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公主:荣寿固伦公主

185

清代最后一位公主,并非是皇帝的女儿,而是一位亲王之女,她便是位极人臣的恭亲王奕䜣的女儿——荣寿固伦公主。慈禧对荣寿公主让三分,有恩宠,有怜爱,更多是出于一种愧疚之心。我来简单叙述一下:

按清朝惯例,亲王和郡王之女被皇帝特许留在宫中抚养,可以被赐称“公主”。这种情况在清代历史上共有12人,其中被赐称和硕公主的有9人,被赐称固伦公主的仅有3人。第一个固伦公主是顺治帝所抚从兄简亲王济度之女,她初被赐称和硕端敏公主,雍正元年又被晋赐为固伦端敏公主。第二个固伦公主则是康熙帝所抚弟恭亲王常宁之长女,初赐称和硕纯禧公主,雍正元年又被晋赐固伦纯禧公主。第三个固伦公主也是一个恭亲王之长女,即咸丰弟恭亲王奕䜣之长女。“固伦”、“和硕”均系满语音译,“固伦”是“国”的意思,“和硕”是“旗”的意思。按《大清会典》规定,被赐封固伦公主的应是皇后所生之女,品级与亲王相等。其他诸王之女育于宫中者,一般赐称和硕公主,品级与郡王同,可享受妃嫔所生之女的同等礼遇。清代的前两个固伦公主,都是先封和硕公主,直到雍正元年才被加封为固伦公主。只有最后这一位固伦公主,是被直接封为固伦公主,这在清朝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奕䜣之女享受如此殊荣,被慈禧太后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享受皇后亲生女儿的待遇,是慈禧笼络其父恭亲王的一个手段。恭亲王奕䜣是“辛酉政变”的发动者之一,也是促成慈禧太后实现垂帘听政的最大功臣。慈禧为了“酬庸”奕䜣,给予他议政王、军机大臣、王爵世袭、食亲王双俸等项优遇,让他总揽军机处、内务府、总理衙门、宗人府、神机营等重要部门大权,特许他在紫禁城内骑马,乘坐四人轿。当时的奕䜣可谓位极人臣,不可一世。

末代公主:荣寿固伦公主

​慈禧不仅对奕䜣本人恩宠有加,还泽及其家人。咸丰十一年(1861)十二月,慈禧正式把奕䜣的女儿接入宫中,收为自已的养女,晋封她为固伦公主。并从第二年正月起,每月赏银20两。此外,还给她配备供其役使的谙达、太监、精奇妈妈、灯水妈妈、水上妈妈等,每月补赏银一两。如此恩宠,在清代是空前绝后的。

同治五年(1866)九月,慈禧又为荣寿固伦公主择定额驸,他便是世袭一等诚嘉毅勇公景寿之子志端。志端任职都统,一品荫生,与公主成婚后被赐与双眼花翎。有趣的是,志端之父景寿娶的是道光帝第六女即孝静成皇后所生的寿恩固伦公主。父子俩都娶的是固伦公主为妻,可谓亲上加亲,代代皇亲国戚。但是,志端从小体弱多病,结婚没几年就病逝了,从此荣寿公主年纪轻轻,不到20岁便成了寡妇。

这门亲事是由慈禧钦定的,结果是让荣寿公主嫁给了一个患痨病的废人,早早就守了寡。慈禧不知是出于歉疚,还是出于对荣寿公主的怜爱,从此对公主恩宠有加,经常让荣寿公主出入宫禁,时常在宫中陪伴自己。慈禧对别人一向都很严厉,没人敢向她提不同的意见,但只有荣寿公主是个例外。

末代公主:荣寿固伦公主

​一次,慈禧做了一件色彩鲜艳的衣服,非常高兴。但一穿在身上,自己都觉得与太后的身份不配。于是,慈禧就对身边的太监说:“这件事千万别让公主知道。”但是这件事还是没有瞒过荣寿公主。一天,公主在陪伴慈禧时,以平静的口气从容说道:“我在一个地方看见了一块料子,质地和色彩都十分漂亮,我当时就想买下这块料子做件衣服献给太后。但又一考虑,穿这样的衣服,不合祖制,就没有给太后买。”

慈禧听了,一下子便明白荣寿公主所说的话是意有所指的。她无话可说,以沉默代替回答。

慈禧待荣寿公主退出后,叱责左右侍从说:“我告诉你们不要让公主知道,如果不是你们多嘴多舌,公主怎会说出这番话呢?”

末代公主:荣寿固伦公主

​据说,光绪帝继位后,恭亲王一家对载湉非常妒嫉。但荣寿公主却能顾全大局,与载湉处得很好。一次,公主与慈禧下棋,载湉在旁边陪着。不想俩人下了半天也不罢休,累得载湉腰酸背痛,但也不敢说累,还是硬挺着看她们下棋。公主看出来了,便装出十分疲倦的样子,慈禧这才下令罢棋。据说净当年慈禧要废掉载湉时,荣寿公主曾极力劝阻。

末代公主:荣寿固伦公主

​由于有慈禧的宠幸,年轻的荣寿公主十分骄横。她每出入宫闱,都乘坐慈禧太后特赐的金顶轿,身边护卫如云。走在路上,行人纷纷回避,就是王公大臣的车马也要停下来给她让路,有些官员甚至急忙把车子赶到巷子里回避。光绪年,锡席卿尚书,官任副都御史,在一天上朝途经一处闹市时,恰巧遇到公主的车队。他急忙下令停车,但可能是闹市区人多马受惊,他车队前面的骑马差役不小心,冲撞了公主的仪仗队。荣寿公主大怒,令仆从把那名差役从马上提了下来,连同锡尚书的车夫,一并押送协尉官厅中。锡尚书无法前行,也被困在官厅中。后来经过协尉多方求情,甚至在公主轿前跪了下来,一再叩头赔罪,公主才予以放行。

1956年,荣寿公主府改为北京中医医院。1985年,北京中医医院建门诊楼和医技楼,将原有建筑搬迁,易地复建在密云县城西门外的“白河郊野公园”内。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