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德女孩变女王 成就默克尔的3次转折(图)

1

科尔与默克尔当年既是上下级、又是忘年之交。默克尔办公室仍悬挂科尔画像,她的成就与科尔的提携密切相关(图源:新华社)

今年德国大选的结果在当地时间25日(周一)凌晨便可一见分晓。如无意外,默克尔和她带领的基民盟(CDU)将轻松拿下第一大党头筹,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内顺利组成新一届政府——无论是和另一个传统大党社民党(SPD)继续保持俗称“大联盟”的垄断性政府,还是选择与老搭档自民党(FDP)、绿党等小党派合作,如今,默克尔如果无法就任第四届总理,那才是令人意外的事。众所周知,默克尔(Angela Merkel)是一位在东德长大,早年从事物理化学研究的科研人士。那么,这样一位家境普通、长相普通、口才普通、出身东德的女性,当年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上德国总理大位的?这还需要从63年前说起。

默克尔近日参加基民盟竞选集会拉票。本届德国大选将于当地时间24日举行(图源:新华社)

转折一:至关重要的一次拒绝1954年秋天,刚从神学院毕业不久的霍斯特(Horst Kasner)从西德重要港口城市汉堡出发,打算回到自己家乡柏林。路途上,他想必遭遇了不少充满疑问的目光。毕竟在当年东德与西德边境管控越发严格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正忙着尽可能地带上自己所有家当,由东德向西德迁徙。可是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却带着他的妻子和那刚出生数周仍在襁褓中的女儿,一路向东。驱使他这么做的不过是一个简单而坚定的信念:在东德高压的政治环境下,人们一定更加需要牧师的指引与看护,而愿意留守的东德牧师却明显不够。

这位心中怀揣着对同胞关爱的年轻牧师,就这样踏上了不归路,并最终在当年冬天于柏林郊区的一个小乡镇定居了下来,被任命到当地的一座教会。在他当时的心里,除了上帝的事工,想必也为东西德的分裂和日益隔绝而揪心。或许,他能够预估到几十年后东西德的统一,但他绝对想不到的是,自己当时只有几个月大的女儿,日后竟会在一轮轮的结盟与斡旋中,稳坐十余年总理大位,带领德国重回欧洲第一强国的地位,乃至执欧盟之牛耳,被誉为当世最具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在柏林郊区长大的默克尔,少女时代从来不会卖弄风情,也不讲究穿着,“总是一身素色”,“发型令人难以忍受——看起来就像钢盔扣在脑袋上似的”,甚至有以前的同学曾说她是“未被吻过的一族”。1978年由莱比锡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原打算在一家工程院校任职。然而在被告知作为任用条件,她需要向东德国家安全部(STASI)“汇报”其同事的日常言行之后,默克尔便以“天生不会保密”为由婉拒了这宝贵的机会,并继续求学于原东德科学院,最终在1986年获得博士学位后留校,在物理化学研究中心从事科研学术工作。

转折二:1989年的震动默克尔严谨的性格或许让她很适合这份科研工作,但她心中那份承继自其父的对德国和普通民众的博爱精神,最终在1980年后期柏林日益浓厚的政治氛围下躁动了起来。真正的“分水岭”无疑是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当那个重大时刻来临时,默克尔发现自己35岁、单身、没有小孩、就职于毫无前途的国家机构,像她这种有抱负的女士必定深知,德国获得新生后,政治将成为最具活力的领域。不到一个月后,默克尔便加入了当时新成立的政党“民主觉醒”。

经过1990年3月东德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民选选举,默克尔成为梅齐埃(Lothar de Maizière)政府的副发言人。作为副手,默克尔没有上台展示的机会,却心甘情愿地在台后做了所有工作。正是以这种方式,令默克尔获得了梅齐埃的赏识,并让她跟随自己出访各国,默克尔也因此得以积累公众印象。同时,在这最后一届东德政府存在的短短半年里,“民主觉醒”併入了东德的基民盟,而后者也在两德统一后与西德的基民盟合并。

转折三:“科尔的小姑娘”1990年10月3日,东西德在分裂近半个世纪后统一,默克尔也在那一年完成了自己政治生涯的重要飞跃。在12月初的首次联邦大选中,默克尔成功当选梅前州(Mecklenburg-Vorpommern)联邦议会代表之一,并直至今日一直是该选区的联邦议会议员;与此同时,她成为新政府最年轻的阁僚,被科尔(Helmut Kohl)总理先后任命为妇女及青年部部长、环境和核安全部部长,为她积累了大量公众知名度和执政经验。

在当时保守而完全由男性组成的德国政坛大佬中,默克尔的三重身份与众不同:女性、科研人士、“东德佬”。这些特质纵然使她成为德国政坛的圈外人,却也有助于她异军突起。通过自身的努力以及政治前辈的提拔,被媒体戏称为“科尔的小姑娘”的默克尔最终得以在基民盟党内迅速崛起,并借着科尔及其他党领袖深陷金融丑闻的机会,割袍断义,顺利在新世纪伊始成为基民盟的党魁。5年后,以一贯坚定果决的作风赢得党内同僚信服的默克尔击败SPD的施罗德(Gerhard Schr?der),成为德意志民族自一千年前神圣罗马帝国的摄政皇后狄奥凡诺之后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如今她要是能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内成功和其他党派达成联盟、组建政府,那么她便有可能在这新一届4年任期坐满之后,成为德国自二战之后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而回望她那平庸的出身,又有谁当初能想得到呢?

来源:多维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