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引发劳工怒火猛烧民进党政府

62
台湾劳工团体强烈不满行政院修改《劳动基准法》放宽加班时限、轮班间隔时间。

接连几天,台湾行政院院长赖清德接受数家媒体采访,目的似乎在试图熄灭劳工因为修改《劳动基准法》而引起的愤怒。

赖清德9月接任行政院院长之后,就计划提出修改《劳动基准法》,并且说根据民意调查有六成多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修改目前的法规、赋予法律弹性,既能够照顾资方的需要、也能保障劳工的权益。

但是从这几个星期的发展看来,劳工方面似乎不相信政府的说法,劳工团体强烈而且愤怒地抨击,同时也得到了学生等年轻族群的支持,成为2018年台湾地方选举的不确定因素。

撼动基本

从行政院准备提案修改《劳动基准法》开始,台湾的各个工会就对草案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而政府官员虽然也有出面解释和说明,但是不为劳工团体所接受,而且引燃了劳工的怒火,这把火也越烧越大,撼动了向来支持民进党的劳工和年轻族群。

现在执政的民进党当年在初始阶段的时候,劳工运动是该党的主要支持力量,历次选举中劳工们的选票几乎是一面倒地支持民进党,但是这次劳工团体除了发动示威抗议行动之外,也应邀上电视等媒体批评政府提出的修改版本是向”资方靠拢”、”剥削劳工”。

而修法的审查过程也一再受阻,甚至民进党党籍的立法委员也对行政院提出的版本有所保留,因此赖清德除了和同党的立法委员餐叙沟通之外,还选择接受几家媒体的专访来解释修法的目的,他形容这次修法是”如果修法偏向资方是右、偏向劳方是左,那这次的修法,我们是行中道”。

行政院院长赖清德接连接受数家媒体专访解释修法的争议。
行政院院长赖清德接连接受数家媒体专访解释修法的争议。
劳工保障

在台湾成立工会的话,需要30名以上员工加入,但是台湾许多是员工总数不到30人的中小企业,劳工团体也指责说所谓的劳资协议,劳方代表都是资方选出来的,政府虽然有劳动条件检查,但是合格的检查人员严重不足,无法发挥保障劳工的作用。

劳工团体对民进党政府打算修改《劳基法》的方向显然是非常失望,抗争的行动一直持续、抗议的声音一再经由媒体传送和报导,例如社群媒体以往是民进​​党传达理念、信息的利器,但是这次社群媒体上对民进党政府的指责声浪却是越来越大,这是以往少见的现象。

台湾预定在2018年的11月24日举行六合一地方选举,这是民进党2016年赢得总统大选并且上台执政以来首次重要选举,选举的结果将会直接影响现任总统蔡英文在党内的地位,现在因为《劳动基准法》修法的问题惹怒了劳工团体,势必会影响到民进党在选举中的得票。

增加弹性

被蔡英文形容是”心中最软的那一块”的劳工团体如此愤怒,但是面对台湾经济停滞、急需突破困境的民进党政府说必须要修法,给予企业弹性,增加企业的竞争力、符合企业工作的实际情况,但是对长期支持民进党的劳工团体而言,就是多个劳工团体口中所说的”背叛”。

主要的劳工团体指责政府不愿意和劳工直接沟通、直言对民进党感到”失望”,并且”不排除”在选举的时候不再支持民进党,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的选票会转向在野的国民党?劳工团体对外界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劳工团体不讳言,看来他们口中的”恶法”最后还是会过关、然后在明年开始实施,他们只能考虑采取更激烈的抗议行动,有可能发起”瘫痪纵贯线”,也就是串联台湾西部的劳工团体联合行动令台湾西部的交通受阻。

劳工团体采取激烈抗议方式指责政府偏向资方。
劳工团体采取激烈抗议方式指责政府偏向资方。
年轻族群

这次修法还惹怒了另外一个传统上支持民进党的族群——包括学生在内的年轻族群,他们对政府指责强烈的程度也是以往没有见过的,而年轻族群的选票在近年来时常左右选举结果,虽然下一次选举距离现在还有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看似还早,不过如何能够缓解目前的不满情绪,也考验民进党政府的智慧。

对劳工团体而言,国民党并不支持劳工、在他们的印象里面,国民党是一个比较偏向资方的政党,虽然如此,国民党在立法院并没有放弃争取这个议题主导权的机会,除了阻挡法案审查之外,也利用公听会的机会,强调台湾也有”过劳死”的前例。

劳工团体和年轻族群是否会因此转而支持国民党?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似乎不太可能,但是如果劳工团体和年轻族群在选举中选择不投票,在一些选情紧张、支持度比较接近的选区,民进党的候选人很可能就会受到严重冲击。

目前立法院排定在6日讨论,在野党摩拳擦掌、劳工团体也会”有所行动”,民进党政府能不能扑灭这场怒火,恐怕要看政府在立法委员讨论之前能不能说服劳工团体和社会大众了。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