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针?喂药?北京一幼儿园被曝虐童 警方已介入(图)

135

昨晚,十余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据悉,目前朝阳警方已介入事件调查。

11月23日下午2时许,北京青年报记者在涉事幼儿园看到,门口聚集了数十名家长,“园里通知今天下午开会,但没有说明开会的具体内容”。另有部分家长在等待参加活动的孩子(来源: 澎湃新闻综合)

一名等着接孩子的家长告诉北青报记者,上午送孩子入园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孩子缺课,未入园。“都是家长,都挺担心的,我们在这守着,也是怕随时会让通知孩子回家。”

白女士的孙子月月今年2岁7个月,在这家幼儿园读小小班。白女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听月月说,他们睡觉的时候老师会给他喂白色药片。“月月说中午睡觉的时候,老师每天都会让他们喝白药片,不用配水就喝了,不苦,每天都吃。”白女士说。

“现在已经不是愤怒了,是担心!”一名国际小二班孩子的家长说,他们一早来到幼儿园门口,希望听到园方的解释,但是一直到下午,她依然没有见到幼儿园的老师和校长。

这名家长称,昨天进去幼儿园的时候看到里面两间屋子有摄像头,外面没有。今天来也希望看下监控了解情况,“但是告诉我们说有规定,不能看监控”。

“我就想知道孩子吃的什么药打的什么针,能不能代谢下去!”

另一位家长表示,目前知道国际小二班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被脱光衣服罚站。

他介绍,得知孩子被罚站后,多名家长问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这么件事,孩子都说是。问三个孩子是谁,每个孩子说出的名字都一样。“因为我之前问孩子今天怎么样了,发生什么了,孩子就说今天谁谁谁被罚站了。当时我以为只是孩子淘气,被罚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不知道是脱光了罚站。就是从现在往前推半个月,天气已经挺冷了。”

一位家长透露,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小小班家长昨晚在群里收到老师微信通知,表示希望家长不要惊慌,不信谣,不传谣。“明日上午9点,幼儿园将组织家长开放活动。”


此外,北青报记者从幼儿园保安处了解到,目前幼儿园正常开园,小小班四点半放学,其余四点五十分放学。

同时,涉事幼儿园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园方正在配合警方调查,目前没有任何结论性进展。

记者从朝阳区教育委员会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已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调查。对于家长反映的情况,朝阳区教委表示对此非常重视,已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调查。目前还在调查处理中,有结果会及时对外通报。(北京青年报)

人民日报针对此事评论如下:

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这两天,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再现疑似“虐童事件”,目前孩子的描述、部分曝光照片、家长的控诉不断刷屏,目前,朝阳区教委和警方都已经介入调查。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强光灯下,此事因何发生?有多少孩子受到伤害?孩子们受到何种程度的伤害?种种问题,相信很快就会有权威而清晰的答案,相关人员必然会被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应该说,绝大多数托幼机构、幼儿园,都有着规范、科学的管理,能够让孩子健康成长、家长放心托付。不过,从上海携程亲子园教师喂孩子吃芥末,到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玉林市玉州区旺卢村小天鹅腾飞幼儿园,再到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红黄蓝幼儿园,近期的这些事件,虽然都属极端个案,但都击中了孩子这根家长绷得最紧的神经。孩子们的身心伤害、事件引发的负面舆情,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几率,都不仅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更应该在源头上予以整改。

要让法律有“牙齿”。对待孩子,任何施害行为都是不道德的,更涉嫌触犯刑法。从未成年人保护法到刑法修正案(九)扩大虐待主体范围,我国在立法上并不缺位。可是,再完备的法律,如果量刑不够、惩治无据、执法不严,也难以达到立法初衷。从这个意义上说,必须通过梳理和总结案例,在举证查证、快速反馈等方面探讨可行性措施并广而告之,拿出更权威的法律解释、更有效的执法示范。保护儿童的法律,只有真正“带有牙齿”并严惩不法行为,才能让定罪和处罚更具针对性、更有威慑力。

要让课堂有“阳光”。虐童事件舆情短期集中爆发,当务之急应该组织起来,让防虐待、防性侵等儿童课程进入托幼机构,给孩子、家长、老师都上一课,讲清楚如何对虐待性侵说不,如何发现和处理问题,以及触碰红线的严重后果。此外,也应加强投入,通过技防监控,确保监控探头全覆盖,实现园内无死角。据悉,北京市已经有所行动,正在迅速排查相关隐患。办学进入正轨、安全没有死角,才能还孩子们一片晴朗的天空,这既需要顶层设计,又离不开全社会的智慧众筹、行动众筹。

要让监管有“力量”。与发达国家的经验相比,我国托幼、学前教育无论办学还是监管都有不少“短板”。因为需求与供给矛盾突出,民办幼儿园和民办培训机构的数量迅猛增长,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并不清晰。本来相对民办中小学来讲,“非法”开办的门槛就不高,同时既可以在教委注册,也可以在工商局注册,不仅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而且存在几个公务员要管几百所公办幼儿园和几百幼托机构的现实。办学与管理、监管与保障之间的巨大缝隙,不能光靠给管理者打棒子压担子,还应该加力量派人手,提高治理水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要让幼师有“素质”。这些虐童事件无不表明,幼师若是素质差,幼儿就会遭殃。提高幼师素质、抬升准入门槛、完善幼师培养,是解决此类问题时不能绕开的一环。严惩虐童幼师,与关心幼师待遇和培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从问题出发,针对“幼师真穷、幼教真苦、托幼真难”的现实情况,有必要设定幼师收入补偿制度,有必要弥补幼师心理落差以增强职业认同感,有必要通过职称评定等方式将幼师纳入统一管理,有必要对幼师上岗进行资格审查、定期考核、不定期淘汰……或许,这样才能让真正爱孩子的人从事培育“祖国花朵”的工作,才能让孩子在健康温馨的学前教育中免受无谓的伤害、形成完整的人格。

十九大报告明确宣示: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许多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等待/但是孩子们不能等”,孩子们是属于未来、属于明天的,但保护孩子需要从今天开始,吹散虐童阴影,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线,才能让“全体人民共建共享发展”的温暖目标得以实现。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