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力证未碰枪毒 唐爽全身而退海归 周立波咋办?

唐爽(右)7月31日被地方检察官撤销所有控罪,全身而退回国见祖母最后一面。(记者牟兰摄影/档案照)

唐爽7月31日获地方检察官撤销全部控罪,全身而退回国见祖母最后一面。(记者牟兰/摄影)

旅美青年科学家唐爽今年1月捲入中国着名脱口秀艺人周立波在长岛持枪涉毒案,被控非法持有武器等重罪,长岛纳苏郡法院已于日前撤销对他的全部控罪,唐爽得以及时在祖母弥留之际返乡,见到其最后一面;他也就此海归回国,将在中国科研机构任职。

唐爽代表律师麦克恩(Oscar Michelen)15日表示,纳苏郡地方检察官是于7月28日宣布撤销唐爽全部控罪,31日他便赶回中国,探望处于弥留状态的祖母,翌日祖母辞世。麦克恩强调,「对唐爽来说,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麦克恩说,唐爽在获释当日终于露出笑容,「他很高兴,他是一位安静的学者,但这一年来承受任职学校、母国的民众舆论,以及家人的巨大压力」。

此前在纽约州立大学理工学院(SUNY Polytechnic Institute)任教的唐爽,日前在微博发表声明表示,今年1月他无辜捲入周立波持枪涉毒案,法院已撤诉,并承认起诉他的行为「荒唐」且「错误」。他说,自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获得博士学位后,一直积极准备回国事宜,终在去年年底和国内科研机构达成共识,计画今年中旬回国任职。不过,由于遭「周案」牵连,直到7月31日才成行。

唐爽说,在此事件中,经历来自个人或组织的威胁、恐吓和诋毁,所幸也得到很多支持和帮助。他强调,身为科研人员,并无兴趣介入娱乐圈绯闻和八卦新闻,他指责个别中文媒体和律师发出「污点证人」和「同伙反水」等和事实相悖的言论,令他备受困扰。

对于和周立波的关係,唐爽再次转发此前发给高中母校的声明。他解释,被捕当天是为参与论坛的周立波当英文翻译,他也没有接受过周立波的任何资助,他称该事件为「乌龙风波」。他说,案发后未立即对外发言,是为了避免妨碍司法公正,他本来打算在3月9日向法院证明清白无罪后,再向母校和公众说明,但由于检方将证物送检的化验报告,在时间方面有所耽误,庭审一再延后。现在才有机会澄清。

DNA力证没碰车内枪支毒品 唐爽律师:他不是污点证人

麦克恩表示,因证物没有唐爽DNA,地区检察官已对唐爽撤控,并否认唐爽为「周案」污点证人 。(记者牟兰/摄影)

捲入中国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持枪涉毒案的唐爽,其代表律师麦克恩(Oscar Michelen)15日表示,长岛纳苏(Nassau)郡法院日前撤销唐爽全部控罪,主要是由于枪枝和毒品上面均无唐爽的DNA。麦克恩当日也否认唐爽全身而退的原因是转作「周案」污点证人,「我们从未提供任何不利周立波的证据」。此案的主要被告周立波,已交由大陪审团裁决是否被起诉。

麦克恩说,根据纽约州法律,若警察在同屋或同车发现非法枪枝或毒品,可逮捕在场所有人,检察官日后也可对逮捕者控罪。他指出,当事人唐爽是「周案」无辜受连累者,枪和毒品均不属于他;警察首次询问他时,唐爽也明确表示不清楚枪枝和毒品来源,并在日后积极提供DNA等证据配合调查。

他指出,检方通过化验发现柯尔特野马380口径手枪,以及两袋快克古柯硷上均无唐爽的DNA,终在7月28日宣布撤销全部控罪,「当天地区检察官在法庭上仅用了15分钟就宣布撤控,很顺利」。他强调,虽然唐爽已返回中国,但不会留下任何犯罪纪录,不影响他日后再次返回美国。「无论他日后想返回原任职大学工作,或是其他方式回美生活,都不受影响」。

麦克恩称,案发后唐爽也仅通过自己和周的律师联繫,否认唐爽成为「周案」污点证人。他说,他和当事人从未提供任何对周不利的证据,「我只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我和周的团队既无互相攻击,也无帮忙;他永远不会做、也不用做该案的污点证人」。他也否认了唐爽曾更换律师的消息,「我在另一法庭,我的律师同事帮我上庭,我参加了唐爽最后一次出庭」。

纳苏郡警方1月19日公布,周立波深夜在长岛北岸的公路上开车蛇行,在莱亭顿(Lattingtown)被警方拦截搜查。警方从车上搜出古柯硷与枪枝,当场逮捕周立波及副驾驶座位上的唐爽。两人过堂时被控非法持有管制药物、非法持有武器、非法持有枪支等多项罪名,而周立波还被加控开车使用手机。纳苏郡法院15日证实,周立波非法持枪藏毒案已交给大陪审团,正等候是否决定起诉。

(来源:世界日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