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之中,他们才华能垂青史,却不能左右命运

235

西晋王朝是一个短暂的统一王朝,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行为开放、思想活跃,留给后人许多文字和故事;但他们也是不幸的,因为美好是短暂的,天灾、人祸、战乱充斥着整个国家,他们在乱世中身不由己,只能随波逐流。

而有些文人恰恰是这个时代的受害者,比如陆云。

陆云,字士龙,东吴陆逊之孙、陆抗之子、陆机之弟,继承了陆家的优良基因,六岁能写文章,十六岁名满天下,与哥哥陆机齐名,合称“二陆”。而且在某些方面要比他哥哥强一些,曾被比作凤雏、颜回。

这样一个名声极好的官三代,本该很幸福才对,但是时运不济,吴国亡了,二陆的靠山没了,两人不得已到洛阳发展。

乱世之中,他们才华能垂青史,却不能左右命运

一、爱笑的傻白甜

出身名门,性情清正廉明,这在魏晋时期是混官场的绝佳条件,而陆机、陆云恰好都是这样的名士。两人在小昆山闭门读书十余年,终于在公元289年出山。

来到洛阳后,两人首先拜访的是重臣张华。但是陆云没和哥哥一起去,是后来去的,张华一看怎么二陆少了一陆啊,你弟弟陆云人呢?

陆机尴尬一笑:我弟弟有“笑疾”,我怕他失礼。

果然,等陆云见了张华以后,一看张华用丝帛缠着胡须,坐姿变来变去,举止怪异,便控制不住自己,笑哭了。

这不是陆云第一次笑场了。有一次陆云穿着丧服坐船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没控制住自己,也笑哭了。而且这次比较惨,笑得太激动,掉水里了。也不知这倒霉孩子参加的是谁的葬礼,能笑成这样。

乱世之中,他们才华能垂青史,却不能左右命运

​陆云同学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萌的人,比如无意中找到了曹操用过的剔齿纎(牙签),然后就偷偷拿出来送给哥哥了。再比如在《与兄平原书》中,说哥哥陆机的文章“兄文自为雄,非累日精抜,卒不可得言”,意思就是一般没文化造诣的人是不能对你的文章做点评的,但是后面自己又对哥哥的文章评头品足,意思就是我不是一般人哪。最后还来了句你才华这么好,写的文章这么好,“真令人怖”。

在自己兄长面前,陆云是个眼睛冒星星的小粉丝,是个简单可爱的小弟,每次在工作中碰到什么古董宝贝都会送给哥哥。陆机每次写了什么得意之作也都会给陆云看,陆云成为兄长的忠实粉丝。

在那个名士多如星斗的时代,两人像是双子星一样耀眼夺目,陆云有《岁暮赋》《答兄平原诗》等佳作留世,其文章雅好情省,简练明净,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是“四言五言,非所长,颇能作赋”,难怪“二陆”入洛的时候“三张(张载、张协、张亢)减价”

乱世之中,他们才华能垂青史,却不能左右命运

二、有吏才的县令

千万不要以为陆云同学这么可爱,他就是个不懂世事的傻白甜,其实他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有吏才的人。做浚仪县令的时候,“到官肃然,下不能欺,市无二价”,政绩卓著,治理案狱很有办法。

有一次碰到一桩谋杀案,陆云把受害者的妻子抓了,但是却一直不审问,只是默默地把她关了十几天,然后放出去,再暗中派人跟踪该女子,嘱咐道:该女子不出十里会与一名男子见面,把那个男子抓来。果然,该女子出狱后与一名男子碰头,抓来一问就是与该女子私通的凶手。事后,陆云解释道:“(该男子)与此妻通,共杀其夫,闻妻得出,欲与语,惮近县,故远相要候。”自此,县中百姓“称其神明”,对陆云敬服不已,其吏才可见一斑。

陆云的才干惊动了郡守,连郡守都嫉妒他,不能相容,屡加责备,陆云最后被排挤出去。走后,浚仪县百姓为他“图画形象,配食县社”,对他很是爱戴

之后,陆云在吴王司马晏、成都王司马颖等藩王手下任职,反对藩王奢侈淫逸之风,多有进言,特别是在成都王司马颖手下上班的时候,更是不畏权势、敢于面争,和那个有笑疾、哈哈大笑的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青葱少年判若两人。也正是在这段时期,他与兄长陆机身居要职,领兵作战,被卷入“八王之乱”,从而得罪小人孟玖。

三、遭陷害的可怜人

孟玖是司马颖手下宦官,深受宠幸,想要利用职务之便给他爹讨个邯郸令的职务,司马颖手下第一谋士卢志都同意了,但是陆云坚决反对:“此县皆公府掾资,岂有黄门父居之邪!

公元303年,陆机以大都督的身份统率王粹、牵秀、孟超等二十万大军讨伐长沙王司马乂。孟超是孟玖之弟,不听号令,纵兵劫掠,更放言“陆机将反”,说陆机“持两端,军不速决”。后孟超贪功冒进,全军覆没,孟玖怀疑孟超是被陆机陷害,便在司马颖面前说坏话,联合卢志、牵秀、公师藩等人陷害陆机,于是陆机、陆云、陆耽等兄弟被杀,陆氏被夷三族,“是日昏雾昼合,大风折木,平地尺雪”

二陆都是有名望的人,特别是在江南一带,名声很大,但正因为他们是江南人,被北人蔑称为“貉奴”,与司马颖手下的北方臣子没有搞好关系,遭到嫉恨。二人爱才好士,周处、戴渊差点误入歧途,受了二人教诲后改邪归正,成为晋朝大将。但是二陆不懂得急流勇退,像顾荣、张瀚一样归隐家乡,反而以书生之气投身戎马,最终罹兵燹之祸

乱世之中,他们才华能垂青史,却不能左右命运

陆云是文人,纤弱可爱;陆机也是文人,但慷慨激昂。两人在当时名声大噪,在后世受人敬仰。如果生在太平之世,两人大可做一个吟诗作赋的优雅文人。陆机、陆云二人一直被讨论。在文学上,陆云“文章不及机,而持论过之”,二人各有特点;在为人上,陆云更谨小慎微,而陆机更为激进。但毋庸置疑的是,二人都是置身小人之间的可怜人,陆机在临死之前说“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不知那个与世无争、纤小可爱而又正直敢言的陆士龙是否也一样哀叹神伤,一样仰天长叹。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