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打洋垃圾 影响全球供应链 考验废品业(组图)

155

90年代开始,为了帮助驱动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繁荣,世界各地都将废纸、废塑料、废金属运往中国以用作原材料。如今,中国不再想做全世界的垃圾桶。

香港一位废品回收商
按等级分类的回收纸皮,每一类在回收市场上都有不同价值。
在香港回收的消费后塑料随后将被用作中国大陆工厂的原料


上个月在香港,人们正在将纸箱拆开回收。香港有千千万万名不起眼的废品回收者,他们将废品出售给回收商,而后进行加工并出口到中国大陆等地。

香港——这个夏天,香港街道上废纸皮的数量下降了将近三分之一。这让回收废品的刘小君(音)开始感到担心了。

“我饭都不吃了,就能多做些,”刘小君说道。她本来已在兼职做洗碗工,每晚的睡眠都不足5小时,每个月却只能挣到500美元。回收的价格下降到相当于每公斤6美分,就意味着她要做的更多。

90年代开始,为了帮助驱动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繁荣,世界各地都将废纸、废塑料、废金属运往中国以用作原材料。中国把它们称为“固体废物”。2016年,中国进口了大约价值180亿美元(约合1200亿人民币)的固体废物。

但中国并不想做全世界的垃圾桶。夏季时,北京监管机构援引了健康和环境问题,对他们所谓的“洋垃圾”开展了格外严格的打击。

和世界经济其他诸多方面一样,中国的决定波及了一大片供应链,不论是德克萨斯州的大型废品公司,还是像刘小君这样在香港的废纸堆、废塑料堆中分分捡捡的“拾纸皮婆婆”。废品经销商匆忙寻找着亚洲的其他买家,但中国市场太大了,很难被轻易取代。

“就像是一夜之间关掉了阀门,”总部位于休斯顿的废品管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总裁吉姆·菲施(Jim Fish)说,该公司是北美最大的生活废物回收商。

多年来,为了加快制造业的运转以促进经济增长,中国政府愿意忍受废品带来的一些缺点,即低端的回收再利用对本国土壤、河流的污染。但或许中国的经济已经越来越不需要像这样去牺牲环境了。

《塑料王国》加重了人们对国内污染的普遍担心。这部最近发布的纪录片记录了山东的一个偏远小镇里人们靠捡塑料维生的生活,他们还会把塑料放进一个喷着黑烟的机器里加工。该影片在1月从网络上被撤下之前,在中国大陆疯传。

工业中的污染“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影片导演王久良说。

“这是整个世界共同的挑战,”他说道。

中国监管机构打击进口垃圾的运动从2013年就开始了,一连串港口检查强制要求外国废品回收者改进其运营方式,并投资新的垃圾分类技术。

7月,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通报,将在年末之前禁止24种废物进口,包括某些类型的纸张和塑料,使监管更为严格。中国监管机构也开始限制废纸进口。

“我生气,但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小生意人,”最近的一天早上,63岁的刘小君一边在老鼠滋生的香港旺角街道分拣着纸板、塑料和汽水罐,一边如此评价着废纸回收管制。

在中国这片半自治的土地上,刘小君和其他千千万万不起眼的废品回收者会去简易的回收点,将废品卖给回收商。随后,废品将会在垃圾回收处理厂进行加工,出口至中国大陆或其他地区。

在美国,新规意味着将有更多垃圾留在国内。据华盛顿游说组织废料回收业协会(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称,这对一些回收者来说或许是好消息,但也意味着国家需要填埋更多垃圾。

回收者可能还需升级设施来处理垃圾,这将为美国各州和纳税者带来更大花费。回收利用专家、《废物星球:十亿美元垃圾贸易之旅》(Junkyard Planet: Travels in the Billion-Dollar Trash Trade)的作者亚当·明特(Adam Minter)说。“没有中国,美国将会回收得更少,花费得更多,”明特说。

香港垃圾场和垃圾回收处理厂的工人说,北京即将施行的垃圾进口新规已经在影响他们的收入。

在城郊一处与中国大陆遥遥相望的垃圾回收处理厂,经理瑞恩·张(Ryan Cheung,音)说,当地回收垃圾的人卖给他的塑料比以前多,这显然是因为新规已经限制了他们的选择。而结果就是工厂的瓦楞金属板屋顶下,一扎扎灰白色的包装膜堆积成山。

“我不能再买了,”他站在一堆堆散碎的芭比娃娃旁边说,附近的一条路上,一辆垃圾车吃力地往一个垃圾填埋点开去。“我手上的太多了。”

(来源: 纽约时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