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后她一次捐出6大器官 延续了6位病人的生命

76

今年47岁的余大姐(化名),家住衢州农村,老公是装修工人,夫妻感情和睦,膝下有两女,大女儿马上大学毕业,小女儿在读高二。余大姐在当地一家工厂上班。

11月8日,余大姐原本幸福的生活突遭不测。

刚刚起床准备做早饭的余大姐昏倒了,丈夫赶紧把她送到医院。经检查,余大姐属于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依然无力回天。当天余大姐的丈夫就收到了病危通知书。

就在余大姐的生命进入倒计时的同时,远在200公里外的杭州,也有6个危重病人挣扎在生死线上。正是这一天,这6个人的命运,意外地与余大姐紧密相连起来……

在确认余大姐无药可救情况下,医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询问余大姐的亲属,是否愿意捐献余大姐的器官,帮助拯救其他人的生命?

余大姐的两个女儿和哥哥姐姐对器官捐献有所耳闻,考虑再三表示同意,她的丈夫最后也接受了。

当地医院迅速把消息传递给了急需器官捐赠的浙医二院。

“这个供体非常难得,从医学的角度讲,她是O型血,可以供给所有的人,并且双肺状态非常好,一般人深度昏迷之后就没有咳嗽反应了,肺部很容易发生炎症,但是她没有。”浙医二院脑重症医学科主任胡颖红说,知道这个消息后,她立刻和中国器官捐献协调员严磊赶赴衢州。

余大姐还有一个老母亲,她的态度对这次捐献的成功也至关重要。

“当时她的哥哥和姐姐都说母亲年纪大了,不要去告诉她,怕她接受不了,但是按照我们的规定,器官捐献必须所有直系亲属一致同意。”

最后,经过余大姐的哥哥姐姐加上一位同村的医生两天的努力,终于说服了余大姐的母亲。

11月22日,在浙医二院的手术台上,余大姐体内的6个大器官——肝脏、双肾、心脏和双肺,分别被植入6位患者的体内。

这是浙江省首例一位捐献者一次性捐献6大器官,并成功移植入6位受捐者的案例,在全国也属罕见。

手术后,捐献协调员严磊护送余大姐的遗体从杭州返回衢州老家。

昨天中午,余大姐的遗体火化。余大姐的大女儿通过微信告诉严磊,感谢他的一路陪伴,告别母亲的瞬间,她释然了,觉得自己的决定很对。

浙医二院院长王建安教授说:“在医院的有力支持下,移植团队通力合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是医院近年来大力度提升学科建设,推动创新,高质量为患者服务的众多例子之一。”

“自2011年医院以肝移植为起点,我们的心、肝、肾移植量年年提升,2012年至今,器官移植团队已经完成近300例器官移植,近两年手术成功率达到100%,大多患者24小时内就能离开监护病房并能很快出院。”浙医二院副院长、移植团队主任梁廷波教授表示,“今天,我们又在肺移植上有所突破!”

心脏受捐者:何杰,25岁

昨天中午,小何的父母在ICU看望儿子,父亲隔着玻璃打出OK手势。

小何,上虞人,父母常年在苏州打工,他原本在工地上班,3年前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后来和女友一起在上虞开了一家婴童游泳馆。

身高1米94的小何喜欢打篮球,去年还在市里的比赛中拿了第一名。今年6月底,小何和女朋友舟山旅游回到家,上厕所的时候觉得胸闷,后来胸背部剧烈疼痛,急送医院检查,是先天性马凡氏综合征引起的主动脉夹层。在医院心脏都停跳了,后经医生心脏按压十几分钟才救回来。随后做了大血管替换手术。由于心肌缺血时间过长,他的心功能越来越差,心衰反复发作,随时有猝死的可能,只能长期住院。

“我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心脏和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门也出不了,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去死……”

独子的情况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妈妈说,近1个月来,小何又住了两次院,医生说心脏移植是他唯一的出路。

肝脏受捐者:林晨,48岁

林晨患有罕见病布加综合征,肝脏下腔静脉入口狭窄,回流不畅,有严重肝硬化及小肝癌,如果不进行移植手术,5年生存率只有10%-20%。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目前已转入普通病房。

医生说,如果一切顺利,林晨7-10天内就能出院,今后只要按时服药、定期随访,就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昨天中午,在ICU病房,他一眼认出为他主刀的浙医二院副院长、移植团队主任梁廷波教授(右一),并和他攀谈起来。

左肺受捐者:王建国,50岁;右肺受捐者:李峰,44岁

王建国和李峰都来自浙南农村,都是重度尘肺患者。因为患病多年,病情持续加重,走几步就气喘吁吁,只能靠吸氧“续命”。王建国的病更重,身体消瘦,只有80多斤。

医生说,这个病发展到最后,人会因为石头肺导致呼吸衰竭去世。肺移植,成了他俩最后的救命稻草。

经过3个小时的手术,余大姐健康的右肺在李峰的体内散发着活力。

王建国的手术也在5个小时候后顺利结束。

昨天上午,李峰拔掉了气管插管,可以说话了。他说,自己康复出院后想找一份保安工作。王建国虽然还插着管,但他的各项指标均显示良好。

左肾受捐者:刘敏,50岁;右肾受捐者:朱通,53岁

昨天上午,刘敏和朱通比邻躺在浙二滨江院区的综合ICU病房里,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两人都露出了笑容。

朱通拿着水壶贪婪地喝水,他说要替余大姐那份一起活下去。此前,因为遗传性多囊肾的关系,他不能随便喝水,一周要做3次血透,只能依靠机器排尿。

  刘敏得的是慢性肾炎,两个肾已经萎缩到鸡蛋大小。手术后她告诉记者,康复后她要去做慈善。

  (6位受捐者均为化名)

(来源:都市快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