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穆斯林人口继续增加 德国送钱请难民回家(组图)

53

德国一机场前自愿返乡的难民(资料图片)

联邦政府希望通过“送钱”的方式激励那些申请避难遭拒的难民,快速自愿返回家乡。这笔额外补贴的申请到明年二月底结束。

据联邦内政部报告,直到明年2月28日,申请避难遭拒的难民可以申请最高3000欧元(约2.4万元)的”重新融入社会”补助金。举例来说,自愿反乡的难民家庭可获得补贴,用于租房、修建及翻修房屋,或为厨房和厕所添置基础设施,最高可达3000欧元。个人申请者可获最多1000欧元的补贴。这将是今年2月开始进行的”Starthilfe plus”资助反乡计划的一个补充。

联邦内政部长德迈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在《星期日图片报》号召”符合相关条件者”递交申请:”如果您到明年2月底前决定自愿返乡,除了政府’Starthilfe plus’提供的一次性资助金外,还可获得您回到家乡后第一年–12个月的生活津贴。””我们通过具体的帮助令大家可以重新融入社会。”

《星期日图片报》报道,2017年2月至10月期间只有8639人递交了返乡资金补贴申请。目前在德国仍生活着11.5万申请避难遭拒的难民。其中的8万人持容忍居留。内政部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对3.5万人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驱逐决定,驱逐19520名难民。


联邦内政部长:自愿返乡取代强制遣返

多年来,德国当局一直为返乡难民提供帮助,不只是申请避难遭拒的难民,还有那些正在申请庇护的人,为他们提供各方面的经济援助。其中包括从德国联邦政府获得回乡的路费、安家费。同样,对那些持有居留签证的难民如果有彻底返乡的意愿,也可以获得资助计划的援助金和路费津贴。

拒绝再次向叙利亚遣返难民

联邦总理府部长、难民事务协调员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拒绝了联盟党籍州内政部长的计划–允许再次向叙利亚遣返难民。阿尔特迈尔对《星期日图片报》说,”内战还没有结束,许多人逃离了仍由阿萨德掌权的叙利亚。”

萨克森州和巴伐利亚州已宣布,希望在下周莱比锡举行的州内政部长会议上就相关提案与其他内政部长磋商。萨克森州的内政部长乌尔比西(Markus Ulbig)说,遣返行动的目的是,”对社会安全构成危协”和犯下严重罪行的人必须对其追究责任。基民盟/基社盟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考德尔(Volker Kauder)对《世界报》周日版表示,鉴于安全局势,向叙利亚遣返难民目前不在其考虑范围。

研究:欧洲穆斯林人口比例将继续增加

着名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预测,穆斯林在欧洲人口中比例将增加。研究者称,如果从现在起不再接受移民,到2050年,穆斯林将占欧洲人口的7.4%。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新的研究,到2050年,穆斯林在欧洲人口中的比例将翻一倍,超过10%。

在移民和难民近年来以创纪录的数量涌入欧洲后,这项新研究可能将进一步引起有关移民问题的讨论。

皮尤研究中心是一家位于美国的民调和人口研究中心。此次研究的对象为28个欧盟国家以及挪威和瑞典。研究者考虑到自然人口增长、未来常规移民–如寻找工作或求学者以及难民等因素,做出了三种预测。

即便按照最不切实际的第一种推测,也就是从今天起就不再有人移民欧洲,即”零移民”的情况,到2050年,欧洲的穆斯林人口也将从2016年的4.9%增加到7.4%,德国的穆斯林人口则将从现在的6%增加到近9%。

研究者同时指出,预测未来非常困难,这些预测都是假想的情况。非洲和中东地区不稳定因素增加或减少都会对移民和难民潮产生影响。经济状况、欧洲国家政府的移民政策以及是否收紧欧盟边界也是重要因素。研究者以2500个数据库中自己认为是穆斯林者作为预测的基础,这些数据包括官方统计,也包括在不收集居民宗教信仰资料的国家进行的民调数据。

穆斯林比例增加也归因于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人口年龄结构和生育率的差别。欧洲的穆斯林比非穆斯林平均年龄低,前者为30.4岁,后者为43.8岁,也就是说穆斯林中有更多妇女处于生育期。

研究者预测,在欧洲的穆斯林女性平均每人生育2.6个孩子,而欧洲的非穆斯林女性平均每人只生育1.6个孩子。尽管并非所有父母是穆斯林的人自己也会是穆斯林,但研究者指出,孩子倾向于接受父母的宗教信仰。

“中度移民”和”高移民”

研究者预测的另外两种情况是,到2050年,穆斯林将占欧洲人口的11%到14%。而在最近几年接受了大量穆斯林移民和难民的德国,穆斯林的比例可能将达到11%到20%。按照所谓的”高”移民情况预测,2014年到2016年之间创纪录的移民潮和常规移民潮都还将继续。预测还认为,今后的移民将和2010年至2016年间一样,主要为穆斯林。

按照”中度移民”的情况预测,难民潮将停止,但常规移民还将继续保持之前的水平。

该报告的主要研究者之一康纳德·哈科特(Conrad Hackett)说,”零移民和高移民的情况都只是臆想,好比光谱的两极。看起来中度移民或者略高于此的情况是更合理的假设。”

常规移民

在2010年和2016年期间,有700万各种宗教背景的移民作为常规移民或者难民来到欧洲,其中370万是穆斯林。

各种影响因素

上述700万人中只有160万是难民,但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130万)。内战中的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和阿富汗是难民的主要来源国。


哈科特表示,”尽管有很多关于移民潮对人口,尤其是欧洲穆斯林人口比例产生何种影响的讨论,但是,来这里上学、找工作或其他常规非难民移民将对穆斯林人口的增加起到重要的作用。”

不过,穆斯林的数量在德国增加则主要因为难民,而不是常规移民。根据该报告,德国在2010年到2016年接收了67万难民,其中86%是穆斯林。在相同的时期里,德国接收了68万常规移民,其中40%是穆斯林。

2010年至2016年欧洲接受的700万常规移民和难民这个数字,并不包括170万难民申请被拒或者不能得到保护的难民申请者。这170万人中有约100万是穆斯林。

另外一个会对欧洲穆斯林比例产生影响的因素是,被拒绝的难民申请者是否回到他们的来源国,是自愿回去还是被强制出境。

此外还有家庭团聚的问题。

被接受的难民申请者通常可以将最直接的亲属接来,但德国等一些国家政府现在开始采取一些限制措施。

哈科特说,”如果家庭团聚政策允许现有移民把家属接来,那么数字会更高。也许不会像过去几年那么高,但将高于预测的只接受常规移民的中度移民的情况。”(来源: 德国之声)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