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虐欧洲的黑死病竟是他们所传播的?鞑靼人霸占克里米亚简史

40

▲欧洲使臣面见蒙古可汗

克里米亚鞑靼人对于熟悉东欧历史的人,可谓是耳熟能详。在蒙古帝国的大征服之后,整个欧亚大陆大部分的土地,都被蒙古的黄金家族踩在了脚下。在征服过的废墟之上,蒙古人除了元帝国之外,还建立起了四大汗国。不过这四大汗国很快就被当地的穆斯林同化,并皈依了伊斯兰教。在东欧的金帐汗国,不仅成为了穆斯林国家,甚至还受到突厥人的同化,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民族——鞑靼人。而其中有一支,正是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先祖。

四大汗国建立之后,每个汗国也仍在不断的对外发动战争。1308年,伊儿汗国征服了在安纳托利亚的罗姆苏丹国,而这个罗姆苏丹国不仅曾经强盛一时,它更是之后威震欧亚的奥斯曼帝国的前身。位于最北方的金帐汗国也在进行着他们的征服。14世纪,金帐汗国的兵锋再次将临乌克兰,不过他们这次的目标并不是瑟瑟发抖的罗斯王公们,而是位于黑海北岸以及克里米亚半岛上,古老的游牧民族和在那里的热那亚人。当时生活在克里米亚的游牧部落,实际上正是曾经在欧洲大陆留下深远影响的哥特人。不过即使是哥特人这样的古老部落,在蒙古大军的侵袭下也毫无抵抗之力,最终接受了蒙古人的统治。

不过金帐汗国的军队,他们在克里米亚还遭遇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那就是在克里米亚南部港口城市扎根已久的热那亚人。热那亚和威尼斯两个商业城邦,双方为了争夺黑海地区的贸易,因此在黑海北岸都有着非常完善的军事设施,因此蒙古人在攻略热那亚城邦卡法时候,遭到了极大的阻碍。由于没有海军的支持,蒙古人实际上并不能对这座殖民城市进行真正的围困。卡法的热那亚人仍然可以通过海陆,向黑海其他地区,甚至爱琴海的热那亚城邦获得兵员和给养。这对于蒙古人来说,情况就并不乐观了。虽然这些游牧军队姑且还能忍受劳师远征的痛苦,但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困扰着这支军队,那就是——鼠疫。这种来自亚洲的疾病,主要是由跳蚤传播,尤其是游牧民族时常使用的草原鼠,实际上也是一个鼠疫的载体。伴随着蒙古征服所带来的商路通畅,鼠疫也被商人和蒙古的军队带到了欧洲。

在卡法坚固的城防下,蒙古人围攻了三年却一无所获,鼠疫的到来,无异于是对军心极大的破坏,最后忍无可忍的蒙古人,决定使用一个恶毒的“细菌战”。他们将满身黑泡,因为鼠疫而死的人的尸体,用投石机抛进了卡法城内。这一招果然奏效,卡法城里立刻出现了严重的瘟疫,不仅如此,有赖于热那亚人优秀的海陆联系,卡法的鼠疫立刻扩散到了各个殖民城邦当中。在鼠疫打击之下的热那亚人被迫逃离卡法,带着满是鼠疫病菌的商船回到了欧洲,并引发了改变了欧洲的黑死病。蒙古人最终如愿以偿的进入卡法,不过那已经是一座瘟疫横行的死城了。

 

之后,金帐汗国的繁荣也没能持续多久,在经历了十四世纪的繁荣之后,金帐汗国便走向了衰落。许多原本金帐汗国控制的土地以及附庸纷纷独立,其中就包含了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和莫斯科大公国。不过即使在遭受帖木儿帝国的打击之后,金帐汗国仍然能够对东欧的国家产生极大的震慑力。此时的克里米亚汗国实际上可谓危机四伏,不仅仅有金帐汗国的威胁,西面还有罗斯的王公以及立陶宛人的势力。另外,虽然鞑靼人占据了曾经的热那亚人的城市卡法,然而热那亚人仍然是克里米亚半岛上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热那亚人控制着黑海的贸易,这基本等于扼住了鞑靼人的钱袋子。无论克里米亚汗国还是金帐汗国当中,这时他们的军队中,都有大量的热那亚人佣兵作为优秀的步兵为其效力。

 

不过鞑靼人与热那亚人的蜜月期,却在十五世纪的后半叶被无情的终止。伴随着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了古老的君士坦丁堡,奥斯曼人与意大利城邦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变得不可调和起来。首当其冲的,便是热那亚与威尼斯这个两个传统的地中海强权。此时,克里米亚汗国内部却发生了极大的变故。1475年,克里米亚汗国因为贵族们与可汗明里.格莱一世之间的矛盾,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混乱之中,热那亚人趁机发力,想要一举控制克里米亚汗国为自己所用。早就对克里米亚半岛的热那亚人抱有警惕的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派遣大维齐尔艾哈迈德进攻克里米亚的热那亚人与鞑靼人。在奥斯曼大军的进攻下,热那亚人的城邦这次并没能坚持太久就沦陷了。鞑靼人也没比之前的哥特人表现好到哪里,明里.格莱一世被带到了穆罕默德二世的皇宫,并被迫表示臣服于奥斯曼帝国苏丹。至此,奥斯曼帝国成为了克里米亚汗国的宗主国。热那亚人与鞑靼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最终也在此时烟消云散。 

奥斯曼帝国对于克里米亚汗国的“宽大处理”,也暴露出了奥斯曼帝国实际上并不想搅入东欧复杂的国际关系,这也就给了克里米亚汗国在处理自身事务很大的自主权。与此同时,热那亚人的势力被奥斯曼帝国连根拔起,虽然克里米亚半岛南部成为了奥斯曼帝国的领土,但与之相对的,克里米亚汗国在经济上获得了极大地自由。也因此,此时的鞑靼人才终于真正的占据了这个位于要道的克里米亚半岛。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