇后,另立阴丽华为皇后。

皇太子刘疆觉得母亲被废,大势已去,不得己上书刘秀,请求让位,出镇藩国。刘秀因为刘疆毕竟没有过错,不忍心批准,刘疆又拜托亲近大臣,为其表白诚心。

刘秀觉得时机成熟了,于建武十九年(公元43年),下诏封刘疆为东海王,立东海王刘阳为皇太子,改名为庄。这一年,刘庄才十六岁。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刘秀去世,刘庄正式即帝位,是为汉明帝,时年三十岁。

汉家天下在西汉后几位皇帝的时候,大权旁落于外戚手中,最终导致王莽专权篡汉。经过王莽改制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动乱,国家的礼仪制度遭到破坏。所以,光武帝刘秀去世时,诸王及大臣们前来奔丧毫无法度,朝廷里一片乱哄哄。汉明帝刘庄的兄弟们在宫殿中与皇帝并肩而坐,一点也不把这个新皇帝看在眼里。为了树立威信,汉明帝命令秉性刚直、举止威仪、执法如山的太尉赵熹主持丧事。

赵熹不负重托,仗剑入朝,将与汉明帝坐在一起的诸王,请下殿阶,加入到大臣的行列里,以辨明君臣之别。并且整顿宫卫制度,王国官吏不得随便出入宫禁。

这样,朝廷的秩序才逐步安定下来。此外,汉明帝不论对身边的下级官员,还是对三公九卿,都监督很严,每有过错,当面训斥。因此,永平朝的吏治十分严正,为后世的史家所称道。

不过,对汉明帝以第四子的身份继承大统,兄弟们很不服气。汉明帝的同母弟山阳王刘荆,就伪造大鸿胪郭况(郭皇后弟)的手笔,写信给东海王刘疆,劝其举兵,以取天下。刘疆是胆小怕事之人,忙将送信的使节和信件原本押送到京城洛阳,交给明帝查办。

汉明帝暗中侦知此信系山阳王刘荆所为,为避免激起更大的骚动,明帝将刘荆一案秘而不发;对阴、郭二皇后,汉明帝同等礼敬;对前太子刘疆,汉明帝也关怀备至,其待遇远高于一般的王侯。

在人事上,汉明帝委任开国元勋高密侯邓禹为太傅,同母弟东平王刘苍为骠骑将军,光武朝太尉赵熹保留原职,使宗室、功臣、官僚集团都有了自己的政治代表,增加了政权的稳定力量。与此同时,汉明帝还发布诏令,赐天下民爵,安顿流民,减免刑罚,照顾关怀鳏寡孤独,最大限度地缓和社会矛盾,巩固自己的统治。

汉明帝并非一味采取退让政策,一但其统治巩固,他就开始严厉镇压反对派,强化自己的专制统治。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发生的楚王英狱,就是汉明帝给诸侯王势力的一次沉重打击。

楚王刘英,是光武帝刘秀与许美人所生。因许美人不得宠,所以刘英也受到冷落,封在僻远之地,封地也很小。当时,佛教渐渐地传入中土,刘英在百般无聊中对佛教产生了兴趣,数次访求佛法,希望仗佛氏灵光,佑护己身。这一年,有一个叫燕广的人到朝廷上书,弹劾刘英与渔阳人王平、颜忠等借信奉佛教为名,造作图书,图谋不轨。

汉明帝得到报告,马上命令宗正(管理皇族事务的中央官员)派员查证。派出去的官员不久汇报说,楚王刘英招集奸猾,捏造图谶,图谋篡位,罪证确凿,请求判处刘英死刑。

汉明帝宣布剥夺楚王刘英的王爵,命其迁往丹阳泾县。刘英行至丹阳,自杀身死。同案犯颜忠、王平在洛阳狱中由于受不住狱吏的严刑拷打,胡乱招供,牵连许多无辜。这些人中,有隧乡侯耿建、郎陵侯臧信、护泽侯邓悝、曲成侯刘建等。这四人,与颜忠、王平素昧平生,互不认识,但汉明帝这时已把往日对宗室诸王隐忍的仇恨倾注在楚王英狱上。所以,对颜忠、王平所招的人,不分罪证是否成立,一律穷治,下面的官员奉承上意,造成了众多的冤狱。后经侍御史寒朗的谏阻,使汉明帝顿然清醒,改弦更张,亲临洛阳监狱查核案情,释放无辜千余人,使朝野安定了下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