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倒霉状元:患病早逝被文人编排成负心遭报应

61

本文摘自:光明网,作者:赵柒斤,原题:被污名的新科状元

提起状元负心汉,史上最有名的就是清人石玉昆编排出来的负心郎陈世美,而驸马爷陈世美也在戏剧中被包青天怒铡。其实,在宋代,真有一名状元硬生生地被人编造成负心汉。

这个倒霉蛋名叫王俊民,山东莱州人,宋仁宗嘉佑六年(1061年)的状元。因科场夺魁,他又被叫做王魁。王魁刚当状元,就被派往徐州做官,仕途上可谓一片光明,谁料想突然患上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在高中状元第二年充任南京科举阅卷组成员时,他“乃取案上小刀自刺”,经阅卷组其他成员的紧急抢救,刀伤虽治好,但王魁“精神恍惚如失心者”。

也许宋代人没见过名人突然变疯,宋仁宗时期做过辰州、鼎州帅的张师正便在志怪小说《括异志》卷三中将王魁的遭遇演绎成“报应”。王魁家人请来嵩山道士梁宗朴为其驱邪治病,谁知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一到状元家就认定,王魁被女鬼作祟,已无药可治。半个月后,27岁的状元郎王魁便一命呜呼。什么样的女鬼跟王魁有如此般深仇大恨?张师正揣测:“王未第时,家有井灶,婢蠢戾不顺,使令积怒,乘间排坠井中。又云:王向在乡与一娼妓切密,私约俟登第娶焉,既登第为状元,遂就媾他族,妓闻之,忿恚自杀。”按张师正的说法,王魁要么被推井淹死的“蠢戾”婢女化为冤鬼索命,要么被他抛弃、自杀身亡的娼妓冤魂报复。

张师正第一个曝光王状元的死因及桃色新闻后,产生的轰动效应跟现在网络上突然出现的某大牌明星出轨并死于艾滋的消息一样,各种议论、段子都有,且一直争议至清朝。影响最大、杀伤力最强的当属宋神宗时期的八卦写手刘斧在《摭遗集》中收录的《王魁传》,与其在短篇小说集《续青琐高议》创作的《茹魁传》同出一辙(仅男女主人翁姓名不同)。文章说,落第的王魁一次在饭桌上遇见美艳的妓女桂英,便心生爱慕,爱才的桂英也对王魁一见钟情,拿出私房钱供王魁“复读”,两人在破庙里海誓山盟永不分离。结果王魁高中状元后,便以“状元的名声怎能让妓女玷辱”的名义不再联系桂英。桂英跑到徐州找王魁,被他赶出并狠狠羞辱一顿,桂英一气之下自刎身亡。没过多久,王魁就得了精神病,他母亲请道士驱鬼,只见王魁与桂英的头毛已绞到一起。几天后,王魁就见了阎王。这篇无名氏杜撰的“状元负心,娼女化鬼报仇”的短文,因篇幅较小、情节简单,满足不了当时坊间民众猎奇又八卦的心理。于是,根据《王魁传》改编的戏曲、评书、段子等满天飞,“王状元负心”的故事被演绎得更加离谱。

南宋罗烨《醉翁谈录》卷一“负心类”有篇小文《王魁负桂英死报》,把王魁与桂英之间那点事编得跌宕起伏,很快流传开来,并坐实了王魁负心的事实。使得人们宁愿相信这是真的,也不信王魁的同学好友、黄庭坚的死党、北宋著名医学家初虞世深查后出具的王魁死亡原因医学证明,宋代科学家沈括开出的王魁误服药致死科学证明及南宋史学家、文学家周密《齐东野语》卷六给出的“王魁人品”鉴定。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不外乎有三:其一,落第文人故意陷害。古代状元要数年才全国出一个,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没考中之人对状元“羡慕嫉妒恨”,王魁误服药物早逝,给了刘斧、罗烨等人编排的机会;其二,民众猎奇心理作祟。宋朝老百姓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对不靠谱的花边新闻津津乐道,状元负心遭报应的八卦很对口味;其三,出于一种政治需要。宋朝是文人的天下,盛行儒、理学,且一直受辽金的欺负,尤其到了南宋,时刻面对严重外患的政治格局。在这种背景下,儒、理学倡导的“忠信节义”就更被看重,而穷酸文人编撰出来的王魁背信弃义遭报应的故事符合形势需要。所以,宋朝政府明知王魁被冤枉,也不出面发声以正视听,其目的就是“牺牲一个王状元,唤醒千万老百姓”。哎!这个王状元,真不知道是命不好,还是所处的时代不好!

目前没有评论