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组阁谈崩了 假如重新大选局势会逆转吗?

82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牙买加联盟”)之间的组阁谈判,由于自民党的退出而宣告破裂。这可能导致德国重新大选,而默克尔的第四任期能否开启也转而成疑。自民党为何选择退出?“牙买加联盟”可还有转圜的余地?如果真的重新大选,对德国,乃至欧盟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本期“欧洲观察室”即邀请专家解答这些问题。

自民党为何选择退出?

郑春荣:现在是试探性会谈,会谈结果由各党的相关委员会批准,然后进入正式的组阁谈判。自民党要退出谈判,只能在这一刻,因为后面再推翻或退出,会被选民认为更不负责任。自民党带着很高的要价进入试探性会谈,毕竟它在上届议会选举中,从参与执政党变成了议会外反对党,它不敢也不愿做出更大妥协,担心下次选举再次遭到选民惩罚。自民党主席林德纳给出的理由是缺乏信任基础,具体理由没有明说。可以猜测,在试探性会谈里,自民党承受了很大压力,甚至被质疑有无达成牙买加联盟的真正诚意。自民党退出,也是基于它认为,哪怕重新选举,它不会是失利者,而是由于它更大地维护了其原则,会得到选民更大认同。这是否会变成误判,要随着局势的发展才能看清。

杨解朴:自民党选择在这个时刻退出谈判,原因可能是这样:按照谈判流程,在试探性谈判结束后,各党的主席手里会有一张清单,详细列出有哪些是为了继续谈判需要和党内成员达成一致的事项。自民党在这个阶段选择退出,有可能是因为按照试探性谈判最终的局势,即将形成清单上的很多内容是无法在党内达成一致,而且也无法面对自己的选民。因为自民党和联盟党或者绿党所分属的政治光谱实在差异太大,自民党为了组阁所需做出的妥协会违反该党的一些根本原则。所以在该党主席的宣布退出的讲话中说:不参与执政比错误的执政要好。

孟虹:自民党从原来的执政伙伴,惨淡地离开联邦议会(自民党曾在2009年至2013年参与执政,但在2013年的大选中惨败,甚至没有拿到成为在野党所需的5%的支持率——编者注),所以这次组阁谈判非常非常慎重。如果未来成立少数派政府,林德纳肯定会要求在这届政府中更高的地位,如果再让默克尔踩着他的肩膀走的话,自民党爬起来的可能性会很低。所以实际上从某种角度说,自民党在左右此次谈判的方向,当然绿党的两个负责人,观点也很鲜明,很坚持自己的观点。

“牙买加”已死,谁能解德国乱局?

郑春荣:牙买加联盟应该这次不再可能。不能指望林德纳会出尔反尔。目前德国局势的“救世主”是谁?这要看怎么理解“救世主”三个字,“救世主”得结束德国的组阁乱局!社民党的表现是关键。理想的状况就是社民党回心转意,承担起应该承担起的国家责任。从结束混乱的角度来看,社民党能站出来是最好的。比较实在的是看默克尔有什么招,民意导向又如何。但如果社民党不回头,联盟党和其他党组成少数派政府可能性不大,重新大选就是最有可能的。

孟虹:四个多星期的试探性谈判,牙买加联盟的正式谈判其实在还没有正式开始的之前就已经失败了,自民党在此时的退出实际上就意味着谈判的根本破裂,到此就结束,没有下文了。现在的可能性只有两个:一个是组成少数派政府(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如此一来决定权是在联邦总统手中,他可以推荐默克尔,或者理论上他也可以推荐自己政党的候选人(社民党马丁舒尔茨)成为总理候选人(根据联邦议会基本法第63条),在联邦议会中表决。如果达到半数以上的支持率,那就可以组成一个政府。如果无法超过半数,那就只能重新进行选举。所以未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是一个关键人物。

杨解朴:从目前看到的消息来看,重启“牙买加”模式谈判的可能性看来是没有了。接下来有那么几种可能性:联盟党和绿党组成少数派政府。这样在议会无法形成多数,接下来的执政也会非常困难,很多决议能否通过都会成问题。所以即使组成少数政府,之后提前大选的可能性还是很大;要么以国家、社会的责任为名向社民党施压,使其与联盟党进行大联盟政府的组阁谈判。但社民党曾放出话来,如果要组成大联盟政府的话,默克尔得下台。哪怕现在联盟党不再以默克尔下台为组阁条件,默克尔恐怕还是难免要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乃至牺牲,这条路也很难走。扭转局势的关键角色,还得是默克尔吧,接下去几周还是她来领导这个谈判,到时就看她能如何斡旋了。

如果重新大选,局势会逆转吗?

杨解朴:如果重新进行大选的话,根据德国各个民调中心的统计以及媒体释放出的信息,社民党、自民党的支持率不会出现扭转。但是联盟党的支持率会有所下降,而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则会有所上升。从民调预测的重新大选后各党支持率的百分比来看,组阁形势和9月大选后的形势相比不会有太大改变,能够参与组阁的还是这几个党。所以重新大选对主流政党可能也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孟虹:“牙买加”模式失败后的另一个可能性,就是重新大选。重新大选的结果不会和现在有很大的区别,如果重新大选之后,社民党选择和联盟党联合执政,可能会加强自己的执政党身份与能力。社民党目前内部进行了一些改革,让更多的基层党员参与决策,舒尔茨也建议把核心领导层由原来的36扩大为48人。但我估计他也没意识到结果会是现在这样的。

郑春荣:重新大选后,虽有可能选出一个类似的结果,但包括现在参与谈判的几个政党立场都会有所改变,社民党也可能会变的。如果重新大选,各政党都会包装自己的竞选纲领,竞选策略都会有改变。参与谈判的这几个政党都必须展现出承担责任的姿态。德国选择党可能会占便宜,主流政党容易让人产生反感。

欧洲一体化处于待机模式

孟虹:德国目前的组阁难题会对欧盟改革法德轴心产生影响。现在总的来说,默克尔4.0没有开启就受到限制,表明德国在欧洲中心本身就遇到挑战。不管是谁执政,欧洲都会更加难走,这次德国大选,欧洲议题其实是弱化了。其实德国要生存就必须要依托欧洲,必须要和法国联手,如果默克尔继续执政,那么未来的欧洲一体化肯定会更多地体现与法国的平等或者说重要地位。唯有法国的地位凸显,整个欧洲一体化才能平稳向前迈进,否则就会有阻止欧洲一体化的深化。

郑春荣:德国当前的乱局,使得德国对欧盟一体化的推进完全停止了。本来默克尔可以去回应马克龙(虽然本来有些问题,即自民党反对马克龙的欧元区政策改革方案。),但现在完全无法推进。这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是欧盟议题被搁置了,毕竟连默克尔现在的走向还没有确认;但另一方面也要看,下一次如果组阁,大联盟重新上台,社民党入阁,反而是因祸得福,欧洲一体化反而会更容易推进。总的来说,现在欧洲一体化处于待机模式,现在要看德国组阁的结果来定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