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约情人杀夫抛尸江中,未料尸身漂回老家(组图)

59

警方审讯犯罪嫌疑人谢某(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12月1日报道,妻子将丈夫约至长江大堤下谈心,随后告知情人赶来将丈夫杀害掩尸江中,为掩盖作案行迹,她在案发后又故意在闺蜜面前上演一场焦急寻夫的闹剧。这起发生在湖北荆江大堤下令人心悸的悲剧,终于有了结果……

江上浮尸 

时间返回到去年9月18日清晨,位于荆州江陵县长江水域的一处工地围堰内,有工人发现一具男尸,面部朝下俯卧在一根钢柱上,尸体位置距岸边约200米,已高度腐败。

长航公安荆州分局民警赶到现场,尸表检验发现死者有胸部塌陷,双手有类似割划的损伤。是意外坠江身亡,还是案件杀人?

初步排查否定坠江意外事件。结合荆江水域水位的持续下降,民警认为死者应该是顺长江漂流搁浅于工地围堰上,但想要查明真正死因,确定死亡性质并不容易。一般情况下来说,船舶航行的撞击可能导致尸体胸部塌陷,尸体与礁石的碰撞也可能引起手部挫伤。

法医在整理死者遗物中发现了一个钱包,内有身份证、银行卡。民警借此联系上身份证主人邓某的亲生父母,通过DNA比对确定死者就是邓某。28岁的邓某是荆州市江陵县人,已婚。

邓母闻知噩耗悲痛欲绝:“儿子常年在广州打工,这次回来还没落家就命丢长江……”她坚称自己的儿子绝不会自杀,也不可能是游泳溺亡,因为儿子根本不会游泳。据她回忆,儿子9月5日回荆州的晚上曾给家里打电话,说是跟他媳妇谈心和好,会一起去广州打工好好过日子,“但这通电话后,他的手机就一直是关机状态”。

可疑妻子 

邓某之妻姓谢,24岁,暂住荆州市区,4年前与邓经人介绍恋爱,不到半年与邓某结婚并生下一个女儿。

面对民警的询问,谢某称丈夫于9月5日从广州返回荆州,当天下午3时许他们夫妻二人加上闺蜜朱某,一起在市区内闲逛、吃饭,夫妻二人到江边谈心,谈好同去广州打工,“大约晚上9点多我们一起打车返回登记酒店,中途老公下车说是去网吧上网,此后一去未归再没有联系上”。

民警问及其夫邓某中途是在哪里下车时,谢某开始闪烁其辞。分局刑侦队长陈渝注意到,对事发当晚的很多细节回忆,谢某多是一笔带过,而整个的询问过程中,谢某除了对得知丈夫身亡似乎有些惊奇外,更多的表情是显得轻松,偶尔还露出笑容,看不出有丧夫的悲痛感。

综合谢某的陈述,民警认为作为死者之妻的她一定是隐瞒了什么。

就在此间,尸体解剖勘验结论出来,死者胸部有一个单刃锐器创口,贯穿整个胸腔,其双手属锐器创伤,死因为失血性休克合并溺水身亡。也就是说,邓某是受外力伤害长时间失血休克,并溺水后死亡,基本排除自杀的可能性,推断邓某生前曾与人进行过激烈搏斗。

邓某之妻谢某有很大的作案嫌疑。但娇小的谢某,显然不具备与身高体壮的邓某正面搏斗的可能,这中间还能有谁与邓某搏斗并置之于死地?

谢某向警方所称的闺蜜小朱,成为案件的重要突破口。案发次日,民警找到小朱,小朱得知邓某遇害惊诧不已,“我也觉得那天夜里的事很奇怪,他们夫妻谈判干嘛硬扯着我一起折腾”。

小朱还提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高某,高某就是小谢婚外恋的情人。

辣手情夫 

按照小朱的回忆,高某与谢某打小是邻居,两个人的家庭都是从外地迁来荆州市柳林州附近,自小一起长大、上学读书还谈过恋爱。谢某嫁给邓某之后,仍与高有来往,因邓某长期在广州打工,谢某就经常与高某在一起,出入成双成对,高某直接对外称小谢是他的女朋友。

小朱的陈述证实谢某对民警曾有撒谎。而从外围组民警调取的现场视频资料中,谢某夫妻确实一起前往江边,但从江边返回时却仅有谢某一人,案发现场曾出现过另一名男子的身影,这个男人就是高某!

高某有重大嫌疑,案发后第三天即2016年9月20日晚8时许,专案组根据谢某提供的信息,前往沙市区燎原路一处出租屋内,将正在床上玩手机的高某抓获。

落网的高某承认是自己将邓某在江岸边杀死,他似乎有意将罪责全揽到自己身上,“杀人就是我干的”。

警方审讯犯罪嫌疑人高某(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23岁的高某交待,读中学时就与谢某谈过恋爱,她结婚后因丈夫长期在广州打工聚少离多,对丈夫很不满就经常吵架,2016年初谢某找他倾诉对丈夫邓某的不满,两人于是再次成为了情人。

案发前几个月,邓某在谢某的QQ空间里发现一张谢、高二人在海边游玩的亲密照,很是不满,甚至从广州专程赶回到荆州质问谢某。每次争吵过后,谢某都找高某诉苦,说老公经常欺负她、吼她。

高某称不忍自己爱着的女人如此伤心,就向谢某表示“这个事情我来解决”。

9月4日,谢某接邓某电话说要从广州回来后,即将消息告诉了高。

监控显示被害人与谢某当晚6点多到现场(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5日晚7时左右,她陪着刚从广州回来的丈夫到荆江大堤的老汽渡附近谈话,并将地点悄悄告诉高某,这中间邓某也打高的电话约去谈判。

“晚上8时许,我打的赶到大堤下后与邓某谈判,趁着他面朝江水时捡起地上的石头砸向其后脑,后来又用携带的小刀刺他。”高某承认,在与邓某的搏斗中,邓曾求饶“放过我”,但此时的高某已是杀红了眼,死死将受伤的邓某摁在江水里头,直至其不再动弹后,将其身体推往长江的深水处。随后,湿淋淋的高某找相隔50米外的谢某要了十元钱打的费,这一对畸恋男女分头逃离现场。

犯罪嫌疑人谢某指认现场(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可怜遭妻子背叛夺命的邓某,浮尸江中半月之久,恰好漂回到老家江陵县的水域被人发现。
寻夫闹剧 

该起被长航公安定为“9.19浮尸案”的畸恋悲剧,在案发两天后迅速告破。随着审讯的进一步推进,办案民警对其中的关键人物——为人之妻的谢某,在作案后的表现感到惊诧不已。

谢某作为一名90后,家庭环境并不优越,初中毕业开始混迹社会,从未找过一份稳定的职业谋生。不满20岁的她经人介绍与邓某恋爱,认识不到半年就迅速结婚成家。婚后她接收丈夫每月从广州转回的工资,内心却不甘寂寞,仍与昔日男友厮混直至发展为婚外情侣。被丈夫发现并多次责问后,她一度心生对丈夫的杀机。

办案民警介绍,这起杀夫悲剧也显示了谢某的许多心机,出事的当天她叫来闺蜜小朱一起,与丈夫在市区酒店开房聊天、吃饭,而在当夜事发明知丈夫被害后,她独自回到酒店再次找来小朱,刻意营造一种丈夫深夜失踪的假氛围。

监控显示当晚8点多谢某单独离开(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据小朱事后向警方回忆,当天夜11点多钟,谢某当她的面在酒店房间拼命拨打丈夫的手机,发现关机就显出很焦急的样子,“她甚至还拉上我半夜里回到江边到处寻找丈夫,折腾了半夜”。

民警称,与情人高某共同杀害丈夫的第二天,谢某仍在继续奔波寻夫,先后到附近的两个派出所报警称“丈夫失踪”,因报失踪的时限未超过24小时也没可能被警方受理。

警方破案后真相大白,谢某仍然避重就轻推脱罪责,辩称自己并未动手杀死丈夫,对后来的事情并不知情。但这苍白无力的辩解,在警方的证据链下都被一一戳破。

案件庭审时,参与侦破案件的长航公安局荆州分局刑警心头一直沉重,“犯下如此杀人重罪,在25岁的谢某脸上难以看出悔恨和对家庭残破的悲伤”。

本月20日,该案经荆州市中院一审后判决高某、谢某故意杀人罪成立。女子谢某被法院一审判决故意杀人罪成立,获刑12年,而甘愿为女子杀人效力的男子高某被判处死刑。获判死刑的高某并未当庭提出上诉,谢某则否认自己故意杀人,当庭表示对获判12年重刑要提起上诉。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