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评估朝鲜核击首尔和东京能力 或致200万人死亡

65

首尔的地图展示的250千吨核弹空爆时的四个爆炸超压区域:12+ psi、5-12 psi、-5 ps

  在过去的几周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政府的其他成员曾多次威胁使用武力来阻止朝鲜继续进行核武器或弹道导弹试验。但美国对朝鲜实施的任何军事选择,都会带来朝鲜军事行动升级的重大风险,包括朝鲜对韩国和日本进行的核打击。根据下面的计算,如果这一“无法想象”的事情真的发生,以朝鲜当前评估的核武器当量,在首尔和东京的核爆炸可能导致多达210万人死亡、770万人受伤。

背景

自2011年以来,朝鲜已经进行了98次弹道导弹试验,试验的结果是导弹的性能更强、载荷更大、射程更远、导弹的可靠性可能也提高了。在同一时期,朝鲜还进行了4次地下核试验,最近的一次在2017年9月3日。在7月4日和28日,朝鲜首次测试了其洲际弹道导弹(ICBM),导弹射程足以覆盖大部分美国国土。专家分析认为,朝鲜已经有能力把核弹头装在弹道导弹上,并已经拥有20-25枚核武器的底限的核武库,核武器的当量在15-25千吨(kiloton)之间。9月3日的试验有可能是热核装置试验,估计当量为108-250千吨,这表明朝鲜最终可能会升级其核武库,让核武库由大当量氢弹组成。

朝鲜政权的目标,似乎是通过对美国拥有可行的核威慑能力,来确保金家政权统治的延续。然而,朝鲜持续的导弹试验和其核能力被认为“挑衅和破坏稳定”,并对美国的盟友日韩、美国在亚太地区资产、以及美国国土构成了重大安全威胁。尽管国际社会日益加大谴责,联合国、美国、韩国、日本和欧盟对朝鲜实施的多重多轮制裁并没有阻止朝鲜继续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即使是中国,朝鲜传统上最坚定的盟友和主要贸易伙伴,也在批评朝鲜继续推进的核导项目,减少了同朝鲜贸易。中国还明确表示,如果朝鲜半岛发生冲突,朝鲜将独立作战(“on its own”)。

除此之外,美国及其盟友为了应对朝鲜导弹部署和持续推进的导弹试验,一直在加强其防御能力。THAAD系统已经部署在韩国,日本则选择了陆基宙斯盾系统。美国还测试了其陆基中段(GMD)反导系统(ABM)拦截洲际弹道导弹靶弹(ICBM package),并在2017年年底之前,增加其GBI的部署数量到44枚。

如果现状是不可接受的,外交手段是无效的,那么军事行动在何时成为可能?朝韩和朝美之间已经呈现了非常紧张的态势,而相互的敌意还在联大和特朗普的推特引发的口水战(bombastic exchanges)中增强。历史充满了“理性人”的严重误判,尤其是在危机情境下。如果朝鲜的下一次核试验,尤其是如果进行大气或水下的(两弹结合的)洲际弹道导弹-核试验,或比如朝鲜进行的弹道导弹试验,其载荷落区(payload impact area)过于接近于美军关岛基地,美国都有可能采取武力手段。武力选项包括尝试击落朝鲜的试验导弹,或可能攻击朝鲜的核导相关的、试验和部署基地,乃至直接打击金氏政权。朝鲜领导人可能会认为美军的军事行动是为了清除金氏家族及其权力,因此,会使用核武器进行报复,以作为政权覆灭前的最后一击。所以,武力选择的后果值得评估,特别是朝鲜真的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

一个假定的朝鲜核打击场景

我们假设朝鲜在遭受美国军事打击时有25个可实用的(operational)核武器,并决定将其核武器全部向东京和首尔投送。弹头当量从15到250千吨(当前和未来的能力水平),并定时于最佳高度空爆(timed for airburst at optimal altitude)。基于这些假设,七种不同的当量有七种不同的打击场景。

计算在人口中心区发生的核爆炸的毁伤影响时,有几十个变量发生作用,基于变量之间的组合,可以运行无数种模拟并得出大量结果。为了简化模拟起见,模拟中的计算基于传统的爆炸超压的人口脆弱性(区间),七种不同的核武器当量的爆炸区域(km),基于核弹毁伤效果的计算机(模拟)。

当前估计的首尔和东京的人口、面积和人口密度:

在首尔和东京的城市中心,人口密度显著提高,例如,首尔特别市的人口密度是17002人/k㎡,东京特别行政区的人口密度是14950/k㎡。除此之外,特别区域(市中心)的人口密度还会在工作周期间显著增加。

伤亡估算

基于以上这些假设,一个250千吨的可靠核弹头在首尔或东京的市中心爆炸,预计的伤亡人数如下:

下面的城市地图展示了250千吨核弹爆炸时,不同的爆炸超压区域下面的城市地图展示了250千吨核弹爆炸时,不同的爆炸超压区域
东京的地图展示的250千吨核弹空爆时的四个爆炸超压区域:12+ psi、5-12 psi、-5 ps东京的地图展示的250千吨核弹空爆时的四个爆炸超压区域:12+ psi、5-12 psi、-5 ps

当然,没有导弹系统是100%可靠的,美军的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美军武器库中试验次数最多的导弹,被列为有将近100%的测试信度(成功率)。然而,正如所有的武器系统一样,其使用可靠性很可能会更少。除此之外,韩国已经列装了THAAD系统、日本正在谋求陆基宙斯盾系统,来防御朝鲜的导弹攻击。因此,朝鲜的25枚核武器不可能都在目标处爆炸,因此,根据三个水平的爆炸概率来进行伤亡估算:20%、50%、80%。

下图展示了伤亡估算的结果:图中的数据表可以在参考部分中体现,这些伤亡数字是基于狭义的假设估计。

图3:不同的核爆炸当量和核武器爆炸概率下的首尔伤亡估算

图4:不同的核爆炸当量和核武器爆炸概率下的东京伤亡估算图4:不同的核爆炸当量和核武器爆炸概率下的东京伤亡估算
图5:不同的核爆炸当量和核武器爆炸概率下的首尔和东京伤亡估算总计图5:不同的核爆炸当量和核武器爆炸概率下的首尔和东京伤亡估算总计

在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期间,韩国可能的平民伤亡为:373599人死亡,229625人受伤,387744人被绑架或失踪。而日本在二战期间被认为有50-80万的平民死亡,今天的首尔和东京的人口密度远远高于1950年代和二战期间,在首尔或东京上空的多枚朝鲜核弹头爆炸,以现有核武器当量,估计会导致40万-200万人死亡。如果朝鲜将其核武器全部更新为热核武器(氢弹),相同数量的氢弹造成的死亡人数在130万-380万人之间。(来源:参考消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