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最严重幼儿园虐童案当事人在监狱度过余生

83

针对近期多地发生幼儿在幼儿园受到侵害事件,11月24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紧急通知,部署立即在全国开展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

几年前,英国发生过一起严重的幼儿园虐童案,它带来了什么?

法官在听证会上宣读案件事实、展示猥亵儿童照片时,一群神色黯然的父母坐在旁听席上泣不成声。他们不停咒骂,有人忍不住拿起一袋面粉,向被告席上扔过去。

这桩“英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幼儿园虐童案”,发生在2009年12月。在德文郡普利茅斯市的小泰德幼儿园,39岁的工作人员凡妮莎·乔治猥亵和侵害了不少孩子。

凡妮莎·乔治没有向警方说出确切的受害儿童名单,这意味着30多个家庭陷入了无可抑制的惶恐。他们想象着自己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寝食难安,备受煎熬。

“这些父母把孩子托付给你,相信他们会是安全的,你却如此践踏他们的信任。”法官这样陈述她的罪行。

“儿童虽然幼小,但不是我们为所欲为的对象。”首都师范大学青年教育艺术研究所国内研究室主任陈苗苗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我们要温柔而坚定地告诉每一个孩子,成人社会可以保护你。”

陈苗苗指出,在国内,随着二孩政策实施,学龄前儿童数量快速增加,如何从机制上保护幼儿权益不受伤害,已经成为整个社会越来越关注的话题。

“天使”也会堕落

东窗事发前,凡妮莎·乔治已经在小泰德幼儿园工作了3年。在家长和孩子口中,这位恋童癖者是“天使”和“第二个妈妈”。

在幼儿园,她是个慈爱亲切的老师,育儿室里贴着她跟孩子们亲昵的照片,照片里她脸上贴着用零食盒制作的一对假嘴唇,充满童趣。在家里,她把两个十几岁的女儿照顾得很好,一家四口住在郊区的一幢三层小楼里。

但周围的人不知道,自从在网上与恋童癖团伙创始人科林·布兰查德认识以来,凡妮莎就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

她拼命地给他发猥亵儿童的照片和与虐待儿童有关的短信。躲在小隔间里给孩子们换尿布,她会顺手用手机拍下照片,尽管幼儿园里不允许携带私人电话。

在法庭上,凡妮莎承认性侵儿童7次,猥亵儿童8次。

直到2009年6月,科林·布兰查德的一位同事从他电脑里发现了大量涉嫌性侵幼童的照片。从电子邮件和短信来往的记录,警方又顺藤摸瓜地逮捕了凡妮莎和另外3名女子。

一位母亲告诉英国《每日电讯报》,这个老师看起来干干净净,从1998年起就一直从事照顾孩子的工作,该有的证书都有,从不做什么过分的事,也没有一个家长怀疑她隐瞒了什么。后来知道真相时,她觉得“又恶心又生气,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堕落的“天使”在案发前往往伪装得很好。2011年的另一起案件中,英国伯明翰小星星托儿所20岁的男助理保罗·安东尼·威尔逊被指控强奸两三岁的幼童。他被逮捕前,一个孩子的祖母还告诉英国《每日邮报》:“他真是个好小伙子,总是很有礼貌,我孙子也很喜欢他。”一对四岁双胞胎男孩的父母也说,他“看起来很好,我的孩子们很喜欢他”。

没有一个孩子应该生活在恐惧中

当法官宣布凡妮莎从此“可以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时,她的丈夫安德鲁坐在法庭下方高喊了一声“好”。

这个平静生活被骤然击碎的男人拒绝跟媒体谈论妻子的罪行,只想尽快离婚,尽量减少对女儿们的影响。

凡妮莎还曾将自己女儿珀尔的照片发到网上恋童癖的圈子里。警方说,她甚至用一些“与性有关的恶心评论”在描述这张照片。

“我想让人们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她,瞧不起她。”15岁的珀尔告诉《世界新闻报》,她对母亲的所作所为感到厌恶,“一个母亲应该保护自己的女儿,而不是背叛她。”

英国全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NSPCC)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0年里,英国虐待和忽视儿童的案件数量增加了75%。2016年,英国严重虐童案件的数量与7年前相比翻了一番,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每天都有大约500起新案件发生。其中,超过一半的虐童报告与父母或看护人有关。

从4岁那年被继父性侵开始,查莉就对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充满了恐惧。继父总是在酒吧里泡一整天后醉醺醺地回家,对她们母女俩大打出手。她不止一次地恳求母亲离开这个恶魔,但懦弱的母亲说自己无处可去。

根据NSPCC的记录,查莉被囚禁在家里,唯一能出去的时间就是去上学,学校成了她的避难所。但母亲出去工作时,继父经常不让她去上学。

查莉曾吃安眠药企图自杀,被提前下班的母亲送到了医院洗胃。母亲没有问她为什么这么做,还要求她告诉医生,她之所以自杀,是为了照顾同父异母的弟弟而感到沮丧。她14岁时怀孕,母亲付钱让她在私人诊所堕了胎,却从没问过孩子的父亲是谁。

类似的故事,也不止一次地在国内出现。2015年3月,南京一名男孩被养母殴打,全身多处受伤。同年9月,河南洛阳3岁女童辛怡被母亲的情夫用烟头烫、倒吊,连续昏迷574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研究报告称,虐童行为每年给亚太地区国家造成2090亿美元经济损失,还会加重医疗系统负担,推高暴力犯罪水平。更重要的是,被虐儿童很难成长为健全的社会一员。

加雷斯堕入同样的黑暗深渊,是在父母离婚几年后。那时,他只有7岁。

“他是我父亲,我以为他对我做的一切都是正常的。”他回忆道,“他让我觉得自己很肮脏。我那时太小了,不能理解坏人是他,而不是我。”

加雷斯想过告诉老师,但他不敢,因为父亲力气很大,脾气很坏。他只能努力把恐惧和担忧锁在“脑海中的盒子里”,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性侵一直持续到了加雷斯13岁。他变得暴躁、紧张、喜怒无常,不敢跟女孩有任何接触。有时,他觉得被埋藏在心里的那些事随时可能爆发,“我无法控制它们”。

NSPCC首席执行官彼得·万利斯指出,虐待会对孩子的大脑发育、情感健康、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造成严重破坏。

据NSPCC的报告,被虐待过的孩子中,90%会在18岁之前患上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精神疾病,甚至产生自杀的念头。但通常情况下,只有孩子自我伤害或处于自杀边缘时,人们才会为他们提供支持。

“没有一个孩子应该生活在恐惧中,尤其是在自己的家里。”一位曾受性侵者说,“这本该是他们最应该感到安全的地方。”

“最脆弱的孩子,却遭到了最残酷的背叛”

英国法律规定,只要有理由怀疑孩子被虐待,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向警方或社会服务机构进行报告,后者有义务迅速展开调查。如果调查发现监护人存在暴力、酗酒、吸毒等可以被判定为“没有抚养能力”的状况,就有理由强制将儿童寄养到别的家庭或寄养机构中。

但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有人拯救。很多孩子不敢把真相说出来。他们身边的成年人不愿意惹麻烦,也选择了沉默。

在国内,也有很多人对身边的虐童事件沉默以对,甚至熟视无睹。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律师迟然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虐待罪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没人报案就没人管。作为弱势群体,儿童缺乏自保能力和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意识,遭受虐待后很难自己通过报案解决。

据《卫报》报道,英国只有八分之一的受害者会受到当局关注,85%的儿童虐待未被发现。

截至2014年3月的两年里,英国警方和地方当局记录了大约5万起性侵案件,但英国儿童事务专员办公室的调查结果显示,官方数据大大低估了儿童性虐待的真实规模。在这一时期,被虐待的儿童实际人数多达45万,其中三分之二是家庭虐待的受害者。

1864年到1981年间,苏格兰的斯麦伦孤儿院收养了1万多名贫困儿童,但许多孩子在这里遭到恶毒的殴打、羞辱和性虐待,甚至被逼着吃掉自己的呕吐物。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和《星期日邮报》合作调查发现,有402个孩子的尸骸被埋在没有墓碑的集体坟墓里。

孤儿院的死亡记录显示,平均每三个月就有一个孩子死在孤儿院,死亡率是同时期苏格兰地区儿童平均死亡率的三倍,约三分之一的受害者年龄在5岁以下。除了肺结核、胸膜炎、流感、猩红热等疾病,营养不良和钝性创伤是最主要的死亡原因。

就像把一颗鹅卵石扔进游泳池,斯麦伦孤儿院虐童事件的影响迅速波及整个苏格兰。

从2015年10月开始,苏格兰政府启动了对69家机构的调查,数家顶级私立学校和教会儿童院被包括在内,调查预计持续4年。

“我们最脆弱的孩子,最需要抚养和支持的孩子,被托付给国家或代表国家的机构,却遭到了最残酷的背叛。”“关爱虐待幸存者”组织的约翰·斯科特对英国广播公司说。

杜绝虐童事件的关键之一是严惩

在法官口中“令人不寒而栗”的证据面前,凡妮莎·乔治抬起手遮住了眼睛,下意识地想躲开受害人父母的注视。“我现在说什么都不重要了。我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她说。

被逮捕后,她告诉警方,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她讨厌自己,爱孩子们。但调查人员透露,在审讯期间,她的情绪始终冷静克制,并没有表现得非常悔恨。

根据法庭判决,乔治被判处无限期监禁,至少服刑7年。她的同伙安吉拉·艾伦曾是性工作者,被判处至少5年监禁。她们只有在确定不会对孩子构成任何威胁的情况下,才会被释放。

但对于受虐孩子的父母来说,这样的惩罚远远不够。一位家长告诉当地报纸,他想知道这些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有没有人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他们要做些什么,才能确保这种事不再发生。

这起震惊英国的虐童案,促使普利茅斯委员会发起了一项严肃的案件审查,审查报告2010年11月4日正式公布。

英国《卫报》援引报告称,小泰德幼儿园存在监管不力、管理薄弱、工作人员培训不足、缺乏明确问责制等问题。凡妮莎·乔治早就曾向同事展示色情内容,吹嘘自己的性经历,其他员工觉得很不舒服,但他们不愿意丢掉这份工作,只能沉默。

这些漏洞,提供了“理想的犯罪环境”。更让人不安的,是案发几个月前,小泰德幼儿园还在英国教育标准局监管机构的检查中,被评价为“良好”。

为此,普利茅斯保护儿童委员会呼吁政府检查社区、私人运营的幼儿园,以确保它们受到适当的监管,员工受到良好的培训。

陈苗苗认为,国内很多第三方办学机构游离于政府监管之外,幼教行业对从业人员选拔和规范机制存在漏洞,教师行业的道德危机,是近年来虐童案件屡见报端的原因。因此,保护儿童还要依靠立法和制定标准,要在准入、培训、监管、信息公开方面,设立严密的机制和制度。让那些有办学实力和专业技能、有良好信用记录的机构和从业者,更好地为孩子提供服务,更要让那些只为赚钱、不具备专业技能的机构和人员离开这个领域。

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国家注册二级心理咨询师刘称莲认为,杜绝虐童事件的关键之一,就是出现此类恶性事件后,是否能严格执法,严惩受虐者。

NSPCC的报告指出,在英国,针对儿童的身体虐待、性虐待、忽视、感情虐待等,都被视为犯罪。根据事件性质和伤害程度,对未成年人施虐的嫌疑人可被判处6个月到10年的监禁,并处以相应罚款。

1995年到2006年间,爱丁堡一家儿童机构的员工卡勒·戈登·柯林斯利用职务之便,引诱、猥亵、强奸数名女孩,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2008年,另一名工作人员凯文·格兰西因持有239张虐童照片和70个虐童视频,被判入狱15个月。

但迟然告诉记者,中国在儿童保护方面缺乏相对完整的法律体系。

目前,中国法律中还没有虐待儿童这个罪名,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和“体罚”具体涉及哪些行为,也没有明确的规定。对施虐者的处罚依据,主要来自《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刑法》中的虐待罪和故意伤害罪。

在河南洛阳虐童案中,殴打3岁女童的情夫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在一旁未加制止的女童母亲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南京虐童养母被判服刑6个月,孩子也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

迟然告诉记者,涉嫌虐待儿童的父母、其他监护人和幼教机构工作人员,通常会被“劝诫制止”“责令改正”,或被处以行政拘留和罚款,处罚力度明显较轻。即使触犯了刑法,考虑到照顾孩子的情况,一般也不会对家长处以长期刑罚。对于潜在施虐者来说,这样的处罚威慑力远远不够。

刘称莲还强调了家长对孩子的安全教育的重要性。“要非常具体地告诉孩子:你的身体特权在你这儿,其他的人没有权利动你的身体。”她说,“告诉儿童,你的内衣裤所覆盖的地方是不允许陌生人触碰的。”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