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北京租户遭驱离后引反思:如何处理外来人口问题?

205
图:11月21日,北京大兴发生火灾后,火灾发生地周边的西红门镇新建一村至四村等地立即开始腾退工作,大量公寓丶市场被拆除,众多曾经居住在此的外地来京务工人员正在陆续搬离。

北京大兴区大火吞噬了19人生命后,中国当局开始了一场安全隐患大排查专项行动。一批违章出租公寓租户被要求撤离,再次引发如何安置外来人口的讨论。

有网民认为官方这是在借机“清理低端人口”,但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种说法“不负责任、毫无根据”,行动实质是为整治各项安全隐患。

专家认为,驱离租户的方法并不合理,只有提供充足的公共服务才能解决安全隐患。

撤离的都有谁?

大兴区发生大火后,该区政府决定从11月20日起开展为期40日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该区区委书记周立云称,要“地毯式地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场所立即停止使用,即刻整改。

据内地媒体报道,除了大兴区,北京朝阳区、海淀区等多区域的城乡结合部都在严查违章建设的出租公寓,并且要求租户在短时间内搬出。

受到影响的租户多是来北京务工的外地人员,他们来自山东、江苏、江西、吉林等省,租住在大兴新建村、通州马驹桥、丰台区卢沟桥乡张仪村,从事服装、餐饮、物流、建筑等行业。

网上传言称,北京当局此次行动是要”清理低端人口”,引起网民和知识界学者愤怒。不少公益组织、志愿者和网民都在网上发布或转发救助信息,帮助流离失所的租户。

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上周六(11月25日)表示,说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没有’低端人口’一说”。

该负责人指出,专项行动主要是排查、清理、整治各项安全隐患,特别是火灾隐患,以确保居民生命安全。但他也承认,排查清理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比如有些村的工作过于焦急,给搬迁群众的生活安置造成了暂时困难”。

官方文件中的“低端人口”

此次事件中,争议最多的就是“低端人口”一词。有人认为,这个词汇侮辱了到北京打工的收入不高的外地人,即使他们为这个城市的运转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虽然此次大兴区的官方通报中并没有提到“低端人口”一词,但它在北京多个地区的政府网站文件中都曾出现。

今年1月,北京石景山区政府网站发布的一篇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报告称,2016年,该区落实人口调控工作方案,“依托治乱疏解建高端专项行动,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480处”。

在北京市政府网站的一篇政务信息文章中,也有“加快区域低端人口的疏解,提高区域人口质量”的说法。网页显示,该文章来源于海淀区政府网站。

11月24日,60岁的王女士在北京周营一带等待帮忙搬家的人。
11月24日晚上24点,是北京南六环外的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多座公寓的租客搬离的最后期限。图为当日60岁的王女士等待帮忙搬家的人。
“干预城市生态”

清查工作声势浩大,内地多家媒体发出特写报道,微博、微信朋友圈已被外来务工人员搬离北京的故事“刷屏”,但许多此类报道都遭到审查。

有网民认为,即使租住地存在火灾隐患,也不能如此突然地驱逐外来务工人员。也有人指,如何管理好城市外来人员,考验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向BBC指出,官方解决大城市人口膨胀的思维,与城市的发展生态背道而驰:“城市生态应该自然演进,是自发的,而不是权力硬性计划、干预、管控的过程。”

郭于华又强调,外来人口亦是在满足北京在服务、劳动力方面的需求。很多国家的大城市都会有棚户区,政府的做法不是把他们赶走完事。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指出,目前出现的现象,是政府公共管理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导致的,“但现在一个板子全打到了低收入群体身上”。

他说,大兴火灾暴露的安全隐患问题,是安全措施不到位,“存在安全隐患,应该去治理安全隐患,而不是去驱赶人”。

外来人口的生存困境

郭于华认为,问题出在中国特有的“户籍制度”。

“国外出现这样的问题,一般不会是制度性的、而是管理上的问题,但在中国则真的是一个制度问题。只要没有本地户口,生存就是一种非法状态,方方面面都会受到歧视与打压,这是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地方。”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黄文政亦认为,北京的人口并没有多到城市无法承担的地步,政府应当废除户籍制,让外来人口安居乐业;同时解决安全隐患,而不是极端地让住户立刻搬走,无家可归。

陆铭称,如果政府真的认为城市低收入群体无法获得足够的安全保障,就应该改进公共服务,提供安全的、可以满足最低生活要求的廉租房和公租房。

11月24日,北京通州,一位女士坐在一辆塞满行李的三轮车里。
11月24日晚上24点,是北京南六环外的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多座公寓的租客搬离的最后期限。 图为北京通州的一位女士坐在一辆塞满行李的三轮车里。

而从全球来看,其他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国家也没有中国的户籍制,国内移民完全自由。“将自己的公共服务、社会保障覆盖到城市的常住人口,这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民主政治国家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说。

“没有城市会被人口压垮”

专家也认为,外来人口离开北京,会带来各种不便利,如果事件持续,将影响到北京的经济发展。

陆铭说,外来人口离开北京,会导致服务类劳动人口减少、价格上涨。而低技能劳动者是高技能劳动者的服务供给者,如果服务价格上涨,从长期来看对于高技能劳动者的吸引力也会下降。

“有外来人口涌入说明这个城市有活力、有吸引力,” 黄文政指, “没有一个城市会被人口压垮,只会因为人口减少而衰落。”

另一方面,郭于华亦观察到,今次的“排查”清理范围不止“违章建筑”,一些条件不差的住房也在被清理之列,而受影响范围亦不止基层与外来民众,一些收入不错的、甚至是本地的居民亦被波及。

她举例指,自己一名学生,已经博士毕业成为大学教师,但他所租住的房子也在清理范围,被勒令在一周内搬迁。

“他是‘高端人口’了吧…这种对人权的侵犯,今天可能是别人,明天就可能是你。”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