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事态剧变 耐人寻味的六点

41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弗林是迄今为止被起诉的政府最高级官员

美国“通俄门”核心嫌疑人之一弗林(Michael Flynn)开口,承认在与俄罗斯使馆联系之事上对联邦调查局(FBI)撒谎,做了伪证。他还保证将与FBI和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合作。

此举撼动美国。白宫随即声明弗林的认罪纯属个人行为,不涉及任何其他人。坊间揣测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和前顾问麦克法兰或将被拉下水。“通俄门”调查的目标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去年大选过程中与俄国有关联的指称。

特朗普总统稍后发推特称弗林在2016年选举结束后的行为是合法的,之所以解雇弗林是因为他对副总统和FBI撒谎;胜选后特朗普交接团队的所做所为“没什么要隐瞒的”。

BBC北美事务记者泽克尔(Anthony Zurcher)认为,弗林认罪的冲击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1. 特朗普的核心圈子破裂

弗林承认伪证,其重大意义怎么说都不过分。他是特朗普总统2016年竞选期间的贴身顾问和密友,地位显赫,在权力交接团队中是个顶梁柱角色。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一职是历届政府中级别最高的,负责总统跟美国庞大的军方和情报部门之间的沟通。这个位置上曾经有基辛格、布热津斯基、鲍威尔和赖斯。

特朗普对弗林十分偏心,就在解雇他之后没几天还公开赞扬他是个“出色的人”,“受到媒体非常、非常不公平的对待”。

现在他可能要进监狱了。更重要的是,他可能会把自己熟悉的特朗普核心圈的内情说出来。

弗林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应讯
弗林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应讯,承认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前几个星期与俄罗斯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会面的事件上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撒谎
2. 弗林开口爆料

根据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发布的文件,弗林承认,在2016年12月他与俄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那次致命的电话交谈前后,他与特朗普交接团队官员有过联络。文件说交接团队成员“不希望在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政府实施新制裁后俄国使事态升级”。

这些对话发生在特朗普胜选一个多月后。弗林出任国家安全顾问的任命已经宣布。这是总统核心圈里的最高职位。

下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没有公开姓名的交接团队高级成员究竟何许人也。一些美国媒体说是库什纳和前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法兰。也有人认为可能是特朗普本人。无论如何,弗林和穆勒早晚得把底牌亮出来。

3. 弗林的说法跟白宫的言辞冲突

他关于自己跟交接团队成员对话的说法跟特朗普在2月一次记者会上的说法直接矛盾──特朗普说弗林擅自去跟基斯利亚克接触。

当时白宫声称总统解雇弗林是因为他在自己跟俄国的关系上对副总统彭斯撒了谎。美国官方对基斯利亚克的监控信息泄露出来,弗林跟他的对话真相随之曝光。

如果弗林有证据支持自己跟特朗普交接团队的接触的说法,那个团队当时由副总统彭斯负责,那么白宫为弗林事件所做的辩解、否认知情等等,都将开始瓦解。

总统核心圈里的任何人,要是对FBI或穆勒调查组声称自己不知道弗林的所作所为,而证据显示他们知道,那就会导致新一轮做伪证指控。

弗林
弗林在二月被辞退
4. 穆勒可能在准备妨碍司法公正诉讼

那把政治铁锯可以再次启用:“关键不在于罪行,而在于掩盖”。弗林跟俄国大使的接触是有问题,但或许并不违法,考虑到他那是针对奥巴马政府的政策采取的行动。

但是,关键是有没有人妨碍司法公正。前FBI局长科米指证,2月14日,弗林被解职当天,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型办公室一次私下会面时催促科米停止对弗林的调查。

如果特朗普知道司法部门会发现弗林是在执行其他人给他命令,而要求科米停止调查,当局都可能相关人员提告,指控他们妨碍司法公正。

5. 冰山一角?

周五(12月1日)弗林承认撒谎之前,各种传闻和指称满天飞。据称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还在调查弗林在奥巴马时代作为军事情报署负责人期间的工作,包括他2015年的俄国之行,旅费由国营对外电视台今日俄罗斯(RT)买单,以及他没有申报的为土耳其政府的利益游说的活动。

但是,对他提出的指控却只涉及去年12月跟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Sergei Kislyak)的电话交谈。虽然那也可以判监禁5年,但穆勒几乎没怎么惩罚这位前国家安全顾问。这就是全部?

穆勒的首要任务是调查特朗普的竞选跟俄国政府的可能的联系。弗林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高级顾问和宣传干将。对弗林的指控相对较温和,是否暗示他可能提供了跟穆勒调查直接相关的信息?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
弗林目前面对的指控只涉及与基斯利亚克(Sergei Kislyak)的电话交谈
6. 独立检察官的调查范围广泛

弗林认罪只是特别检察官眼前的拼图中的一小片。

10月,穆勒指控特朗普竞选团队前首席执行官马纳福特和另一位与白宫有关系的高级助理盖茨在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涉嫌洗钱。

他还跟另一位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罗斯达成协议,后者向调查组承认自己跟俄国的联系。

每一步都很特别,但互不相关-至少目前如此。将来某个时候,我们会知道穆勒到底是在通过这些司法步骤建立一个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更大的诉讼案,还是他全部的努力就是敲敲边鼓、小打小闹。

就像总统说的,拭目以待。(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