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丧夫54再嫁111岁仍穿旗袍 最后的上海滩名媛

156

她是十里洋场的名门闺秀,是风姿绰约的外交官夫人,是优雅得体的联合国礼宾官,也是安详慈爱的外祖母……她是明星一样的人物。她活了112岁,长寿的她一生讲究吃、注重穿、喜爱珠宝,即便在生命的最后一年,还会穿着高跟鞋、喷着香水优雅地跳舞。

晚年居住在美国纽约的她,四世同堂,她每天读书看报,打麻将,烤蛋糕,甚至还有眼力织补羊毛衫。她常外出开会、旅游、去超市购物,她喜欢结交新朋友,其电话簿上常用的号码就有六七十个。

她的一生,跨越了一个多世纪,但并没有被岁月的沧桑淹没,而是沉淀得愈发美丽。这位经历了百年风雨的老人思维清晰,每天写日记,出版了自己的自传《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

她就是严幼韵,被誉为“上海滩最后的名媛”,她离世后,好多人感叹“世上再无84号小姐”。

在严幼韵的自传中,扉页写下了她长寿的秘诀一共有五点,前三点很令人诧异: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而后两点: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足以窥见这位百岁老人豁达平和的内心。

 

01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家闺秀”

严幼韵是标准的“富养出来的女儿”。

严幼韵能够成为一代上海名媛、中国首批女大学生,与其殷厚的家底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严家的家底是从严幼韵的祖父严信厚开始积累起来的。严信厚十八岁开始闯荡上海滩,他从盐业起步,在上海和天津两地置办了不少公司,涉及机器轧花、面粉、榨油等多种实业。后又涉足金融业,不但创建了在全国拥有十七家分号的源丰润票号,还兼任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的董事长、总经理之职。1902年,严信厚众望所归,出任上海第一个商界团体——上海商业会议公所首届总理。

严信厚有两女一子,长子严子均便是严幼韵的父亲。因为是独子,严子均继承了父亲所有的产业以及精明的经商之道,自己又另开了一家钱庄——源吉钱庄。严子均先后娶了两位夫人,共有五子七女,其中严幼韵排行老六,人称六小姐。

严子均很重视家族的文化传承,同时也具备新式教育的理念。他没有照搬老式的私塾那一套,而是请了两位大学里的老师来给子女们当家教,一个教国文,一个教英文。严幼韵的英文底子就是从那时起积累下的,这为她日后成为两任外交官的夫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令人敬佩的是,作为一个晚清遗少,严子均却十分赞同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甚至还带着女儿们去听孙中山的演讲,新派家长之风着实开明。

02

复旦女神、上海滩“84号小姐”

1927年,22岁的严幼韵从上海沪江大学转入复旦大学读大三。

那是复旦大学有史以来第一次招收女生。出身名门的严幼韵被允许保留家中女仆和汽车,开学第一天严幼韵就开着小车来报名。

很快,严幼韵就成为复旦的焦点——这个开着小车到学校上课的美人。随后,她就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爱的福。这是因为当时很多男学生都爱慕她,甚至每天到校门口,总有两个男同学站在门口来看看。但大家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按照她的汽车牌号称她为“84号小姐”。而一些男生就顺着英文“Eighty Four”的沪语发音故意将之念成“爱的福”。

严幼韵的大学生活是“奢华”的。每天都要换一身旗袍,而所有这些衣服,都是裁缝为她量身定制。严幼韵是名副其实的复旦女神,但更为难能的是她的勤奋好学:在复旦短短两年,就修习了整整135个学分。

对于爱情,生活奢华的大小姐有着自己的准则。在严幼韵心中,未来夫婿必须是她爱慕、尊敬的人,有没有钱无所谓,她愿意为了养家糊口出去工作。

03

充满传奇的爱情故事

对于爱情,生活奢华的大小姐有着自己的准则。在严幼韵心中,未来夫婿必须是她爱慕、尊敬的人,有没有钱无所谓,她愿意为了养家糊口出去工作。

严幼韵为众人爱慕,而她只心仪一人。这个幸运的男人就是外交才俊杨光泩。

也许,杨光泩是唯一适合严幼韵的人,他出身富裕家庭,是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网球打得好,舞也跳得好。一个是沪上名媛,风华正茂;一个是青年才俊,年轻有为,两家都家世显赫,自然引起了整个上海滩的瞩目。这场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的有上千人参加的婚礼,也成为旧上海繁华与摩登的缩影。

04

失去挚爱依旧不卑不亢

婚后,杨光泩到伦敦、日内瓦、巴黎、马尼拉等地任职,严幼韵相随。她一直在教会学校读书,说了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的第一个女儿生于瑞士,她的出生让这位上海名媛一夜间忙碌起来,既要操持家事、招聘培训仆人、指导厨师,同时还策划并主持众多的宴会。她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管家和账房先生。

1942年1月,日军进入马尼拉,抓扣了身为中国驻菲律宾总领事的杨光泩和其他七位领事官员。日本人要求杨领事动用其威望,在菲律宾华人中筹款,却遭到断然拒绝。3个月后,包括杨光泩在内的8位中国领事被秘密枪杀。

杨光泩的离世,无疑是严幼韵一生中最惨痛的灾难。然而,在《一百零九个春天》中,她并没有用多少笔墨来描绘痛苦和悲伤,也许,用她自己的话说,“我似乎屏蔽了关于那个可怕日子的细节回忆”。

摆脱痛苦的最好方式,便是带着它继续生活。在此后的三年里,严幼韵学会了和苦难共存。

她承担起照顾其他牺牲的外交官妻儿的重任,26个人,组成了一个大家庭。昔日的名媛,带领大家挖开草坪,种上白菜、空心菜、蚕豆、花生,还养了一群鸡和一头猪。

日子终于趋于平静,家里有了弹钢琴和打桥牌的声音。她的二女儿杨雪兰回忆说,“母亲是润滑剂,大家都爱她。我小时候没感到什么痛苦,只有爱。” 

   05

华丽转身联合国礼宾官

二战胜利后,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回到了美国,之后进入了联合国礼宾司,成为里联合国首批雇员。她的工作内容是所有有关礼仪方面的事宜:接待刚刚赴任的大使、安排他们递交国书,各国元首到访的迎送、清关、酒店和车队安排等。

在联合国工作的十三年间,严幼韵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成绩,而且三个女儿学有所成,后来不仅在各自领域做出了成绩,而且还都建立了让人羡慕的家庭。

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包括《基辛格回忆录》在内的250本书;

次女杨雪兰,在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

三女杨茜恩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卓有成绩,但因病较早去世。

06

邂逅夕阳红爱情

在美国,严幼韵找到新的归宿,和外交家顾维钧走到了一起。1959年9月,54岁的严幼韵和71岁的顾维钧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

不同于与杨光泩结合时的盛大婚礼,严幼韵的第二次出嫁,简朴、温馨,也不乏郑重其事。老先生一身西装笔挺,严幼韵一身白色旗袍,当着为数不多的宾客,新婚夫妇签下婚姻承诺,头发花白的新郎,为喜笑颜开的新娘戴上婚戒。

如果说,严幼韵和杨光泩的婚姻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那么,她和顾维钧的结合便是相濡以沫、陪伴扶持。前者灿如朝霞,后者暖若安阳,严幼韵是幸运的女人,获得了两位杰出男士矢志不渝的爱情。

07

每一天,都是好日子

晚年居住在美国纽约的严幼韵,不管看书读报,打麻将,烤蛋糕,甚至连织补羊毛衫,样样都难不倒她。她也非常喜欢外出旅游,也愿意购物,而且也非常喜欢结交朋友。她的电话薄上常用号码就有六七十个,但是更称奇的是,这些号码,她都可以背下来。

据她的次女透漏,她还非常喜爱打麻将,一打就打很长时间,但是她总是精神抖擞。这位已经过百的老人不仅思维清晰,而且每天都坚持写日记。

2003年严幼韵患上肠癌。当时她以为大限将至,却遇到了一位高明的医生,顺利接受了手术,并在几个月后的98岁寿辰上,与主治医师翩翩起舞。

除此之外,对于幼韵来说,每一天,都是好日子!每次见人,她仍然是当初沪上大家闺秀的做派:要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拢好头发,踩上高跟鞋款款而行。用她自己的话说:穿了一辈子高跟鞋,不穿高跟鞋就不会走路了。

严幼韵的很多老朋友辞世了,这让她感到悲伤,但她又交到了许多新朋友。如今,她朋友圈中的大多数人,和她孩子们年纪差不多。新朋友会挽着幼韵的手,带她去高档餐厅品尝美食,还送花、送礼物。

严幼韵是一位地道的大小姐,却没有“公主病”,反而像男人一样大气、豁达。俯仰无愧,得失不惊,诚心待人,总有回报。幼韵常感叹,自己一个带着三个小姑娘的孤零零的孀妇,如今有了一个大家庭,除了女儿女婿,还有7个外孙外孙女,以及18个重孙。沉浸在幸福中,她无暇纠结往事,而是思考如何创造美好的未来。“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就是她的长寿秘诀。

一段坎坷,一身坚韧,一路优雅,一生风华。抛开所有的附加语和形容词,严幼韵做回了自己——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小姐。这就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样子,纵使生活再多磨难,也要优雅知性到老!

(来源:小樱桃子)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