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撒了个谎,俩皇帝客死他乡,一个王朝毁于一旦

19

郭京是北宋禁军中的一名小兵,会耍点儿法术,自称能使神役鬼、移山倒海、撒豆成兵……比法术更厉害的是,他很能吹牛,能把死人吹成活人,稻草吹成黄金,硬是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圈粉无数,其中还有兵部尚书等高官。这还不算什么,他后来竟然骗到皇帝头上去了。

1126年,金军攻宋,军队开到了汴京(今河南开封)城外。兴奋的郭京惊呼,自己的小时代终于来了!他自告奋勇跑到兵部尚书那里,说自己精通道佛、两门法术,并懂“六甲法”,只要拨给他7777人用来布阵,就可召唤“六甲神兵”降世,这些神兵刀枪不入,分分钟就能将金军赶出京城,并可生擒金兵主帅,确保汴京城万无一失。

这个兵部尚书刚上任不久,特别想轰轰烈烈地烧把火,弄点儿成绩好升官,居然相信了郭京的鬼话。当时有个明白人质疑,对兵部尚书提建议道:“自古没听说过能用巫术战胜敌人的先例。就算您相信郭京的话,也最好先给他少量兵卒,先看看他的本事如何,等他小有立功再一步步地递增。现在如果太倚重他的话,恐怕对国家不利。”

兵部尚书怒了:“郭京就是为这事而生的,一个能使神役鬼、移山倒海的人怎么会搞定不了金兵?”兵部尚书坚信郭京退兵有方,前脚把提意见者赶走,后脚就急急忙忙进宫向钦宗报告去了。

听说居然有这样的奇人,钦宗有些心动,想听信兵部尚书的举荐,又有些犹豫,于是派人到亳州向躲起来的徽宗汇报。徽宗一向是任性大过理性,他玩儿了一辈子道教,曾经自封为“道君皇帝”,听说来了一个道教奇人,顿时就有了兴趣,还埋怨儿子不重视人才,胆小怕事。有了老爹拍板,钦宗当即封郭京为大将军,并赐他无数金银珠宝,令其速调“六甲神兵”来抗金。

得了钱财封了官,郭京干起事来也大大提速。他即刻发布告示招聘“六甲神兵”,声称只要生辰八字符合六甲即可。即使这样,符合条件的人还是屈指可数。郭京顾不了那么多,自行放宽标准,选了很多市井无赖编入队伍充数。很快,人员招募及编制工作都安排好了,郭京却静观态势,拒不出兵—这其实只是郭京的拖延之计。

眼见金兵的攻城力度越来越强,局势一天比一天糟糕,钦宗不断催促郭京出兵,郭京以“天兵不到危急时刻不会附身显灵”为由加以推脱。后来局势不断恶化,郭京见实在没有办法再拖,便硬着头皮坐在城楼上,开始装腔作势地作法术,然后正式派手下的“六甲神兵”出城作战。这些事先被洗过脑的“六甲神兵”真的以为自己是钢铁之身,见到金兵后,像中了邪似的不要命地往上冲。

这着实让城外的金兵大开了眼界:城门大开处,一批三分像道士、七分像难民的人如洪水一样冲了出来。金兵全都愣住了—这宋军也太生猛了,可金军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些人的进攻全无章法,像一群无头苍蝇似的乱撞。金军看到这里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天兵天将,立马切换了惊讶的表情,拿起武器,冲过人群开始杀戮。郭京手下的纸老虎们立刻人仰马翻,呼啦啦成片倒下。

这时坐在城楼上督战的郭京慌了神儿,心想再不逃跑小命就玩完了,他转身骗身边的宋将说自己要亲自出城作法。不料,宋军刚命令手下打开城门,郭京就一溜烟跑了。宋兵还没来得及关闭城门,金兵已兵分四路攻入城内,占领了汴京。随后,钦宗和躲在亳州的徽宗成了金兵的俘虏,其他皇族也一并被俘北上,后被囚禁多年,史称“靖康之难”。 一个偌大的国家就在郭京的忽悠中哗啦啦倒塌。

郭京南逃后仍不改骗子本性,一路上不停地撒黄豆,号称撒豆成兵,以迷惑众人。他带领一千余名忠实粉丝马不停蹄地逃到襄阳,仍贼心不死,还想继续发挥自己的忽悠特长,就找了一个赵家宗室,妄想立对方为帝,最后被襄阳守将及时制止。

原来,汴京城破后,有人逃到襄阳,将郭京用“六甲神兵”欺骗二帝之事和盘托出,襄阳守将雷厉风行,将郭京就地正法了。

大忽悠郭京在国家危亡时刻狠狠秀了把演技,生生玩儿坏了两位皇帝以及整个国家。不知徽宗、钦宗二帝蹒跚在被俘路上,是在骂权力还是在骂郭京呢?

 

来源:《百家讲坛》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