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还是不独立?明天见分晓!

1608

欧浪网10月18日马德里(柳传毅) 加泰这场独立危机可谓悬念迭出,从违法公投、到含糊其辞的独立,再到周一的中央最后通牒警告,又再到明天的“最后的最后通牒”,让人眼花缭乱,不知何时才是最后结局,但又或者可说,到明天早上十点,这场独立折腾会被最终终结,尽管西班牙以后继续有独立下集出现,也是完全可能的。

明早十点前,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主席普德蒙特可能到了再无回旋余地的死角,必须清楚、无含糊性地和简单地用“是”或“否”来回答西班牙中央政府通牒里提出的“加泰罗尼亚是否宣告了独立?”严正质问。此前的周一,普德蒙特的回答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10日的加泰独立宣言,但这个敷衍只能为其争取到三天时间,因按住性子的拉霍伊将“最后通牒”改成“最后的最后通牒”,在明天周四早上10点前,必须回答“是”或“否”。

与此同时,是手执宪法第155条的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等待独立分子的回答,若为“是”,会立即执行第155条,罗列诸如抗拒法院裁定、举行违法公投、试图分裂国家版图、违反宪法加诸给大区政府的义务和职责等罪,粗暴褫夺普德蒙特及其独立伙伴的一切公共职权。

这是拉霍伊确定好的步骤,因拉霍伊已经从以前的优柔寡断一下变得斩钉截铁。

拉霍伊从优柔寡断变得斩钉截铁

拉霍伊的强硬可从普德蒙特的两个重要独立助手在周一晚法院投入大狱可见一斑,两个民间协会的主席(“两个约里”)以煽动暴乱罪被收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因初时,消息仅是称两个民间协会主席因组织了“9月20日巴塞罗那动乱”(内容为数万加泰民众阻扰执法和围困执法人员,被检察厅定性为“暴乱)而被法院首次传问,大家都以为两个主席到庭不过是接受一次初审后,走一次过场后就完事回家,但不料,国家检察官这次没再以前那样宽待独立分子,而是将两名“煽动动乱”的社会活动家紧急收监。这一措手不及的“从重惩治”让整个西班牙吃了一惊,也暗示拉霍伊在对付分离主义上不再以前那样左右思量、瞻前顾后。

拉霍伊在是否动用重磅武器即宪法第155条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决了大半年,西班牙媒体、专家也为“动用大炮轰蚊子”是否适宜争辩了近一年,因宪法第155条的严重杀伤性集中在“剥夺自治权”和“中央强接大区治理权”,因此严重性和厉害性,拉霍伊以前被问及是否动用时均是含糊以对如“任何合法的手段都不排除”,但就是不明确是否动用。

这一含糊性从上周三突然变得清晰、明确,拉霍伊正式确定将对违法的加泰罗尼亚动用宪法第155条,这一转变与取得了最大反对派社工党人支持有关,让拉霍伊从优柔寡断变得决不手软的强悍。

拉霍伊以前有顾虑和含糊其辞,不能说是不够魄力、不够果敢,而是因最大反对派社工党若不支持,拉霍伊极可能在执行第155条上遭遇一次“打不响的空枪”,因动用此条必须在参议院表决里获得足够高的赞成票,所以社工党的票数最关键,因此,若拉霍伊过早地、或未获社工党首肯下就决定动用,极可能在参议院遭遇一次“卡壳”,这一“卡壳”的严重后果是,不仅让中央威权扫地,后果更是让独立派顿时气焰万丈,可到完全无所畏惧的地步。这才是拉霍伊谨慎动用第155条的原因。

明天或是临时性落幕,但独立挑战继续有下集

倾向于加泰罗尼亚的《先锋报》今日作分析说,明天的局面有两个可能性:

一是普德蒙特为首的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在明天10点前答复最后通牒,宣布加泰罗尼亚“开倒车”和“回归法律”,也即收回10日那份用词莫名其妙的“独立宣言”。《先锋报》认为,这一可能性被马德里首相府分析为极低,因意味着在本次独立危机里许下了太多海口的普德蒙特必须忍受“投降屈辱”。

二是明天的回答为“是”,也即普德蒙特确认10日的独立为“真”,若如此,宪法大棒立即出动,也即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被解散,拉霍伊委派的紧急接收团队临时接掌加泰大区政府,可能性包括一帮独立政客被临时拘捕。

但以上这两个局面也许都不出现,因拉霍伊警告一定出动第155条的同时,又暗示给普德蒙特一个“体面的台阶”,就是逼迫普德蒙特自己解散本届议会和大区政府,让加泰罗尼亚立即重新选举,这样,即让加泰罗尼亚政客免受“投降屈辱”,又让“独立宣言”无疾而终,如此一来,即可让拉霍伊无需背负强权打压主权诉求的可能性罪名,又可让普德蒙特借机再一次蒙混过关。

让加泰罗尼亚重新举行选举,是最可能的、也或是双方都在暗中认为最适合的体面收场方案,因明天的答复无论为“是”或“否”,后果都是让这个独立高压锅来一次大爆炸,这都不是双方愿意看到的。无论如何,明天或许让这场独立以无结果地暂告一段落,但不等于加泰罗尼亚独立就此告终结,而是让独立押后到下集再说。因西班牙要终结加泰罗尼亚的挑衅,最好不过的是通过一场选举将独立政客选下去,让其无法上台。因此,明天无论是哪一个答复,均会是临时性的落幕,以后的博弈将集中在重新选举上。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