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亲赴竞选集会现场 欢呼声和嘘声不相上下(图)

2

来源: 澎湃新闻网   本周日(9月24日),德国第19届联邦议会选举将拉开帷幕。应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邀请,我们在这个关系德国和欧洲命运的关键时刻启程赴慕尼黑和柏林观摩大选。柏林是德国首都、政治生活中心,慕尼黑是德国第三大城市,巴伐利亚州首府,德国的“经济首都”。此行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了解德国政治生活、感受德国大选气氛,与大家分享亲身见闻。

联邦大选在即,两大姊妹党现分歧

谈及德国政党体制,有一个大家很少谈及但却不容忽视的现象,即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和泽霍夫领导的基督教社会联盟(简称基社盟)互为姊妹党,在联邦议会以“联盟党”为名组成一个议会党团。在德国16个联邦州中,基社盟只在巴伐利亚州存在,基民盟在其他15个州存在。在联邦议会选举中,基民盟、基社盟同计票,共进退。

据巴伐利亚州广播电视台最新民调,在巴伐利亚州,联盟党支持率为37%,其中基社盟对此的贡献大约为7%左右。巴伐利亚州位于德国东南部,是德国面积最大的州,占全国面积五分之一,人口仅次于北威州,巴州经济发达,是德国经济实力最强的联邦州,同时也是德国保守势力大本营、联盟党票仓。基社盟近年来虽也饱受其他新兴小党的夹击,但因其带领巴州在经济发展和创新的道路上大步向前,基社盟在当地仍占有一枝独秀的优势。

在全德16个州中,巴州州议会是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另类选择党唯一没能进入的地方议会。尽管如此,德国另类选择党的上升也让巴州政治家不安。除此之外,基社盟与基民盟之前就难民问题分歧颇大,几乎反目,好在最后时刻基社盟党首泽霍夫让步,与默克尔休戚与共,才让人长出一口气。

此次德国大选,表面上波澜不惊,未有黑天鹅悬念,但表象之下暗流涌动,各种利益纠缠不清。德国联邦议会副议长、基社盟资深议员森海默先生在慕尼黑会见我们时特别强调,虽然眼下联邦大选在即,但为了巴州利益,基社盟在竞选纲领的提出,以及后面组阁谈判中都必须着眼于2018年秋举行的巴州州议会大选。可见,此次大选牵扯诸多因素。

综上所述,这就是为什么在9月22日这个德国大选前最后的竞选日,默克尔亲赴慕尼黑,与基社盟党首泽霍夫,基社盟总理候选人、巴州内政部长赫尔曼一起在慕尼黑地标—玛丽莲广场上亮相,对竞选纲领和选民进行最后的陈述与动员。

当晚,参与集会的民众约有七八千人,且又是默克尔总理等政界大咖云集,可在安保中并未见太多警力投入,警察只在场地边缘拉起一条简易绳子,略微进行隔离,但普通群众随时可以进出。这也在侧面上表现出巴州对此地安全形势的乐观与自信。当晚默克尔的出场和讲话再次印证了外界对本次大选的印象——波澜不惊。

早些时候我们在与巴州广播电视台知名政论记者巴赫曼的交流中,他称本次大选为“史上最无聊大选”。默克尔以其惯有的沉稳陈述她对德国未来几年的规划,但听众中支持她和反对她的阵营几乎一样多,热情的欢呼声和不屑的口哨声几乎同时响起,不难看出,虽然默克尔连任几无悬念,但民众对默克尔的态度仍趋两极化。

另类选择党席卷社民党、绿党传统选民

作为德国传统保守势力的基地,巴州虽然在几年前的州议会选举中将德国另类选择党拒之门外,但在本次联邦大选中,德国另类选择党在巴州几乎碾压了所有的主流政党,特别是席卷了社民党和绿党的传统选民。巴州外来移民很多,特别是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为了自身经济发展从土耳其等地引入大量客籍工人,他们原本是社民党的传统选民,但此次很多都转投德国另类选择党。相反,特朗普上台并没有给德国另类选择党带来更多的选民,其他欧洲国家中如匈牙利、意大利、波兰右翼民粹政党崛起的现象在德国却恰恰强化了德国人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决心和信心。

巴赫曼记者举例说,他父亲是非常传统的巴伐利亚人,一生对政治并不太关心,也从未参与过任何示威抗议活动,但最近却在一次支持欧盟的游行中亲力亲为。这说明,作为二战战败国、欧盟创始国、欧盟经济引擎、欧洲一体化最大受益国,德国,特别是德国人对欧洲一体化的认识是深刻的,共识是广泛的。

德国另类选择党以批判欧元起家,当下也颇有风生水起之势,但究竟能走多远,究竟能有多强,还不能妄下结论。在默克尔出席的竞选集会上,欧盟大旗舞动,没有看到任何反欧政党或选民的影子。如果德国在下一个时期能继续做好第一维持美国俄罗斯欧洲三者关系平衡,第二继续发展本国经济,提高就业率,第三与法国密切合作为欧盟出路贡献良计的话,德国另类选择党的日子将不会好过。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