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纵火案保姆手书致歉信曝光:愿意立刻去死(图)

42

“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

11月28日,杭州保姆放火案过去的第156天。

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遗体火化日。当天,律师党琳山带来保姆莫焕晶写给林生斌的致歉信。这封首度曝光的不到200字的手书短信,落款时间为2017年8月15日。

在信中,莫焕晶尽管写得追悔莫及,但5个月前的6月22日凌晨4点55分,在思索了大半夜后,她还是决定点上一把火。

一个小时后,杭州的天亮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尽数黯淡,莫焕晶瘫坐在派出所里,几天后,她被告知,她口中最喜欢的雇主一家四口死了,死在烈火与浓烟中。

据律师党琳山透露,莫焕晶涉嫌放火、盗窃一案,原定11月21日前开庭审理。因案情重大复杂,经浙江省最高院批准,该案被延长审限3个月。

开庭审判莫焕晶,最迟要等到2018年1月。

母子的追思会
11月28日上午8点过,遗体火化前,林生斌给朱小贞和三个孩子举行了追思会,地点设在杭州殡仪馆天下第一殿。

丈夫林生斌一身黑衣,手捧电子火烛坐在4副棺木前,表情木然,孩子和妻子生前的画面,通过LED屏映射在他脸上,这一幕,满是悲凉。

党琳山站在殡仪馆前,他有些纠结。

作为莫焕晶的代理律师,他几次想要进殿和林生斌见一面,却始终没有迈步走上台阶,毕竟他试图作为普通宾客签到并参加追思都被拒绝了。

“为什么莫家人不来,只是委托你来?”林家亲人们发出质疑,“他们应该来谢罪。”

“他们想来,确实不敢来。”党琳山急忙申辩说,尽管考虑了几天,莫焕晶的亲人还是决定不来了,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家人,更不知道面对现场可能出现的其他状况。

趁着林生斌出来和参加追思会宾客握手的机会,党琳山整理了下衣衫,走过去和他说了两句话,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相见,短暂的几秒钟,两人握了握手。

林生斌一如既往的克制,冷静,即使是面对这个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仇人”的代理律师,他的情绪都没有变化太多。简单的寒暄后,两人分开。

“我向他表达了莫家人的歉意。”党琳山叹了口气,他没找到机会转交包里的两封信,这两封信一封是莫焕晶在看守所里写的,另一封是她的父亲莫泰(化名)所写。

“哎,怎么会就成了这样。”党琳山不断重复着这样的感叹。

罪人的自白书

在看守所,莫焕晶给林生斌写了一封信,字数不到200字:

“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们母子几个的,知道他们几个去世以后,我真的后悔万分,都是赌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事情,真是天理难容,我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想念他们,每天度日于(如)年,想起了我们相处的那么愉快,现在又阴阳两隔,真是罪该万死,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原意立刻去死,请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保重身体,真的很对不起。”

莫焕晶的道歉信

字迹有些凌乱,甚至还有涂改,但党琳山相信,内容是莫焕晶最真实的想法。

“她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造成这么大的后果,她就是想借钱。但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党琳山说,尽管网上对于莫焕晶放火的原因有诸多揣测,但根据他掌握的情况,莫焕晶放火仅仅是为了借钱。直到事发,朱小贞一家都不知道莫焕晶曾经偷过家里的财物,也没说过要辞退她。

放火前夜,莫焕晶在手机上线上赌博输掉了她的全部家当6万多元,这些钱大多是朱小贞借给她的。莫焕晶的借钱理由,是她杜撰的老家要修房子。天真的女主人朱小贞还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了莫焕晶,几次借钱给她,数额总计有10多万。

“她把钱全拿去赌了,输光了。她想翻本,但又不好意思,也找不到借口再向朱小贞借钱,陷入了一种很焦虑的状态。”党琳山说。

突然间,朱小贞曾问过打火机在哪的细节在莫焕晶的脑海里闪现,正如她所写的一般,“鬼迷心窍”地萌生了放火后帮忙灭火,然后再以此邀功借钱的想法。

在党琳山看来,这个常人看起来无厘头,甚至有些可笑的方法,对于当时的莫焕晶来说,成了她脑子里唯一的错误选择。

莫焕晶的一生做了很多次错误的选择,2017年6月22日凌晨,她脑海中唯一选择成为那个最错误选择。

错误选择的决定时间是凌晨4点55分。朱小贞就快起床锻炼,三个年幼孩子尚在熟睡。

莫焕晶来到客厅,随手找了一本硬壳书,用打火机尝试点燃书皮,没有着。又翻开内页尝试,这下点着了,但火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将半燃的书扔上沙发后,莫焕晶转身离开,她想要去找更容易点着的报纸,等她回来时,腾起的火焰和浓烟已经开始在客厅内蔓延。

事发时保姆莫某晶在楼下接受警方问询图据网络

一切都朝着最令人悲痛的方向发展。

一个小时后,天亮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尽数黯淡。莫焕晶瘫坐在派出所里。

几天后,她被告知,她口中最喜欢的雇主一家四口死了,死在烈火与浓烟中。

亲人的道歉信

莫焕晶的父亲莫泰也给林生斌写了一封道歉信。

因为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和其他疾病,莫泰的身体一直不好。莫焕晶出事后,他一度难以支撑,毕竟这个他唤作“阿晶”的长女给这个家已经带来了太多的磨难,除了还不清的赌债,如今又添上了“命债”。

莫焕晶的父亲莫泰写的道歉信

“我是做梦都想不到阿晶会放火。”莫泰还没有机会见到女儿,他至今没有想明白莫焕晶为什么会放火,毕竟在她口中,朱小贞一家对她很好,和她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全家人都很不解,想不通她到底为什么会放火。”

“心如刀割,痛心疾首。”莫泰的信中充满了愧疚,除了对朱小贞一家的歉意之外,他自责莫焕晶走到今天和他也有关系。

因为从小就失去了亲生母亲,莫泰一直对这个女儿宠溺有加,尽量满足莫焕晶的需要和要求,即使犯了错,他也很少责骂。

“我以为这样是对她好,其实是害了她。”

在莫焕晶沾染上赌博恶习后,原本小康的家庭陷入了窘境,如今,莫泰和老伴每个月吃药的钱“都被她糟蹋光了。”

尽管如此,莫泰还是在亲友处借了5万元,想要送到林生斌手里,他知道这些钱“微不足道”,但已经是他目前所能尽的全力了。

信的最后,莫泰说,等林生斌“潼臻一生”基金会成立后,他和子女会尽力捐款,让基金会发挥最大的作用,作为对朱小贞母子四人的纪念。

崩坏的亲情

莫哲(化名)是莫焕晶的弟弟,如今依然生活在老家东莞厦边村。出事后,他和家里的其他人一样,一度选择了避开媒体,如同原本熟悉的村里人选择避开他们家一样。

尽管同父异母,但和莫焕晶从小关系一直不错的莫哲现在直言,对姐姐的感情有些不好说。在他印象中,自从2014年前后莫焕晶开始沾染赌博之后,姐弟两的交流就越来越少,上一次见面是今年春节后,莫焕晶悄悄跑回来见她孩子的时候。因为怕被债主“蹲”,莫焕晶不敢回家过年。

“家里前前后后帮她还债有七八十万了。”莫哲说,这些钱几乎都是父亲莫泰想办法筹的,因为赌博的事情,家人轮番劝诫过莫焕晶,但收效甚微,甚至情形是愈演愈烈。

在借光亲戚朋友,又背上沉重的高利贷之后,莫焕晶最终选择了逃离。她成了家族里的一声叹息。

“她和前夫离婚也是因为赌债,她自己也知道会连累丈夫和小孩。”莫哲说,在莫焕晶出事后,铺天盖地的消息和新闻报道一度让家里人喘不过气。

“很多东西是不真实的。”莫泰说,他曾看到有报道说莫焕晶曾经在亲戚的厂里工作,年薪20多万,还有报道说,她从赌友,同是也是好友的麦女士处骗走不少钱。

“她那时候工资一个月4000多块,哪来的年薪20多万。那个姓麦的人就是教坏她赌博的人,带她走上不归路。我姐原来根本不会借钱,全是她带着我姐去借钱的。村里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但莫哲和家人还是选择了沉默,风口浪尖上,他们觉得说也是错的,不说也是错的,在朱小贞一家的惨剧面前,任何可能的辩白都显得无力和刺眼。

现如今,莫哲也几乎放弃了希望,对于莫焕晶可能面临的极端惩罚,他表示只能听从法庭的裁决。

宣判后会不会去探望一下莫焕晶?对于这个问题,莫哲连说两次,这个不一定,这个不一定的。

延期的审判

“开庭最迟可能在明年一月。”党琳山说。

就在前两天,他收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延期审理期限告知书》,原本应该在11月21日前就开庭审理的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暂时未能开庭。

根据这份告知书,本案系犯罪涉及面广,取证苦难的重大复杂案件,不能在法定审理期限内办结,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报浙江省高院批准后延长审限3个月。

对于最终的审判结果,党琳山直言他并不乐观,而莫焕晶本人早已有了最坏的打算。事到如今,党琳山说他唯一的目标就是通过庭审完整还原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为了保证庭审的公平公正,他甚至给最高法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够指定浙江以外的法院来开庭审理。

“通过庭审,厘清绿城的责任,他们的消防措施问题早就被证实,朱小贞一家的死他们肯定负有责任。”

但到底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党琳山叹了口气,“不好说。(来源: 封面新闻 )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