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心了老铁:政治赌徒杨国忠缘何和李林甫翻脸

12

史载,杨国忠曾是一个“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那种,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标准屌丝一枚,日子最惨的时候,甚至比最苦的民工还惨。尽管他贵为皇帝千宠万爱的宠妃杨贵妃的堂兄和史上唯一女皇帝最宠男宠张易之的外甥,自己也贵为史上最牛赌场荷官和最佳计筹唱筹人员,却不能给他带来令人羡慕的幸福童年,甚至于还是十分穷困潦倒钱在家不过夜的那种,直到而立之年还人生未立,靠借钱度日,被人家呼喝来使唤去当牛做马,很没面子,所以他发誓有朝一日出人头地的话,一定大量“烧钱”享受一番,即使是不得好死也在所不惜,果然最后的结果是,他的所有理想终于全部实现,包括不得好死,成了大唐最著名的“政治赌徒”。

在讲到杨国忠的正史之前,我们先援引一则有趣野史,这事听起来十分震撼雷人,也预示了杨国忠那荒唐人生的片断,一并讲讲。

据说五代著名文学家王仁裕所撰《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雷人故事:“杨国忠出使于江浙。其妻思念至深,荏苒成疾。忽昼梦与国忠交因而有孕,后生男名朏。洎至国忠使归,其妻具述梦中之事。国忠曰:‘此盖夫妻相念,情感所至。’时人无不高笑也。”呀,还真是咄咄怪事,居然连梦交也能生孩子了,这不是隔山打牛的厉害招数吗?大概和现在一些正处于青春期,对生理知识一无所知的半大孩子,因为接吻而怀疑会怀孕惊出一身冷汗一样可爱。我们无法考证此种故事的真实性,不过梦交怀孕绝对是一种无稽之谈,只不过是想掩饰什么丑闻罢了。

从脑筋活络的聪明人杨国忠为出轨妻子开脱来说,既是遮羞的需要,也说明了杨国忠玩得潇洒不大理会世俗偏见,可能夫妻间还有默契,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据《旧唐书·杨国忠传》中记载,杨国忠的老婆裴氏是青楼妓女出身,一个赌一个卖当然也是“门当户对”,大家都知根知底,也就无所谓什么出轨概念了。何况唐朝是出名的开放,根本没有“处女情结”,杨国忠又是出了名能挣会玩只要HAPPY连横死都不在乎的主,基本上从他对待老婆三番五次出轨的轻松态度来说,我们也能预感到了他人生的举重若轻和潇洒自如。

杨国忠本名叫杨钊(据说天宝九载杨钊因为图谶上有“金刀”二字,请求皇帝赐名,李隆基便赐给了“国忠”二字),从小就放荡不羁,喜欢赌博喝花酒,不学无术,是一个标准的江湖浪子,由此经常输得精光,所以经常一文不名,过着揭不开锅的穷困潦倒生活,常遭到别人的白眼甚至于是避之如瘟疫。

后来,看到这样混下去有上顿没下顿的也不是个事,于是便发愤图强去当兵。唐朝虽然是一个尚武王朝,士兵也不是好混的,尤其是到了李隆基朝后期,由于是实行募兵制,士兵就像权贵的奴隶,被驱使来驱使去,所以日子也比较难过,升官发财的简直就像是中六合彩那么难。

虽然他在部队很发愤、很卖力,表现也十分优异,后来也提了干,不过因节度使张宥看不上他,只任他为新都尉,三年任期满后居然更为贫困,据说连复员回家的钱都没着落(可能是全赌输了吧),难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将劳其筋骨”的翻版?

那为什么倒霉了30年的杨国忠突然之间就否极泰来发迹了呢(这个和安禄山倒是有几分类似)?

这个问题当然是能大书特书的,很多人都认为杨国忠能发迹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他本人的私人关系使然,关系也是生产力,而且他本人的“硬件设施”不错,是一个仪表堂堂的大帅哥,有时候美色更是生产力;二是他生对了时代,他这个充满娱乐细胞和本领的人,碰上了李隆基以娱乐至上为底色的天宝后期,当然是赶上了好时代,学而致用,他的个人“软件建设”也很淌亮,能喝会赌会计筹码,更加能理财敛财,他不脱颖而出还能怎么着,这不是埋没人才吗?

因为杨国忠是当时已经发迹的杨贵妃堂兄弟,杨家三姐妹失去父亲的时候,也是这位兄弟经常来打点做保护神,关怀备至,还因为郎才女貌,杨国忠和自己的妹妹(虢国夫人)发展地下情,最后由于这样的亲密关系,杨国忠发迹那只是时间问题。果然四川大富翁鲜于仲通为了套近乎经常发钱给他,并推荐他给了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章仇兼琼一见到能说会道又魁伟英俊的“万人迷”杨钊就喜欢得不得了(正所谓识你是宝不识是草,杨帅哥的身价前后判若两人),立马任命他为采访支使,引为心腹大将。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因为章仇兼琼知道杨国忠有“南风窗”是个通天人物,只是少点打通关节的钱物而已,如果把这位和杨贵妃沾亲带故的帅哥稳住,然后利用此种裙带关系下本钱让他去京城经营,何愁因李林甫专权被排挤而禄位不保呢?做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升官发财呢。

所以节度使早就打定让杨钊进入朝廷作内线的主意,于是下大本钱派杨国忠到京城向朝廷进贡蜀锦和价值万缗以上的四川名贵土特产。到长安后,杨国忠把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四川土特产全部分给杨家姐妹,并说这是自己的主人章仇兼琼孝敬她们的。收了人家的手软吃了人家的嘴短,于是杨氏姐妹就有意无意地在李隆基面前替杨国忠和章仇兼琼美言几句,既然大家都是亲戚,索性杨家三姐妹还让皇帝亲切接见了很会来事的嘴巴特别甜的杨国忠,李隆基看他一表人才还会办事,于是赐予了他一个金吾兵曹参军的官职。从此,杨国忠便成了皇家座上客,随供奉官随便出入禁中了,简直就是做梦一般地发了,一切都是因为娱乐的缘故。

因为那时候李隆基迷上了一种叫“樗蒲”的赌博游戏,而杨国忠本身就是天生的赌徒,不管是政治或者是生活的,反正他十分擅长于此,杨贵妃姐妹们为了讨好李隆基,也为杨家加大政治筹码,于是就把杨国忠介绍给皇帝当牌友。玩了几次之后,李隆基就为他的出色牌技所折服,大开眼界的那种,尤其是杨国忠掌管的樗蒲文簿十分得心应手,唱筹计筹简直就到了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不活脱脱一个大唐顶尖理财专家吗?看到他在运算方面的十分精明娴熟,皇帝也立马称赞他是个好度支郎。

从此,杨国忠凭借溜须拍马和出色赌技平步青云,走上了灿烂的政治星途。从公元745年秋杨国忠当上金吾兵曹参军开始一路凯歌,不久之后又当上了判官,公元747年当上了侍御史。到了748年的时候,不到一年时间杨国忠一人就已经身兼15职,创造了升迁速度的大唐纪录。时间漂过4年后,即到了公元752年,杨国忠当上宰相之后,他兼职也达到巅峰,包括总检察长、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等40余职,当时朝中几乎所有重要职位都为杨国忠一人把握,简直是地球离开他就不转的款式,也从某个侧面说明了李隆基晚年的政治十分腐败。

为什么青少年时代备受挫折和磨难的杨国忠突然间行运行到脚趾头了呢?这个除了杨国忠自身的软硬件建设使然,也是当时的政治大环境使然。有些历史研究者还认为“李隆基之所以如此信任杨国忠,除了取悦于杨贵妃之外,主要是借以牵制李林甫的专权。同时为取代已经衰老了的李林甫做准备。”原来是出于帝国人才工程考虑也。

果然,在天宝十一载(公元752年)十一月,李林甫鞠躬尽瘁之后,杨国忠立马取代了李林甫的政治地位,专权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扎心了老铁:政治赌徒杨国忠缘何和李林甫翻脸话说李林甫和杨国忠起初关系很好,“哥俩好”的也喝过很多酒,大家都是皇亲国戚又都会拍皇帝马屁。杨国忠刚晋身朝廷的时候,李林甫已经权倾朝野,为了往上爬,李林甫这个官场风向标当然不能绕过去,于是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差点不认他为干爹,李林甫也因为杨国忠是皇亲国戚是个通天人物,于是也尽力拉拢和利用。

他们合作最好的时候就是对付共同的敌人太子李亨,杨国忠也成了急先锋,李林甫往往利用杨国忠的特殊身份首先发难,他们在京师设推院,兴大狱,株连太子党羽数百家,一时政坛腥风血雨一片昏暗。

不过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当后来杨国忠有了足够的实力和李林甫争权夺利的时候,倾扎就不可避免地水到渠成,属于狗咬狗的那种。他们矛盾的总爆发,主要表现在对待腐败分子王鉷(初唐名将王方翼的孙子)的问题上。

这个也当成是杨国忠公开向李林甫叫板的信号。原本王氏受宠对他俩没什么好处,也是他俩共同嫉妒和打击的对象。不过杨国忠的政治能量太可怕,也升迁得太厉害太邪乎了,此时已经成为了李林甫专权的最大威胁,于是为了牵制杨国忠,李林甫只好联合王氏来抗衡了。反正当杨国忠陷害排挤王氏时,作为盟友的李林甫便竭力为其开脱罪责,甚至逆风提拔王氏。可惜杨国忠侵入皇帝的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都太深入,而且胡作非为的决心和本事更大(李林甫多少为了声誉不时还能装一下遵纪守法的样子,杨国忠却有恃无恐、无法无天),不久曾在官场所向披靡、无往而不利的李首辅就显出了一点颓势,由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杨国忠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手脚,曾经不可一世的王氏也以牵涉谋反以“莫须有”的罪名被赐自尽,其所有职务二十余种全部归于杨国忠。李隆基也开始疏远弄权有术的李林甫,我相信李林甫在弥留之际,一定会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慨叹,上帝确实是一个阴险的家伙,他创造天使的时候更加喜欢创造魔鬼,然后再去假惺惺地摆平。

话说杨国忠不仅会弄权还特别会腐败,玩起来特别疯狂不顾一切的那种。史载,天宝七载(公元748年),杨国忠建议把各州县库存的粮食、布帛变卖掉,以及新征租税也折合成布帛,全变成轻货送到京师,一时收藏天下赋税的左藏,财物多得惊人,令人眼花缭乱也,开元、天宝之富也可见一斑。作为理财的官员,他当然经常向皇帝炫耀国库的充实富足,以便邀功请赏。于是,李隆基在天宝八载(公元749年)二月率领文武百官去参观左藏,一看果然是粮物堆积如山,几乎要烂掉,看到国家如此富得流油,皇帝当然很是高兴,便赐杨国忠紫金鱼袋,兼太府卿,专门负责管理钱粮。从此,他想如何挥霍就如何挥霍了。

和李林甫一样,杨国忠为了笼络人心发展自己的私人势力,除了会巴结贿赂权贵,还能利用自己手中的选官权力扶植自己的亲信。李林甫是把权贵提供的10个升官名额黜一个博取清誉,而杨国忠做得更加大胆,却是利用自己人为他树碑立传以示选官不偏不倚。据说当时的选官制度十分严格,须经三注三唱反复进行,从春至夏才能完成。如此繁复早就烦死好玩的杨国忠,于是杨国忠标新立异只用一天时间就搞定了。史曰:“而国忠阴使吏到第,预定其员,集百官尚书省注唱,一日毕,以夸神明,骇天下耳目者。自是资格纷谬,无复纲序。”总之是他先定好名单,然后把左相陈希烈及给事中、诸司长官都叫到尚书都堂凑数做个样子,唱票—名便定一名,一天就任命完了,最终连门下省和作为选官主体的吏部侍郎都不能过问,致使选官质量下降,纲纪全乱了套。自己做得不好,还既做婊子又立贞节牌坊,居然请求皇帝给他立碑,表彰其选官有功。李隆基还兴致勃勃地让鲜于仲通起草碑文,自己亲自修改了几个字,最后还用黄金把这几字铸注上,可能算是史上最贵领导提字了。

最可笑的是,原本对打仗也不是很在行的杨国忠,在执政期间为了大秀自己的“军事才能”,曾悍然发动了两次征讨南诏的战争,甚至穷兵黩武到了抓壮丁的地步。然而老天爷却没有给杨国忠多少面子,两次战争都一败涂地,扫兴而归,损兵折将近20万人,简直就是史上最牛败家子。杨国忠专权误国,好大喜功,不仅给唐朝遭受了重大损失,也给少数民族地区造成了深重灾难,是一个千古罪人也。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