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覆灭?大国中东博弈形势仍未改善

164

“伊斯兰国”在战场上的有组织的军事力量被消灭,也表明其作为占据大片领土的“准国家”形态的覆灭,因此具有重要的指标性意义。但“亡国”后的“伊斯兰国”组织威胁仍在,国际反恐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当地时间11月21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剿灭;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也表示,伊拉克已在军事上终结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而早在9月底,叙利亚方面已经表示“伊斯兰国”组织将在一两个月内被消灭,伊朗此次的明确宣告表明这一目标的基本实现。

▲10月9日,土耳其军车在土叙边境集结。 图/新华社▲10月9日,土耳其军车在土叙边境集结。 图/新华社

“伊斯兰国”可能化整为零、转入地下

伴随着叙伊两国战场上的军事进展,国际社会在更早之前,就已经预见到“伊斯兰国”组织将彻底覆灭。此次伊朗以及伊拉克正式宣布剿灭“伊斯兰国”组织,主要标志在于,收复了“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最后据点拉沃镇和在叙最后据点阿布卡迈勒。

这表明“伊斯兰国”在战场上的有组织的军事力量被消灭,也表明其作为占据大片领土的“准国家”形态的覆灭,因此具有重要的指标性意义。

▲当地时间8月29日,伊拉克政府军继续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进行清剿。图/视觉中国▲当地时间8月29日,伊拉克政府军继续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进行清剿。图/视觉中国

但“亡国”后的“伊斯兰国”组织威胁仍在,国际反恐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其一,被打散的“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可能化整为零,已经或正在就地潜伏下来、混迹于平民与难民之中,或流亡至其他国家、回流至母国,并择机发动新的恐怖袭击。

其二,“伊斯兰国”组织的核心头目依然下落不明,其领导机制依然存在,更为重要的是其外围分支机构在埃及西奈半岛、利比亚、阿富汗、西非等动荡地区持续坐大,可能通过遥控指挥、互相策应形成新的恐怖主义中心。

其三,中东地区滋生恐怖主义的环境依然没有根本改变,在近年来“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组织的连番渗透和影响之下,更多极端组织随时可能发展壮大,如叙利亚的“解放沙姆组织”等。

中东政治环境、大国博弈形势并未改善

需要提醒的是,在美俄等大国并未明确表态的情况下,伊朗此时宣布剿灭“伊斯兰国”,虽然有战场上的军事胜利作为依据,但其中明显蕴含着更深的政治考量。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官方通报中说,伊朗积极参与国际打击“伊斯兰国”的联合反恐行动,伊朗派遣的军事顾问在打败“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伊朗军人与伊拉克和叙利亚人民并肩作战,取得了联合反恐行动的最终胜利。

▲7月10日,伊拉克总理正式宣布,“IS”在摩苏尔的统治被彻底推翻,摩苏尔全面解放。图/新华社▲7月10日,伊拉克总理正式宣布,“IS”在摩苏尔的统治被彻底推翻,摩苏尔全面解放。图/新华社

从中可以看出,一方面,伊朗希望借此凸显其在打击和剿灭“伊斯兰国”中的坚定立场和关键作用,增强其在地区反恐中的话语权,减轻外界特别是美国可能随之而来的更大压力或制裁。另一方面,借此宣示伊朗在中东地区特别是叙伊两国日益巩固的地位与利益。

然而,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不会轻易接受伊朗地区势力的继续上升,后“伊斯兰国”时代的大国博弈,将进一步升级和复杂化。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联盟,对伊朗势力上升的焦虑情绪和敌视态度不断升级,虽然缺乏有效的抓手和对抗能力,并在叙伊两国处于劣势,但其可能在外围制造新的麻烦以遏制伊朗,例如黎巴嫩。

此外,美国有可能将遏制伊朗以及切断“什叶派新月带”作为首要政策目标,为此将通过限制伊拉克政府的亲伊朗倾向、参与叙利亚政治过渡进程、支持逊尼派国家对抗伊朗等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再加之巴以问题、也门问题、库尔德问题等新旧危机都没有解决,这不仅将恶化中东地区国际关系,也为极端组织的死灰复燃提供了可能。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