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骚扰族组群交流 自曝女性越不吭声他们越嚣张

43

在公司,24岁的王乐(化名)是一个“沧桑中不失霸气”的程序员。
下班后,他是一个有着“特殊爱好”的QQ群主,这个群是个“顶友群”,“顶”便是他的爱好,所谓“顶”,就是指男性用性器官或手对女性进行骚扰。群友们在这里或晒“成果”,或交流经验。
王乐将一个同城小群,变成顶友群并没有花多长时间,人数很快便飙升到300多人,几乎每天都有新人加入。
他很清楚,网警在时刻关注着他们这一群人,作为群主,他很少在群内说话,因为他怕,怕哪天被警察抓进去。
现在,除了自己的群,王乐已经退掉了所有的顶友群,甚至,顶友的称呼也让他觉得尴尬,毕竟,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拥挤在地铁中的“情非得已”
两年前,大学刚刚毕业的王乐来到北京工作,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顶友。他将这“特殊爱好”归罪于北京地铁的拥挤。
初见王乐,他看起来有些腼腆,眼神中有一丝躲闪,显得有些害羞。与在网络中的健谈、诙谐不同,现实中的他并不善言辞,特别是当提到“顶、顶友”这些敏感字眼时,他会不由自主的缩缩脖子,低着头环顾四周,压低本来就不大的声音,“小点儿声”,像做贼一样。
这些字眼,在他看来是见不得人的。而他做的事,更见不得人。6号线是他的主战场,王乐自称,从家到呼家楼,他单程要坐三四十分钟的地铁。他已经记不清骚扰过多少女性,只是不断强调,“有时候真的是车挤,避免不了”。
的确,北京的地铁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铁系统之一。2015年,北京地铁曾发布10个换乘流量最大的站点,呼家楼排在第四位,换乘量最高的西直门站,日换乘量达到24.1万人次。2016年,北京市轨道交通客运总量为36.6亿人次,日均客运量达999.8万人次。
客观的拥挤,对于王乐来讲是天然的屏障,也是他性骚扰女性的借口,“遇到人蹭你,说没反应那是假的,让我避开我做不到,有时候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这样,他开始进入顶友的世界,他坦言,觉得陌生人比较刺激。
和王乐一样,冯刚的顶友生涯也是从拥挤中开始的,他的“情非得已”发生在五年前,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周末回学校的车很少,那女的穿短裙,屁股就顶着我的下体,贴的很近,车里还没空调,出了好多汗。她的后背贴着我的胸口,屁股贴着我裤裆,客观条件就那样了,然后荷尔蒙就分泌了,就顶起来了”。
在李亮看来,很多顶友的第一次都是从无意中开始的,他自己也一样。同样是因为车上人太多,一时的“舒服”造成他后来没事就想碰别人一下的冲动。但毕竟“被抓了不好看,必须要多学习下这方面的知识”。
“顶就是性骚扰”
顶友群,就是他们学习“知识”的场所。
“要讲心理啊,顶友要多揣摩女的心理”,“老狼”在群里苦口婆心,王乐、冯刚也都听得津津有味。“老狼”自称从来没有出丑过,他顶人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讲究“声色触”,声分为声音、喘息、鼻息,色即为视觉,触是指体感的兴奋点,“耳朵、脖子、臀部”。最后,王乐把他的技巧整理成了一个长图,只不过,这个群没过几天就被封了。


顶友群就是这样,在举报、新建、举报中不断循环。
一个月前,在QQ中,用“公交 顶”、“地铁 顶”等为关键词直接搜索的话,还能找到100多个群,群名也非常直接,多以“地点+顶(被顶、顶友)”的形式命名,群简介中能看到“男女”、“暧昧”这样的字眼,甚至有写为“在拥挤狭窄的空间里,享受身体摩擦的乐趣”。

(一个月前,以“地铁 顶”为关键词搜到的QQ群)
但一个月后,这些群或被封、或禁言。但顶友的沟通从未停止,打着各种名号的顶友群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只不过群名变成了“风花雪月”、“勇敢者的游戏”,他们不再那么明目张胆。
王乐也趁机建了一个顶友群,他曾经加过的一个同城聊天群,群里不到十个人,群主不想再玩了。他顺手接了过来,当了群主,摇身一变,同城聊天群变成同城顶友群,而群成员也在短时间内飙升到300多人。
虽然是群主,但王乐几乎不管事,群处于“放养”状态。一改他在其他顶友群的活跃,他在自己群里说的话少得可怜。他很清楚,群里说的话、顶友做的事并不好,甚至不合法,他也知道,网警、警察在线上、线下合理打击他们,群里很可能有警察的卧底,他更加明白,他所谓的“特殊爱好”就是性骚扰。
他从别的顶友群里听说,曾经有一个群,几个顶友在约顶一位群里的“女生”,到达约好的地点之后,顶友们才知道,他们约出来的是最不愿意见到的警察,最后这几个顶友的命运,就是全部被带走。
他只有一个想法,“别被抓进去就行”。
王乐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表示,除了被抓现行外,“QQ群内分享的经验若涉及刑事犯罪,对女性进行猥亵、侮辱的,可能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根据《刑法》,迎接传授人的可能是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所有裙子男人都爱”
尽管有被拘的风险,但群里的讨论却从未停止。尤其是在早晚高峰,这既是顶友出动的时刻,也是群内最沸腾的时刻。
一天,“溺水的鱼”连发三张女生上公交车的背影照片,女生身穿紧身条纹长裙,身材尽显,立马吸引顶友们的反馈。
桃子:这裙子不错
靖哥哥:依稀看见两个大xx
仰望:今早也摸了个黑白条纹裤
溺水的鱼:我的收获是这俩(发送另外两张女生背影的图片)
类似这样的对话每天在顶友群里重复,顶友习惯将自己一天的“成果”或以图片、或以视频的方式发在群里。他们在公交、地铁上,偷摸、偷拍、偷顶,但在群里,他们光明正大,甚至被推崇、夸赞。但绝大多数顶友,并不敢直接拍摄女性的面部,但有一次,“天煞孤单”一反常态,他发送了一张,原因很简单,这个女性让他在地铁里出了丑。
“我没碰到她,用大腿试探性的轻轻碰了一下,发飙了,说第三次了,都认识你了,我一脸茫然”。尽管如此,顶友们并未嘲笑他,反而觉得他“内功太强大,奸气侧漏”,“天煞孤单”以一个开心大笑的表情回复。
这样的出丑,在王乐看来,是每个顶友进阶的必修课,但他们也怕进局子。
7月12日,地铁14号线,在从望京到朝阳公园的车厢里,一个猥亵男被抓了现行,这在顶友群里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讨论。
“竟然敢在朝阳区作案,找死啊”
“这图今天看了不下十遍了,这小伙必须要火”
“这小伙说实话,在顶友中算长得不错的”
“人那么少还敢外顶,我服了”

(14号线,有男子对前方女性做出猥亵动作)
特别是随着北京警方“打狼行动”的开展,顶友们开始在群里互相提醒,不可妄动,要注意安全。“这几天明显能感觉到几个人是便衣,他们好像特别注意走向人多的车门的男乘客”。
不过,也有顶友对此并不在意,他们认为自己的技巧经验可以避开风险。在顶友的世界里,谁的顶龄长、谁的技巧丰富、谁得手的多,谁就更牛。
除了“老司机”的言传身教,在顶友群里还流传着一份“顶友入门指南”,在这份指南中,将女性划为三类:一碰就跑型、干顶不动型、主动配合型,每一个类别都有特征的细分。
从交通工具上,顶友更倾向于在地铁下手,“公交上有摄像头,地铁上的摄像头啥都看不见”,很难留下证据;从位置上,门口、正对门口的扶手处,都是他们喜欢的地方,“人员流动大,被抓后能及时逃脱”。
“老实的”、“骚的”是他们的主要目标,顶友会“先用腿、或屁股、或胳膊蹭”,如果对方不吭声、不反抗,他们便会更加过分。而穿着清凉,衣服布料柔软的女性更可能是他们下手的对象,“所有裙子男人都爱”。
冯刚坦言,“要想安全,就穿裤子上班,背个书包,就没人理你了”。王乐认可他的话,如果女性想避免被骚扰,书包是一个很有用的武器,“怕丢东西的话就不要在包里放东西,主要是要有包”,顶友往往不会选择背着书包的女性下手。
尽管顶友们都有一套自己的经验,但“只要女性瞪一眼,绝大多数人就不敢了”,王乐说,但如果不啃声或者没反应,顶友就会越来越嚣张。
“玩的就是心跳”
即使是顶友自身,有时候也猜不透大家的心理。
偶然的机会,刘路加入了顶友群,他跟群主要了一个管理员当着玩。后来,群主不在群里玩了,就只剩他在管理,“玩的人还挺多的,现在人的心理,猜不透”。
但在王乐看来,并不难懂,“从我的角度来说,只是觉得陌生人比较刺激”,这一点,冯刚也认可,“能顶能摸”。他不认为顶友做的事情多么伤天害理,反而当成是兴趣爱好交流,“人多才刺激”、“跟蹦极差不多,刺激就对了”、“反正玩的就是心跳”。李亮分析,也有些顶友可能有心理疾病,“摩擦癖,通过和异性身体接触、摩擦,产生快感”。
但是,这种“刺激”总是有代价的。从6月16日开始,北京公安局开始“打狼”,这次行动要开展三个月,四惠站派出所所长汪金广曾表示,目前已经抓获23人,其中,7人已经被进行法律制裁。
现在,王乐也开始有些厌倦了,他开始排斥顶友这个称呼,这两个字让他尴尬,“我觉得还是正常一点好”。
王乐摆弄着他的手机,翻开他的QQ,他已经退掉了别人的顶友群,只剩下一个自己的群。如果有人愿意接手的话,这个群他也不想要了。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文/隋雯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