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末代皇帝溥仪最闹心的事,无心的问候却揭开其屈辱的一生

37

民国元年(1912年)二月十二日,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以太后名义颁布《退位诏书》,溥仪退位。退位诏书中说:“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立宪共和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民国政府与清室协商,保留了许多对皇室的优待条件,承诺每年支付清室费用400万两银元,新币发行后,改为400万元,民国政府同意溥仪暂居紫禁城。

自古以来末代皇帝的下场都是比较凄惨的,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清朝灭亡之后,这位末代皇帝不仅在苏联战俘营之中过了几十年的战犯生活,离开战俘营后的生活也十分尴尬。

 

民国十三年(1924年)十一月五日,西北军阀冯玉祥无视优待条件,派鹿钟麟带兵入紫禁城,逼溥仪离宫并获得大量宫中财物,历史上称这为“北京政变”。溥仪搬进北府(载沣的居处),继而又逃进日本公使馆。

民国十四年(1925年)二月,溥仪移居天津租界张园和静园,与清朝遗老遗少以及张作霖、段祺瑞、吴佩孚等往来。溥仪被逼宫后,日本各大报章都刊登出同情溥仪的文章,为以后建立伪满洲国造势。不久,被日本人护送到天津。

在苏联拘押期间,曾作为证人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证言中,声称自己在任满洲国皇帝期间,完全为日本占领当局摆布,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做为满洲国元首相应的权力和尊严,是自己被日本关东军胁持到内满洲的。但是,被转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后,溥仪承认由于惧怕日后被中国政府追究,作证时将部分责任推卸给日本方面(含如何到达内满洲),在部分涉及双方责任的地方皆有所保留。

1950年8月1日,溥仪与其他满洲国263名“战犯”在绥芬河由苏联政府移交给中国政府,送抚顺战犯管理所受到约十年的思想再教育与劳动改造。

1959年12月4日上午,抚顺战犯管理所首批特赦战犯大会隆重召开。由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代表宣读给特赦人员的通知书。溥仪怎么也不会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1959年度赦字001号”。

1960年3月,溥仪被分配到北京植物园担任园丁及卖门票的工作。回到北京的溥仪没有地方住,就只能暂住在妹妹家中,这时候面临着第一件事情就是:办户口。这需要溥仪自己本人去登记,其实溥仪的内心是很害怕的,他怕别人认出他是末代皇帝对他恶言相待。最后溥仪和自己的妹夫一起去了户籍室。

工作人员:您的名字?

溥仪:爱新觉罗溥仪。

边上一位年纪大的工作人员,惊讶问道:“你是原来的皇上!”溥仪只好无奈地点头。

其妹夫却说,“可不是嘛,老北京了,原来都住在紫禁城。”

这句话一说出来,溥仪变得更尴尬了,他告诉工作人员自己现在是一个公民,只是想办个北京户口而已。

随后问到溥仪婚姻的时候,溥仪却更加尴尬了,说自己的老婆,死的死,离的离,前前后后有四个,现在自己一个人生活。

工作人员:好多啊。

那不懂说话的妹夫:“这都是少的了,皇帝都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半个户口,被工作人员无心的寻问,溥仪感到无比尴尬,那时候的溥仪应该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吧,也有这样猪队友的妹夫。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