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夫妇正被“清君侧”?近期公开露面减少

75

资料图:特朗普、伊万卡、库什纳(水星新闻配图)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近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及其丈夫库什纳公开露面减少,一向对特朗普不够“友好”的多家美国媒体就称,白宫幕僚长凯利对库什纳不满,已经“剪除其羽翼”,并可能在年底前要求伊万卡夫妇离开白宫。

过年啦!西班牙欧浪网送来一波特惠福利~~~

即日起在欧浪网:购买网站制作+APP应用
2800欧起!

联系电话/微信:661177777

美国《名利场》杂志11月22日援引“经常出入白宫的共和党高级人士”的话,作出上述报道,并导致多家媒体持续跟进。

不过,凯利本人25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否认了相关传闻,“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试图摆脱库什纳和伊万卡”。

《名利场》报道截图《名利场》报道截图

《名利场》杂志称,特朗普上任伊始,女婿库什纳就被视为权力核心人物,承担多项重要任务,包括重组政府、处理中东事务、处理中国事务、控制药品滥用等等,有白宫工作人员私下称他“影子国务卿”,甚至前首席策略师班农的离开,也被视为在与库什纳的权力斗争中遭受失败。

而今年7月,约翰·凯利开始担任白宫幕僚长,上任伊始就要求总统给他绝对权力整肃白宫西翼(白宫核心,总统及幕僚办公室所在地),要求包括库什纳和伊万卡在内的所有人见特朗普必须通过其允许。多名现任和前任白宫官员认为,在“凯利时代”,最受影响的就是库什纳,随便走进椭圆形办公室,向总统进行政策游说,或者向他讲述八卦消息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名利场》进行报道后,多家外媒随之跟进。

《新闻周刊》网站22日报道截图《新闻周刊》网站22日报道截图
《商业内幕》网站25日报道截图《商业内幕》网站25日报道截图
《卫报》网站25日报道截图《卫报》网站25日报道截图
美国在线网站25日报道截图美国在线网站25日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友人称伊万卡夫妇感到气馁

《纽约时报》25日援引库什纳夫妇的友人的说法称,库什纳与伊万卡对在白宫失势感到气馁,有意重返纽约过生活。

美国《反裙带关系法》(anti-nepotism law)禁止总统委任亲属在政府机构任职,这一限制是否适用于白宫存在争议。库什纳、伊万卡及特朗普均认为,若不接受政府发薪,就可以规避这一法律。

但伊万卡今年3月开始担任总统顾问,虽然不接受政府薪金,但她以何种身份随特朗普出席各类场合,经常惹人非议,比如今年7月在G20峰会上,伊万卡曾代替父亲出席一个有多国领袖参与的会议,并不合适。因此,近期有关伊万卡和库什纳违反《反裙带关系法》的讨论也出现得更频繁。

虽然本次争议主要针对库什纳,一向与丈夫共同进退的伊万卡可能也会淡出。

《名利场》杂志称,特朗普也一直建议,甚至施压要求库什纳和伊万卡返回纽约,以回避过多负面新闻。有报道指出,特朗普一度很困惑,将家人留在白宫西翼的决定,是否制造了太多的政治噪音?当伊万卡因为角色“模糊”而广受诟病,特朗普曾当着助手的面对她说,“孩子,你在遭受谋杀(killed)了,这是笔糟糕的买卖(deal)”。

不过,凯利本人25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否认了相关传闻,他表示,“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试图摆脱库什纳和伊万卡”,他还肯定了库什纳颇受争议的“创新办公室”的价值,他表示,该办公室确实在不久前报告了波多黎各遭受飓风灾害的情况。

知情人士透露,自就职以来,凯利一直试图缩小库什纳的职责范围,让他把焦点放在处理巴以冲突上。即便如此,库什纳和凯利之间的紧张关系似乎仍在加剧。凯利上月对库什纳沙特之行的“成果”感到不快,因为在几天后,32岁的沙特王储萨勒曼便突然逮捕了11名王室成员。《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当时库什纳和萨勒曼彻夜长谈到凌晨4点,“筹划策略”。这使得凯利不得不处理这样一种印象,即白宫预先知道这场突击行动,甚至帮忙进行了安排。

相关阅读:军方背景“三剑客”组成决策核心圈操盘外交

新华社今年8月27日曾发文关注包括凯利在内的决策核心圈。报道称,从特朗普政府当时一系列人事调整和外交政策来看,由马蒂斯、麦克马斯特以及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组成的有军方背景的“三剑客”影响日益加深。

美国媒体Axios此前引述高层消息,提及由马蒂斯、麦克马斯特和凯利组成的“三剑客”,称“三人世界观相近,私下表示有责任引导特朗普”。

马蒂斯曾任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兼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司令,并总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大战场战事,深度介入了南亚和中东事务。麦克马斯特曾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中担任指挥官。凯利是美国历史上服役时间最长的海军陆战队将军,参与过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三剑客”不仅都拥有深厚的军队背景,在共和党与民主党也都有很高的声望。军人出身的他们,做事风格理性务实,曾经激烈批评过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保守派主流杂志《国家评论》网站文章认为,少有美国总统会将三位德高望重的军人放入一个团队来引导国家安全政策,“即使有,也不会赋予他们像现在这样的宽容度”。

文章提到的团队,是指诞生于冷战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美国政府讨论和研究重大战略决策的核心组织,为总统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方面的决策提供参考。

特朗普上任后仅一周,便开始重组国家安全架构,但引发不少分歧,尤其是一度指定班农为国安会议的常列人员。

就在班农辞职当天,特朗普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成员在戴维营聚首,共同讨论对阿富汗新政。除了商人背景的国务卿蒂勒森外,马蒂斯、麦克马斯特、凯利全都出席。《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特朗普在重整旗鼓,也体现了国安会的重新团结。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